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众神之鸟:组诗卷1 (阅读4079次)



大地湾
                

1、 一卷羊皮书

我像最后一个匈奴
把弓箭放在,一堆石头的旁边
然后沿着,一座被风吹旧的土城
寻找一匹退回草原,退回栅栏的
黑骏马

一束阳光,落到我的背上
却比土城坚硬。自由地把手
抓在不停剥落的城墙上,就像抓在
一群女人的胸上
跟随大地,隐藏得很深的土城
这时,被风剥去衣服
又被风翻动破碎的瓦片
不停地刮痧

拣起一只黄铜马镫
站在土城,开始放大天空的背景下
我看见一群骑手,像云朵一样涌动
北方的河边,一匹黑骏马
却在低头饮水
突然之间,一种疼痛穿过身体
像我吟出的一句情诗
悄悄地,在大地上传递

而在土城的外面
一位牧马人,躺在向阳的坡地上
梦见一卷羊皮书,像他的马鬃
被风翻开。我的衣扣
也被吹进来的风
一一解开


2、剪花娘子

她把晒热窑顶的太阳
放在西边的院墙上,她等月亮
沿着手中的一沓彩色纸片,也沿着剪刀
神秘的碎语,落在衣裙
最亮的一角

看见她,坐在离泥土最近
离天也不远的地方,我像翻开
一本在民间,传阅得很陈旧的通俗读物
而握在手中,一把剪刀
把万物最复杂的形状,裁成比衣裳
还要贴体的东西
黄河边上,最出众的女人
就是剪花娘子

隐藏在她的衣裙里
千山万水,把所有民歌
送到我自由的唇边。哪一盏窗花的圣灯
会把一群同行者,陶醉在黄土里的目光
突然点亮?她的声音
落在蒹葭摇曳出的
黄河湿地上,把一片好大的天
也印成窗花的
颜色和图案

剪花娘子,她从我的右手
取走一张苍白的纸片,她在我的左手
放上一座神秘的村庄

        
3、大地湾

这里是大河的哪一处身段
它被一个人,蘸着由清冽流得发黄的水
画成一对还在喘息着的鱼。披星戴月
我能急迫地赶来,是想再一次
阅读这册山水

大地湾里,我看见夜幕
正把男人,隐藏在沉沉睡去的山上
却把女人,裸放在冰冷下来的水边
而万物丰盈的身子,已被洗练得更加单纯
就像一路,引领我的牧者
穿着白褂黑裤
站在哪面山坡上,都能温暖
我的目光

抱膝静坐下来,我把沿岸
点亮万家灯火的黄河
想象成母亲的羊水,让我在大地
旋转过日月星辰的腹部,再体验一回胎动
或让父亲粗大的手
再一次用泥土,捏造我的身骨
落在牛皮鼓面上,一双木槌
把我推到所有亲人的门上
痛并快乐地敲打着

如果有谁,能赶在黎明之前
把一树红透的大枣,摇落在醒来的河边
我就追随他,转过大地之湾
甚至停留下来,像诵经一样
一生坚持,阅读这册山水


4、羊群的口水

看见一群低头吃草的羊
我把要喊出来的话,又送回到胸腔里
就像沙漠,把一阵远古的风
突然压在一丛红柳,或者一片
胡杨的背后

站在土城上,谁能掏出
被风沙压迫过的心脏
一段残破的缺口,把我空洞的目光
引向空洞的大地上,显得多余的人家
他们发黄的土屋,很像一堆
没有完成的浮雕
风穿过门洞,像帮我吹响
一只泥埙

守着土城,一群羊
把昨夜的天象,嚼成一片碎布
又把今天的阳光,嚼成几丛枯黄的草叶
这时,把背脊留给天空
我弯下腰,对着一道潮白的墙根
像对着一幅岩画
阅读甲骨一样的
文字

一位拘谨地盯着我
看完土城的牧者,最后告诉我
那些留在墙根上的东西,是羊群的口水
而一阵风,把我突然听见的
沙漠里的语言,很神秘地
吹到长城的背后

        
5、怀念一条河

这是汉人磨着镰刀
在黄土的最北端,准备放倒麦子的河
也是匈奴饮着马匹
在草原的最南端,开始了望
汉人的河

我被母亲,晚生在南岸的麦拢里
等我踏着一脚黄土
跌入它的河床里,而漂浮在头顶上的天空
已让几首边塞诗填满
躺下身子,我看见一群
悲壮的吟者,不在我的后面
挥动着镰刀,就在我的前面
骑上马背

我被金黄的麦子
年年灌浆的身体里,到底有无
一匹黑骏马的血液?如果能在这里
找到最后一个匈奴,我会死心塌地的抓住
他黄铜打造的马蹬
把身子放上马背,却把头颅
放进天空,然后跟着
一条河漂流

其实,谁也不懂
一位解开衣襟,在一条河边
掬起水,把骨头洗凉的汉人
他写满怀念的目光,落到哪里
都会触摸到一些
断流的细节


6、米脂街头

让世上最好的女子
从这堆米黄的土里走出来,也让世上
最好的地名,从这堆米黄的
土里叫出来。米脂呵
想你的日子,没有长短

而一阵大风,已经把我
吹落在米脂的街头
就像一地的谷物,长熟后突然被谷神
推入一群女人的怀抱
黄河岸边,我已把双手和目光
洗了再洗,我被北边过来的信天游
一路唱得豁亮的耳朵
也开始倾听

米脂,这由女子
精心点亮的地方,像一盏河灯
被谁放在,黄河最温柔的湾里
又被谁沿路送到,黄河前后的大小村庄
看着高过山头的,一座行宫
我想英雄,不只归于山水
几百年后,能与大地不朽的
也不只是两个汉字

米脂街头,我的前面
总会被一件极其普通的
事物照亮,就像随便拣起的一块瓷片
都会被一位米脂女子
坐在久远的年代里,用它刮过
心痛的眉毛

          
         7、地方读物:<米>

        陕北人把谷子种出来
        叫米。米把陕北女子养出来
        叫米脂

        米脂,第一眼看见你
        我想象真正的男人,应该把身子
        安放在马背上,并且用剑
        指着苍天说话
        面一本叫<米>的地方读物
        让我安静下来,靠着一座粗糙的雕塑
        重新在阳光下面,翻阅一种
        普通的谷物

        米呵,年年被男人
        耕种成土地的肤色,又被土地
        生长成女人的模样,而守护着民间的
        谷神,你要嫁哪位米脂女子
        做我的新娘?扑洒一身
        阳光一样的米粒,来自哪孔
        温暖的窑洞

        旁若无人地,打开一本<米>
        就像黄河,赶在所有人的前边
        把米脂的事情
        水灵灵地打开































羊:遥远的药味 (组诗1)              
        

1、逃跑的沙粒

多么裸体的草地,羊的目光
如果再单薄一些,我的内心
如果再透亮一些,这片集体衰退的草地
就不会向天空,摇响
逃跑的沙粒

而铺满羊蹄的草地上
一根芦苇,把圣人的思想放下
也要秘密地记录,一群游牧者的伤痛
就像天空,把沾带雨水的云朵擦洗干净
也要给飞鸟,留下一丝羽痕
落在羊群的头顶,岁月的风声
却吹打得草地,退到黄河以北
荒芜着英雄之路

那从游牧者干燥的形体上
突然传来的膻香,在我闻惯泥土的心中
已把这片草地装下。翻开一部
被羊读破的经书,谁发现草的名字
挤在繁体的汉字内
都叫中药?而流动在羊的身上
还是草的力量

面对逃跑的沙粒,我凌乱地看见
一只口衔草根的羊,却猜不出它用赴汤
还是蹈火的方式,去赴一次
别人的晚宴


2、遥远的药味

像把一张单薄的麻纸
糊上挡风的窗户,一个被大雪
很深地埋着的冬天,我用土布缠住肩膀
寂寞的原野上,一件纹身的
陶俑,突然被羊群唤醒

我知道,躲在土墙后面的目光
把我简笔一样的背影,一直望上大路                                                    
羊群的后面,我低头不语
我很想从遍地的膻香之中,寻找出草木
已经遥远的药味。黄连厚朴
这些羊的食物,被一位久住长安的女人
用来编织小说,中药一样
她的家族,我的童年

而一群从草坡上面
追赶着羊群的飞鸟,惊得我一抬头                                    
看见土墙后,一件同样用土布织的衣衫
把一位身材瘦小的女人
缝合得慈祥。她的怀中
一把切碎的草药,帮我们滋补着
病中的岁月

大雪落在地上,大雪
穿过我和羊群,把一种最熟悉的中草药
摇醒在一块,最先融雪的
谷地、或阳坡


3、一只羊走下岩画

倦卧在土黄的岩画里,和一块石头
呼风唤雨的羊
经卷一样翻开,一大片散了骨架的草地
而最后的页码,就终止在
一次突然降临的
沙尘之中

谁来重新装订草地
谁来安抚羊群?走动在游牧者的血液里
这一册山河,不留给草地
就留给羊群。由西向东
众神之山奔突
众神之河涌流

而更多的荒芜
继续撕裂着草地
靠在岩画,破碎得最凄美的部位
我看见几棵蓑草,朝着一张风化的嘴唇
惊恐地爬去,我的乱发
也要落地为草了

这时,有一只羊
兄弟一样地,从岩画的中间
径直走到,一堆行人垒起的石头旁边
我的心,像被谁死死地抓住
走下岩画的羊呵,接替你
让我走上去


4、一群奔跑的羊

一卷吹动王朝的风
把黄河吹过来,吹动羌笛
一群在荒草中奔跑着的羊,也揭竿而逃
我的兄弟,找一孔窑洞
先把受伤的身子放下

祖先呵,我不想把草地
放在一次灾难里叙述
猛然回首,它们死结一样挽起来的眼神
正盯得天空发冷。一场雪
一场比火焰,还要温暖的雪
被谁驱赶过来?我只有
穿过黄河最厚的冰层,把它和羊
一块牧放

寂寞之中,让漫天落雪的声音
诉说一只身陷饥饿的羊,也不会把犄角
抵向人群。站在山顶
羊的头颅,沉重地低下
我只有把自己,很痛快地放在它们中间
千万次,看双唇与大地
枯燥地接触。我被女人
舔湿的额头,在雪中降下
为羊哭泣的泪水

黄河岸边,一卷大风
正越过最后一位游动着的牧人,把一扇
收留羊群的栅栏,入木三分地
吹动。我吟风的长发
也被突然卷起

5、怀念一片草地

草地,把羊群围困在怀中
草地,把牧人和毡房和天空推到极远处
草地,把我死心追赶在
风中的身影,突然埋没

草地,草地
那是被纯银过塑后的草地
铺在群羊挪动的后蹄上,让我彻夜听见
大地心怀的神曲
如果风再硬些,如果羊再醒些
如果我,把那株压伤的芦苇
咬得再紧些

那时,我盼望有一双手
能直接伸过来,从羊群合围后的草地里
伸过我的头顶。像一地细碎的
月光,在我的身上
挪下一片荒原。然后
看一段草地,如何躺在月光下
用羊留下的口水
缝合白天的伤口

草地,那群羊已经远去
草地,那位牧人有时还飘过我的头顶
草地,我被埋没的身影
却在风中裸露


6、 父亲的年代

被羊群牧放着,父亲的年代
像一把雨中的油布伞,打过太多的天空
已逐年发旧。我零乱的目光
落在事物的哪一面,都像落在
他的脸上

父亲的年代
我不懂得,用一块粗糙的石头
留住他简单完整的面目。就像那些泥土
一旦流失,会变得千疮百孔
从风中抽回来
我的手,不敢在素描给神的村庄里
碰一根铁青的树木
或一棵断代的庄稼

其实,父亲的年代
永远像一扇非黑即白的大门,却被别人
牢牢地关着。那一群拥挤的绵羊
很像他多余的兄弟
潦草的山坡上,面对几只
自由的舞蹈者,他不会说出
我跳舞,因为我悲伤

而羊的样子,刻在父亲的墓碑上
永远比他的名字生动。在叫不醒天地的
最后一个可悲的夜里,我偷偷地用一只
父亲放牧过的羊,祭奠着
父亲的年代





























      羊:遥远的药味(组诗 2)        

      1、把草地献给羊群

      跟着他把一群羊,迎风带上山头
      我一直朝向天空的心,才突然感到缺氧
      才幻想在大地,最神秘的部位
      把苍凉的双手,一次放上去

      我不是牧者,我能够出现在
      一卷牧者的山水里
      只有沿丛生的草地,像风吹动花朵
      把自己全部放开
      我多余的目光,落在一把银饰的刀鞘上
      看见一段,刻得细密的经文
      却被一句伤心的情诗
      潦草地盖住

      而投身大地,一只羊
      它始终迎风的脸上,牺牲着太多的阳光
      守住辽阔的牧场,我不敢把天空
      放在头顶上思考。跟他拣起一块
      被风日夜吹拂着的羊骨
      让我呼吸下一些草色,再去阅读
      那些曾经照亮过天空的
      羊的年龄

      留住剩余的,一卷牧者的山水
      或一把银饰的刀鞘,刻下我十分微弱的
      声音:把草地献给羊群


      2、为一群羊舞蹈

      挤在被风吹打着的山坡上
      一种草,一种从众神充满爱怜的目光里
      染出一身药味的草,正善良地
      为一群羊舞蹈

      跟定天空中的云朵,我也在地上
      追着它们舞蹈,就像追随
      一群没有家谱的人。游动在羊的身边
      这一颗心,最怕被这些叫柴胡的中草药
      突然揪住,或者放大
      而羊的口水,已在它瘦长的叶脉上
      把太多的念想留下,就像我
      躺在一个人的怀里
      要把一生的心事埋下

      也像云朵,把多余的天空剩下
      一只羊,一只死死地盯着我坐在山坡上
      却不忘吃草的羊
      它内心的高烧,正需要这些柴胡的药力
      缓慢地降下。而围在身边
      没有一种闲草呵,只是我叫不出
      它们温厚的药名

      这些被羊群,有意识留下的草
      摇束米色的小花,从不同的方向伸过来
      从羊能够,判断山河的唇边
      谁把一片清凉,悄悄地移放到
      我的身上

          
      3、暮色围拢的一刻

      大风,要告别吹了一天的鸟巢
      羊群,要告别走了一天的草地
      而被平缓的山坡,悬在自己杏红的腰部
      我迟来的感觉里,好象落下
      一个人的心跳

      这是暮色围拢的一刻
      在羊的膻香,被地气稀释之后
      我从草木的身上,幸福地闻到
      一股浓重的药味,正为大地的筋骨慈航
      羊群呵,你看谁敢像我
      收起多余的服饰?且把自己
      裸画在草地上

      这是暮色围拢的一刻
      像风贴着草叶,我开始贴着大地的身子
      在羊群走了一天的路上
      把朦胧下来的万象
      仔细阅读。一位立在草丛之中的女子
      她淡墨色的轮廓,像神留下的
      一幅剪纸,一种从未有过的
      气息,在那里上升

      这时,我很想问一个人
      在拥挤着走向村庄的羊群里,谁眼里的
      夜色,更杏红一些


      4、抬头望望天空

      那块以透亮的云朵,引诱我
      抬头仰望它的天空,揭去风雨中的饰巾
      把一丝晴朗的目光,留给在大地上
      走得寂寞的羊群

      抬头望望天空
      寄身在一座寺院,或一堆经幡旁的
      油色的草地上,羊呵
      这群大自然的信徒,在嚼碎草叶的时候
      总是满怀羞涩,满怀纤悔
      而悬挂眼前,倾斜的天空
      是它们在吃草的间隙,必须守章
      阅读的一幅圣画

      这让我想起自己
      一个人行走在荒原上,能把一卷
      读出声音的山水放下
      却忍不住心,让它在充满冲突的天空中
      解构旧情,甚至把失去风流的眼神
      挂上它最空洞的地方
      也只有这群羊,知道哪里
      还比草地丰满

      如果能在天空的深处
      一眼望见,那群低头吃草的羊
      我就学米勒笔下的农夫,停住所有的
      劳动,听突然响起的
      一阵晚钟


      5、献我谷穗的羊

      献我谷穗的羊
      摇晃在大地的阴影里,任何一种
      被雨水和阳光,洗晒得风情万千的物种
      都不能占有,我留给你的
      那片唯一的草地

      我只有放弃,曾经拥有的
      谷穗一样的幸福,就像你无声地宣布
      放弃已经抵达嘴边的,那丛鲜美的野草
      遥远的天边,有一群人
      正把一束尊贵之光,收藏在一块
      古典的岩画里。沿着他们的
      血肉之指,几根简单的
      线条,就把你丰满的形体
      一次刻下

      而这样悲壮地跟着你
      谁把所有带来幸福的谷穗,了无牵挂地
      放到草地的边缘?在你滋养过天地的
      那一缕膻香里,我闻见最甜的草
      也散发出药味。走近岩画
      从你的筋骨里,被传递过来
      是谁的一丝疼痛
      

      献我谷穗的羊
      游牧在一块草地,或一块岩画
      反复结构出的世界里,我要把人的尊贵
      像一束光,全部照射在
      已经抵达你嘴边的,那一丛
      野草之上


      6、我看到羊群

      我看到羊群,就像一位
      守着烛光的人,在自己心里
      突然看到,一座深藏在山谷中的寺庙
      尘土的深处,我追赶万物的
      脚步,比羊还急

      其实,我看到羊群
      就像透过前面的,一座被雪
      压低了的灵山,而看到堆积在大地上的
      另外一种雪呀。谁能肯定
      一群吃草的羊,对于普天而降的
      这些雪灾,会是从容地
      歌唱?还是诅咒

      但我知道,一群羊
      它被水草喂养出的膻香,就像神的气息
      把一路俯视过我的寺庙和灵山
      还有像河流一样,不停游动着的人群
      全部感染。上升到这片
      被羊群撑得辽阔的高原,我多想放声
      朗诵一位酋长诗人
      留在人世间的《慈航》

      我看到羊群,就像看到
      一位从阴重的膻香里,走过来的牧者
      他最后的口换,是让我把他
      剪成一只,还在吃草的羊


                


























羊:遥远的药味(组诗3)

1、女孩与羊群

把羊群剪贴在草地上
一位女孩,她握在右手上的剪刀
告诉我左手的颜色:一张被风
吹红的纸

女孩与羊群,这些乡土中
其实很时尚的细节
暗示出天空,应该把雨水降落下来
而要大胆地,从局部雕琢这片草地
就让女孩手中的
剪刀,沿着羊群有秩序的头顶
神秘地游走

把暮色的青布揭开
羊群呵,也让我虚弱的身子
靠近暖烘烘的云朵
回家的感觉,或被她右手上的剪刀
突然剪疼的感觉
都在草地上藏着。一根芦苇
想轻易割断,我投出去的
干净目光

这时,我看见被夕阳
涂成红色的羊,从她左手的纸上
纷纷走过来


2、草原的气息

旋转的山水里,一只
游走的羊,会把一些无声的东西
带到天地,无声的去处
让远离草原的人,闻到
草原的气息

草原的气息,日夜藏在
一些叫中药的草里
羊的唇齿,直至夕阳谢幕的
晚宴上,都在片刻不停地咀嚼着
藏在它们反光的身上,遥远的药味
既是草原的气息,也是
山水的气息。看见一群
低头吃草的羊,就像看见一群
燎人的山水

而山水的气息,在羊的身上
却藏得如诗如画
我很清楚,在诗人和画家的笔触里
不用过多地着墨
羊呵,就能带着身边的山水
朝向人群,善良地走着
天空的深处,此刻
会有教堂的音乐传来

让我赶到,草原的气息袭来之前
把圣乐:《羊儿可以安详地吃草》
献给羊群


3、受伤的草地

不必操心,那位把草地
放在天空下的人,会把一群
突然涌出白房子的羊,放在哪里
让零乱的山水,也放下
漫游的云朵

灵魂的旧址
被深埋在碎草中间,一群羊
它们叫不出的疼痛,像我读过的
一些重要的文字,已在尘世中绝迹
大片的草地,也被风吹走
而山脉从内心
流出的火焰,会把今夜的
嗅觉点亮

今夜,靠近一只
背部受伤的羊,我闻出野草
带苦的药味,却不敢速写四个汉字
药叫黄连。山水的秩序
退回到羊的唇边,只像一片
单纯的草地,看得见的芦苇
扎根在羊的身边,比赶雨的
云朵还急

亲手打开今夜的栅栏
叫不出的疼痛,让我把另一只手
伸展在羊的背脊上,然后抚摸
受伤的草地


4、记忆一只羊

谁能闻见它的气息?贴着一棵
名字叫得很苦的草木
我被遥远的药味,淘洗干净的心里
只剩下它的叫声

这是大地上,传得最远
也最撞心的一种声音
它让我猛然记起,在遥远的年代里
站在一面山坡上,一位女人
叫喊另一位女人的样子
枯黄的草地,贴着它的声音
忘记返青

而我,坐在她的视野
多余出来的地方,把一只羊的眼睛
死死地捂住,就像云朵
想把抬头看天的人,全部遮挡在
阳光的背面
无声的草地上,一只羊的挣扎
超不过一只蝴蝶的
挣扎,传遍她的生日
叶脉,却暴起青筋

让我到死记住:一只羊
以及很久地放牧过,一只羊的女人
她贴身的气息,才是大地上
最温暖的声音


5、音乐里的羊

伫立在苍茫的原野上
那对聆听晚钟的农夫,早在几辈前
就替我站好了,突然听到圣乐时
应有的一种姿势

坐在草地的深处
一位孤独的牧羊人,他的头颅
很像一块被羊群,啃得粗糙的草地
他的背上,背满了被山峰
抵御过的风雪。当他听到
那首唱给羊的音乐时
揪在手心里,一根草上
有着他的呼吸

羊儿可以安详地吃草
在比教堂还庄严的
草地上,这首沐浴羊群的音乐
也沐浴着人类呵。从一只羊的眼里
我看见音乐的力量
像血液一样流动
那位听到口唤的牧羊人
正越过草地,向着一块高地
飞跑起来

羊呵,我要说的
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有一些音乐
替神等着你,都有一些孤独的人
从屋里出来,看着你


6、岩画:一盏铜灯

我怀抱山水
为了拥有,岩画里的羊油铜灯
背着月光,我走上高原

沿着羊群,一路踩出膻腥的草地
我像在丝绸上游荡
高原之夜,会把什么剩余在马鞍
或者石头之上?草的舞步
羊的韵语,让远在天边的铜灯
像退出白天的高原,很不情愿
合上的眼睛


其实,我走遍大地以西的草地
只想为心,寻找到一块
能够雕刻铜灯的地方
不用导读,照亮我所有文字的那盏
就悬挂在头顶的岩石。一只妇人的
沾有羊油的手,一直围着
火光摆动。突然传来
集体的诵唱,是披满露水的羊
看见了铜灯

我走上高原,我缩短着
一盏铜灯,和一群闭目养神的羊
留在岩画上的距离

































羊:遥远的药味(组诗4)


1、黑山羊

在一些色块的堆积下
草地,变幻着另一种样子
仿佛天空,要把大地上旧有的细节
用几片瓦蓝的云朵
一次性地,替我擦洗出来

退缩到风雨
抽象的出口,草地的肤色
藏在所有牧者的手中,是一群黑山羊
我要叫醒,被季节腐蚀成残枝败叶的
一些草木的名字
就像草地,要叫醒躺了一夜
被牧人举过来的酒杯
灌倒在羊圈外边,一路狂放
且寂寞的行人

黑山羊,草地上最神秘
也最知道歌颂什么的
一群黑山羊 ,拥挤在我要大步走过的
蓑草连天的路上,它们集体
会把慈善的目光,突然停放在
一种比黄连还苦的
草叶上。能够神秘地
牵引黑山羊的走向,是它们散发出的
遥远的药味

而一直站在,一片山坡
与另一片山坡的夹角之间
像在祈祷什么的黑山羊,注定是我
献上生命,也要守候的
一道黑风景


2、一只羊的阅读

告诉雪山,我要追随的

羊群,被谁放在
一些从高处,诱惑草地的膻腥里
也告诉牧者,有一只羊
它要替我,解开大地的胎衣

或者,我也是一只羊
开始阅读的对象
就像它从岩画里,总能够古朴地啃出
一些沾带着,本草气息的汉字
而一生硬朗地,响彻在我骨肉的深处
五谷的声音,越过灼烫的灯盏
熏香天地,是另一种
药味

也是牧者告诉我
羊的目光,始终移动在远近的草色里
像一只鼠标,不停点击
我们深怀的伤痛。谁头顶的天空
谁脚下的石头,谁手中的
一册经卷,放在一只羊的
嘴边,不需要判断
都是一堆青草

穿过一阵风,诉说
雪山的语速,我知道一只羊的阅读
永远比人丰富。西风古马
在羊群走过的路上,谁用带血的
文字,换取浮在
草叶上的青盐


3、因为有雪

因为有雪,我才像
问候羊群一样,问候这个
开始被佛光,一层层剥开的
早晨

因为有雪,草地
不再把留给羊群的,那一大片伤痕
让我细看,或者抚摸
山坡上,一群集体赴约的
羊呵,拥挤在早晨的
每一个细节里,都像雪地上
顶风落下的
另一种雪

因为有雪,这个抹去了
所有暖色的早晨
突然让我,感觉到从灵魂的旧址里
有人剪贴着雪花,把一身棉衣
寄到一个光亮的出口
尽管风,一路庄严地吹过羊群之后
把我带着膻味的身子,从头到脚
狂吹上一遍

因为有雪,这个早晨
我把一只头羊栗黑色的眼睛
幻想成昨夜,漫游在空中的
神灯


4、牛仔的西部

像一位西部牛仔
孤独中,我感受到风把草地吹来
把羊群吹来,也把一阵遥远的
药味吹来

竖排在雪山
和草地野和的空间,西部的万象
被一条拥挤着,汉字密码的河流
推到一个拐弯的地方。也被吹冷
这册山河的风,突然吹到
飞过一只苍鹰的
山峰的豁口。翻开草地
我在羊群中间,发现一位
埋头苦坐的人

而高过天空的
歌声,让我的身子
在接近羊群时发热。微缩在远方
一千座退出草地的羊圈
一千次告诉我,这些用碎步
在西部苦旅的羊
应该是大地,最心疼的
一群物种

牛仔的西部,把众神藏在
山或水的后面,把守望众神的
羊群,很醒目地放在
山水的表面

5、这是春天

这是春天。追赶着风
集体越过山坡的羊群,告诉我
一片很有秩序的水草,在前边还原着
去年的景色

去年,一场洗净
天空中部分灰尘的大雪
落在所有羊群的唇边,像一卷闪动着
绸缎之光的经文。传遍草地
藏在大地深处的
膻香,从一位女人身上
散发出节气的,二十四种颜色
或者香型

而悬挂在节气的
最时尚的一面,是一年之中
要被逐盏点亮的神灯吗?一块失手的
瓷片,割破天空的胎衣
也要叫羊羔,云朵一样地
落满旧有的山坡
躺在被草色,腐蚀出一些
绿晕的地方,我忧伤的眼里
不再有恨

这是春天。追赶着风
集体越过山坡的羊群,告诉我
一把黑铁的剪刀,在一位女人的手中
开始舞蹈着


6、凝望远山的羊

凝望远山,羊呵
含在嘴角里,这些大地上的蓑草
写着一行,被苦旅的风
吹黄的文字

这时,我也合上
被风吹破的草地之书
开始退到,它浮动着青铜之色的边角
阅读藏在身边,而且带有
一种原始的膻香、或者神秘的文字
一朵云,很想把我看你的
一些精致的细节
一笔抹去

这时,我发现本草
把收藏了一生的的药味,一尘不染地
集合在羊的身上,是一份
能够换洗灵魂的礼物。让我从此
站在日子的出口上
像一只凝望远山的羊,坚持从泥土里
寻找五谷,而后从高处
寻找思想

羊呵,把你领进心里
那副凝望远山的样子,就由岁月的手
一锤一錾地,替我雕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