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记录者 (阅读4723次)



鸟配郎

目的论者于此歇会腰
事物们都变旧了
五孩子的妇人化身小鸟
许嫁给诗人C
C看她小目光小嘴唇小脖颈
房子大的腰身
她看C笨头脑笨胸怀笨手脚
不懂温存
绵绵爱断送了好婚姻前程

不如嫁给只八哥
落寞的人味同黄昏
                  2001.5.21
五诗人深入花木盆景园

这是交谈消灭了的又回来:
这是迟疑的判断在人生之后
这是道路及其道路的一旁
及其漫长、方向、隐匿了的
终极地。

这是沉默及其理由
这是比多还要多点的看
看看低首处红黄草孤立
哎哟间蚂蚁上了粉肩
窥见天空在飘

这是明天的垂涎流在今天
荷叶子,众月季
一朵牡丹、一朵牡丹
一朵玉兰、一朵玉兰
及其偷香。

旧事重提辜负了的春时
这是不得门而出的迷离
一个个人的专注、返回种种
这是交谈消灭了的交谈
又林木一样升起

对于我,这存在是一回事
                 2001.5.23



我的家

我的家在阶梯之上
热情活泼,在爱之巅跳舞
有时又轻柔如小日本
优美的、忧伤的小日本
七年零一个月,一段秘密
时光后,只暴露我
高处飘摇灵魂




以此挽留光荫:
在时间中做梦
一个套住一个
一个套住一个
我就在公共的部分
就是一把锁的孔
它的秘密管住神


完成

一所房子做到最后,不能继续生长
孤立着,让日光照在里面
像他失去青春,理想还在心中

悲伤抚慰良知。而建筑者云集
在夕阳的衣裙下。
人们各有所思

一条河流成为屋前的小河
一片竹子成为屋后的竹林
泥土和石头显示,有人把自己藏起
2001.6

请说普通话

这到底有些玄乎
某些人的艰难说话
在另一些嘴里成为标准
牙齿和舌头固然有其
不可含糊的位置
鼻子也要调整呼吸
在生活中人们尽显
本性,为了沟通的目的
耳朵宽容了两片嘴唇
而现在的考场上
妖魔鬼怪四处横行
嘘声一片,人人喊打
无处可逃的方言
请说普通话
让我们进行普遍沟通
忘掉故土和个人
或许最高的善可以到达
年轻的生命里有好语言
他们来自于众多的精华
天然的决择你无法不信
            2001.6

六个梦

我是否已做过六个梦
并且将它们遗忘
我是否怀揣着六个梦
准备度过余生
六个梦,六只乐曲里
六种颜色的小精灵
神情诡异,充满笑容
带着我的心情
如果你真要把它们找寻
请往黑夜里去
打开飘渺的黄昏
一种玫瑰色的走廊
通向了梨花白的大厅
我如此熟悉又陌生啊
六个女人,赤橙黄绿蓝紫
你不能否定
她们呆在自己的房间
神情诡异,充满笑容
就像六种颜色的梦
我与它们约定
各梦五年
光阴荏冉,五天也如许漫长
每一个梦中,是否有更多的梦
它们接踵而至
要挤破时间的牢笼
光阴如逝,三十年也如此匆匆
我是否已有过六个梦
并且将它们遗忘
如今,为孤独保持清醒
我的紫色已无踪影

我的青城山
    ――给哑石、幼波

如果对于我,把想象与现实融为一体
是艰难的, 我到过的地方,比如
青城山,它在哪,便是个谜
这就是一片哑石的青城山
不属于一条活泼的小溪

如果我也是一根小草引起涟漪
一朵花想念远方,青城山就是
一种方向,我寻找过,一直到
自己心中。而迷惑于道路
漫长,单一,曲折,高高低低,

但在此之前,在我的云朵下,
飞机掠过,到处是青城山
我眼所看到的即我心所想
在与不在从不曾这样
像一张脸追逐着另一张

如果也从相反的方向看
青城山到过,我的五脏六腑
及胸口,并瞻仰我的头颅
最终永恒停留于我的暮色中
睡眠在我血液的流动声里

2001.9.3


飞行
――给吴勇


我即将远离大地,我的秘密居所
到达天空,那另一秘密的所在
我即将在天空中遥望
天空的更远,接近真实蓝色的
无限透明。我即将飞行和停留
我所能到达的高度,这也是
山川万物以及云朵
不曾到达的低度
我保持良久的人性即将渺小
并趋于无,我的悲哀上升
我的悲哀上升,我的命运独立
我即将从此时沉默
重归人群。我看和听
不再回音。今天
我从大地出发,到达天空
经过了两次震动,更多的
一意孤行。多美啊,天空
我即将感到的等待
替代了抒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