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往事 (阅读7491次)





川上曰

当我作为一个生者
我的躯体中有更多的死者
这中间包括我自己的死
我的一生就在做唯一的事
使它变得清晰

我把我放在一条河上淘洗
流尽了我的血,剩下来
我的骨头
淘洗,淘洗
睡眠是时间的懒鱼

  腐刑之夜

这是一个安宁的夜晚
这因为昨日的心灵
充满弓弦声
一个人的呼喊
带来所有人惊悸
因为他有病
又没有医治的郎中
而我的失眠却只陪我自己
甚至于在梦中
因此我不呼喊
缄默我和众人的秘密
我忍受着痛苦啊
这是疼痛的初始经验
和流动的心
我的高尚仅仅在
我有病,不惊扰当代人


夜雨潇湘

雨落在......
它提醒了我的年龄
把最初的雨与我拉近
赤裸的身体,童年

我终究迷失于一个夜晚了
黑暗......
就有那么广阔的雨一起落着
那么多心,跳动的

但我不能想像下一场雨
因为未来的生活,我不能想像
我又会在......
在两把空空的椅子中
雨,看不见,听不见
                  

寓言

他走上的这条道路,
也不能说不是他所选择

他所要到达的目标
也不能说就是他所中意

这是一个人三十以后的生活
这是一次一去不复返的旅行

他的理想在南
他的行动在北

他要拥抱生活温暖的阳光
却呼吸着心灵凛冽的寒风

前方竟是过去
返回却是未来

他的心里清楚
他的嘴里糊涂

生活的马车一旦驱动
要转过头来几不可能

他把力量加在奔驰的马上
他把决心赋予飞快的速度

他的一部分死亡的生活
和另一部分进行的生活

他的一个个在路上的白天
和一个个疲惫不已的夜晚

像交织的田垅
像无边的陷井

走得越远
所陷越深

肉体越快活
心灵越悲凉

道路退去云彩飞扬
时间比想像的要快

而过去尽管遥远
未来的仍然漫长

像一次久违的房事
他的身体时时提醒

运动限于自身
他想,应该有

向上的方向
和鸟的翅膀

以及另一个生命
正好与此生相反

断  织

我必须把已经放弃的
再坚持下去
我老母又动了刀子,这次
她不是在杀猪,她在剪布
我看到她把道路封死
把大桥拆断,把我赶上战场
多么漫长的战场:雪一样白
雪一样冷,雪一样荒凉
我看到她两眼圆睁,喉头嚅动
这都是为我好
她为我好,把我留在历史的长途
读圣贤语录,写道德文章
试问,我是否一个人样

我必须把已经放弃的再坚持下去
我这样做仅仅因为
善良。我老母就像一颗星星
在遥远的黑暗里,把我迷失的心
照见。我坚持的痛苦
难道比得过她毁灭的痛苦
我生长的痛苦难道比得上她
生育的痛苦,我身为男人就是
本质的幸福。我老母
这一生就只得织布

我说,老母啊
剪了它,你又何苦
难道你坚信行动胜于语言

小注:民间“我”作“俺”。


竹林:饮酒七滴

第一滴:养眼
第二滴:清心
第三滴:肉体疼痛
第四滴:反对
第五滴:忘我
第六滴:风  云  起
无:第七滴


六  诗  人

写作原是我自己
――   ----题记

投江

在找到一个词之前
时间都是沉痛的
命运只是一个人与另一个人
的相遇。与虚无相比
眼泪是什么。
而疯狂,我的疯狂啊
静寂无声,静寂无声
我要抓岁月的尾巴
随波涛下滑:
“现在我该走了,
你们去继续生活。”

小注:引文出自苏格拉底语


南山

在南山
我用一生的光阴隐藏自己
却无法隐藏自我的心
它的跳动,是我
所能看见的
听见的,触摸到的
我的生命。像那朵夕阳
于他所衷爱的寂寞中

在南山
我的未来停止了
我预订一所房子
我死亡之后的住处
就是我生前所瞻望
所寻求的一种空旷
一种呼吸,向高处伸展的
像一丝风对云朵的抒情


抽刀

这样的人,
他手向刀
抽还是不抽
已构成更大的问题

这样的人,
他杀向虚无
转身回到
更大的虚无

这样的人
不是我
我手中
只有月光


草堂

我的罪开始于春天
我的罚在冬天到来
这是多少个冬天啊
曾经在我祖先的国土上漂泊
而今我的草堂是我的家园
但是寒冷,像铁一样坚硬的寒冷
是把我自己连同草堂烧成灰烬
也不能化解的啊
一切的一切俱在
风雨飘摇之中
就连死亡也不再新鲜
时间也静止不前


东坡

“我看到天空中的黑月亮
它与黑夜在一起”
我看到它所在之地
在我生活之上
我生活在前途未卜的茅草房
卜算我的时代
明日多云转睛
我的精神陷入
无关紧要的
清凉中

小注:引文出自拙诗《虚无的燃烧》


此情

――此情已待成追忆――

今生我肯定不是我
我是房间、四壁
门和窗
我是桌椅
椅上的安静

来自老妇人
我是一盆花
我是花下的泥土
泥土里的石
我是进入和隐逸

未来已过去
我曾经阅读过谜
一切谜最终到达
我生活的犹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