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春光曲 (阅读2120次)



春光曲

我们已经熬过这个冬天,
听到了满天雪花掌声雷动,
它们应该如此鼓掌欢送,
就像四年前的欢迎。

我在这一刻才真正感到恶心,
城市吞下了自己的儿子,
正当那儿子趴在天桥上
把旧雪、发票和假证如汤畅饮。

祝你们有个好胃口哪!
把能吃的东西都舔个干净,
别忘了桥下卖报的那几个下岗工人,
更别遗漏躲进裙底的那个大款。

春光已经熊熊,
为这麻辣火锅加温。
涂上了香水的猪们已经在畅泳,
到底哪些人能成为锅里的鸳鸯?

没有用,即使你雇佣民工
在楼梯上向我赠送豪宅也没有用。
我突然回头走进内心的黑暗,
为那熄灭的一段光阴痛哭。

我为这个或那个城市痛哭,
它们抽出了细花和嫩叶也不能叫我稍留。
空中的一掌突然击向我自己,
它认出了我是那个爱漂亮的农民。

我穿着灰领子狗做的西服,
打扮成白领子狗的模样,
我的袖口却露出了我妈绣的花边,
情不自禁伸了伸雪白的翅膀。

我竭力飞起来为这春光痛哭,
一汪春水从我伤口中泛滥,
仿佛一个艳丽欲燃的翠湖,
我曾经在那里歌唱,直到猎人开枪。

今夜我一个人穿越干燥的中国,
它干燥而且寒冷,在金乞衣里叫穷,
吞下了自己的儿子。而窗外春月照澈,
全城的人都睡了,碎了,

明月对他们太重,不能入梦。

                      2005.3.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