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三岔口 (阅读2153次)



三岔口

人如何与影子斗争
这一夜他们看得分明,
总有这么一夜,你活着突然像做梦
做梦却像表演:
作为一个有匡国之志的游侠
我潜龙勿用,却在开幕处落单。

投宿黑店,正好剖开
身上小鬼的心肝,他翻着筋斗出现
仿佛灾星,在我的天灵盖乱转。
他送来的烛火,我一会
就把它熄灭,反正碎步的小鬼
在台上凌乱。

声小小,待我枕刀
弓腰,在这方寸之桌
容下我的噩梦:夜气凛凛
窗外树在游泳,我看不见
这是哪年哪春?水声嗡鸣
我紧闭着眼突然和你打个照面。

然后相扑腾,学鸽子飞,燕子旋,
锣鼓时静时喧。我们舞着一样的形势
在致死的决心中雌雄莫辨――
刀在喝酒,拳是空拳。旧戏台
展出灰尘。眼迷离,脚扑朔
伤了我鬓边的一朵花木兰!

且莫问,又是谁
把你三年前的柳叶眉折弯。寂静
这夜已经无边。别急,
总有黑衣大汉闪躲一角,
突然把我俩摆平。
就这样,你去夜深处捡灯,
我再把自己灭了:我的命又分作三岔
那在黑暗中垂钓的一位
已经明白,准备收场。
            2003.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