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暮春围城志  (阅读2093次)



暮春围城志

   城春草木深
     ──杜甫

一. 香港

是夜月晕,有狐跳梁急。
来,朋友们,现在我们可以名正言顺
抢劫这个世界──戴上口罩
我们都是恐怖分子,心里窝藏人质。

谁夜立,谁就招来风雨。
这一霎那春暗,七百万人潜行
到另一场战争,而那攻城的人早已死去
他们的血开花:如夹竹桃之夭夭。

持之,这也是我入城的凭证,
点染口罩上方,双眼黠光。
是夜月晕,我额上刺字:曾参。
意思即杀人,即死士,即失乐园。

来,今夜这世界空空,
我被遮掩的笑着火猛烧。且避而不谈
昨天的毒、流言、飞沫、高官们的越货,
关上门,我们含沙,射满天的阴影。

二. 巴格达

在巴格达有一个人,名字叫寂静,
有理由相信在纽约也有一个。
在巴格达,有棵树,名字叫毒火,
辛巴达把它写进童话,我把它削成箭戈。

“它的名字是生,作用却是死”,
我从虎口掠过如脱弦,我诅咒:
这个时候只要给我一颗星,甚至是
一片残缺的陨石,我就能划破这弥天的谎言!

我就能去……
然而那经书的一角,阳光渗透如血,
草木生长如深渊。我比划过:七寸地,
正好埋葬全世界。

在地球上有一座城,名字也叫寂静,
炮火和神明在这里沉陷如繁星。
炼狱在这里旋转,百合灿烂盛放;
忘川在这里流动,我们都是摆渡的卡戎。

三. 北京

今天我是城外人,
远离帝乡的逆子,有鸟有鸟丁令威。
不想作法,变一座七层浮屠
叫你们好看。

今年的沙尘暴来了吗?
今年的离魂雨呢?今年该是第几年
弹尽粮绝,我们把自己重重围困。
城墙外,鬼夜哭,无人能记这楚歌声。

北京城,垃圾堆上放风筝;
黑衣秀士,明朝化狼。
我回来时,额上刺字:曾参。
意思即杀人,即死士,即杯酒意难平。

我邀请王道长下山吃蛇,
再邀请高和尚进城声色,
在网上登一张幻相:帝京帝京,
白鹤盘旋七次的时候自己消失了吧。

           2003.4.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