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岁暮寄马骅 (阅读1950次)



岁暮寄马骅

今年是见不到你的一年,
常是一些旧歌代替了你的存在,
譬如陈升、周启生、黄耀明……
都是你喜欢的。这些老唱片
曾蒙灰、被刮划、沾满酒,
突然又喃喃唱出
一大片白云,一大片海。

我们就代替了你喝醉,
醉后代替你哭,
代替你在沉到杯底的眼镜中
虚构出另一座雪山。
关于你的神话就像一堆篝火
我们往里添柴,仿佛狼烟升起
就能把我们遗忘在山中那些孩子、
鹰和花,一一召回。

这又是一年之将尽,
白天温熙,夜晚漫长且有岚气。
城中的我们都已经成为一些谣言,
在瘟疫、战争、意外的爱情和死亡中
艰难地流出。可堪咀嚼吗?
许多朋辈成了新鬼,乐呵呵;
刀丛间早已没有小诗的位置。

唱一首歌吧,唱一首
“在我们小的时候,有个老头
航行到大海……”那是你的杰作,
那老头当然不是你,
你却把他的黄色潜水艇偷去了
藏在雪山中间。
我们只好站在酒桌上,抡着空瓶
“敲敲敲,敲响天堂的门,
敲敲敲,敲响天堂的门--”

仿佛只要再高一寸,
就能拉住天使们的鞋子。

           2003.12.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