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凉风左右至 (阅读2102次)



凉风左右至
   ――纪念切斯瓦夫.米沃什和亨利.卡蒂埃-布列松



那不是你的姿态,
乌云盘亘于你的土地之上,纵使三叶草仍在闪耀。
我拒绝哀悼你,如哀悼一个死于伦敦大火中的孩子。
乌云盘亘于我的土地之上,我只能一饮。

一百年过去,世界并没有改变少许:
笔碰上的石头,建了博物馆,把笔封存;
镜头啃吃着盐碱,影像却焦黑一片。
如今两个老人的缺席,让出了比冻原更空旷的位置。

那也不是我的姿态,
一天、一个月、突然惊醒,那是因为
风拿着匕首贴近我的双腋。我是在深渊上的一跃,
没有得到任何掌声的舞者。上世纪马戏海报上的一员。



凉风刻骨,在高楼中刮出黄沙,
从沙中雕出你的眉目。俨然一个坏人、
凶巴巴的老头,想用斥责把加利福尼亚
拖回立陶宛、把世界重新垒成沙堡,两者皆是徒劳。

杰佛斯也试过也是失败,所以你们都是我的英雄,
固执的形象,又常常和我记忆中的贝克特搞混,
把时代咀嚼过的人都是这个模样,
咀嚼过然后吐出:一口辣槟榔。

风理解你,绕过我们一万万亩火烧的土地
在一个临海的阳台和你握手。
这是最高的荣誉,我们没有,
瓦莱里从不曾开窗注视,却得到过这个福祉。



我并不能诉求公平。在风,或者你面前,
毕竟秋天已至,急促的脚步早于往年。
往年是在香港,一个异乡权充了故乡,最后仍是异乡,
那时我对你有更多共鸣,以为世纪的出路就在你桌上。

铁镰刈倒了沃尔科特臆想的甘蔗,
世界同样夷平了它自己;我不曾喜欢过瓦莱里,
竟也曾被他的深思和礼物所打动。你不断教导我
然而我的石脑袋依旧在丛林中呼啸――就像你自己一样

“我读了很多书但不相信他们。”你站着
就告知了一个异乡人在异乡世界的诸多可能。
坐下来,你那风暴中的导演椅前,大海的幕布拉开又合上。
你也是唯一的演员,你安排了最后一枪。



现在我要倒回去谈谈另一位大师,
他永远只能用第三人称相称,他一再向我索回
他那些唯一的影像,像在莱卡黑盒子中把胶片回卷,
而我每交出一张,他就给予我更多的。

他的摄影为你的时代提供证明,然而太整齐,
犹如时代的偶然率般必然,残酷地单纯。
他的素描凌乱反而更能为他的固执作证,
你能在里面找到你晚年的费劲、咬断猎物韧带的费劲。

时代曾如猎物坦呈在他面前,
他剥了斑皮、把骨架做成标本,单给你留下
那颗血淋淋的心。你只是接球、传球,
我们是你面前无措的对手,他则在场边神秘地笑。



终于他为这一场精彩的表演吹响完场哨。
现在只有凉风左右打扫着观众席,
我们的下一场注定野蛮、笨拙、简陋,
比赛、以及比赛的隐喻本身都到了头。

只有凉风左右至,玉露凋伤于
恋人背过身去的怀抱。我竟不能一饮……
我把胶片从相机中拉出,是黑雨令它曝了光;
我把黑雨从我们的爱中倾出,旋即是波罗的海、灿烂之晨。

我已经把拆散的笔记本还给公众的会堂,
把莱卡相机卖给即将重返巴黎的友人,
北京的街道又一次像波浪裹向我的脚,我转身
打开了魔术箱,把瓦莱里的酒杯斟满,又猛地洒光。


               2004.8.14.-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