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夜行兽 (阅读2216次)



夜行兽

古城烛火道,
烈夜带着浊水舔我的眉毛。
一队白衣人笑丧。

一队死人送活汉……
我甚至已经闻到了他们城外的馒头。
我几乎是贴着墙上画疾走――
不,我简直是一把摸黑的剃刀!

中国在这里,一块街上的脏冰,
众生皆滑倒。完了,
不再是彩绘吕布,刀剑画戟已朽。

在这里,就是在这里!
他们吮着我的利爪,
圣人没,麒麟出,万箭齐发,
可惜我不是。犹在煤车狂灯间倾轧。

旅人夜思,终无益,
恶梦烧坏了怀中书。
一个刺客翻身跳回雕梁,
万年后不知可有劫世大火?一眨眼。

           2004.9.17.-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