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听得白驹荣《客途秋恨》 (阅读2343次)



听得白驹荣《客途秋恨》

那美老年长腔长是不断,
似是夜也不断,那桐叶
似也相继败落我那风尘
脚边。从晚清到新中国
他一直是旧的、沉醉的,
在好风光里伤心;而我
硬是想从穷途拉出荒腔,
伴奏日少,一笔坏山水
成了债帐,伤心成铁心。
我的那个中国在上面磨
只剩得一些枯笔墨,你
又怎堪敷色?费十余年
在尘世,拋缠头、掷花
为那时尚工厂隆隆,看
秋叶行囊,一具美娇躯
还在消防塔里拴着辗转。
我那一个中国已经注定
卖作戏剧中那一个中国。
若闻道是凉风有讯,我
便抖开一身旧路来接纳。
他近乎微笑,摇扇独白:
「无奈见得枫林月色昏」
在我昂首阔步的好世界,
化白狐灿舌,靓鬼成仙。

         2004.1.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