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这是支不好的杯子 (阅读3764次)





  

    这不是一支好的杯子,它被水濡湿
    就略微有些卷曲,它带着凌晨五点的体温醒来
    灯光和天光都有些暗,热水器发出冒泡的声音

    这不是一支好的杯子,它平息不了宿醉的喘息
    北京的病态,带到了这里,吞下大口大口的酒
    它成为体液的时候,没有多少雨可以下

    这不是一支好的杯子,打开了房门
    它们安详地躺在塑料袋之中,它们将被利用
    然后随手抛弃,它们从来不会不安
    它们中的一支,张着浑圆的大嘴,等着被取走
    是它

    在它之外,我跌坐于大堂,把头低下
    似乎着意于寻找信物,大个的蟑螂,潜伏在不远的地方
    我被进出的人看见了,他们把散落一地的诗集
    一一合拢,正如"把散乱的恩怨一一合拢"
    这只是醉的开始,七楼之上,有个杯子等我

    但它却是支不好的杯子,这支纸杯的不良
    比怀疑本身更值得怀疑,它产生于超市,也许
    它产生于工厂,也许;它产生于纸浆,也许
    它产生于木材,也许

      就是它,烫着我的嘴唇
      "歌手就是那样的唇"罗大佑指着说
      那时他手握一支高脚玻璃杯,
      口噙干白,谈论着二锅头
      
     就是它,在第二次被泅湿的时候
     充分地展现了变形的身姿
     它的身形开始柔软,我害怕它会融化
      
      它怎么能抵挡我最小心的轻轻一握呢!
      那是不能抵挡的轻轻一握,正如情人之手
      一饮而尽,烦恼无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