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回 家 的 感 觉 (阅读4439次)




关于建立一个家,坊闻流传这样的公式:甲男配乙女;乙男配丙女;丙男配丁女。剩下的就是甲女和丁男了,你说怎么办?有一才貌双全的甲女听了这个公式后嚅嗫了半天说,那我还是做乙女吧。
从这个让女人甘愿降级的公式足以显出男人的脆弱,同时也看出女人回家的迫切愿望。只是回家之后又如何,便各有各的感受了。
我有过不那么值得追忆的童年。那是持久的丧失和不被接受。在那里我堆积了一些问题。我带着自身的问题进入了一个家。单是丢东西一项就令人难以忍受。读幼儿园时丢手巾、手套,读小学中学时丢钢笔,读大学时丢手表,工作后丢雨伞、钱包。我丢掉的东西数量之多令人咋舌。如果那个下雨天我还能将带出去的雨伞带回家的话,那才叫做奇迹。
那天雨停后我回家,先生望着我说,别沮丧,你今天丢在外面的雨伞刚好被我捡到了。说着便拿出一把蓝格子的伞来,和我早晨带去门的那把伞一模一样。这是他为我买的第N次伞了。只是以前都是丢了再买,而这次他见我出门后,料我带不回伞,随即便去买了把一模一样的伞,等着给我一个惊喜。
这便是回家的感觉。庇护、宽容、赞赏——他是真心赞赏我弄丢雨伞之类的小东西。他说你不在乎世间具形的事物(而具形的事物是多么琐碎和肤浅呀)。你是一个神呢,只关注形而上的东西。
先生的甜言蜜语我是听惯了的。厮守多年后,这种甜言蜜语在他已成大实话。听来是受用的,不过还是惶然,忙说别吹捧了,我今后不弄丢雨伞就是了。果然,从此我再没丢过伞。
一个女人,一生有两个家。第一个是儿时的家,这是天命,你无法选择的。你在那里长大,受到呵护、关爱、引导和抑制。然后带着基因和童年经验给你烙上的光明或阴影走出家门。你开始寻求第二个家。这个家由你自己选择。这让人感到既易如反掌又困难重重。在进入第二个家之前,女人似乎有无限的可能性,所以许多人更愿意长时间地选择犹豫和想象,以此来延长这种可能性。但在没建立这个家之前,女人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是难,有着怎样的命运。
第二个家意味着与一个男人厮守,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对于男人,必须非常非常地爱他们,不然你将无法忍受。”这话是杜拉斯说的,她常为女性代言,又准又狠。
杜拉斯常常是对的。在这绝对私密的空间里,你将看见他阴影的部分,同时也无法掩藏自己的全部弱点。你们像两个孩子一样的友爱、争执、流着泪和解。尤其是厄运袭来的时候,(厄运总是要来的,不在此时就在彼时。)你得非常非常爱他,不然你将无法忍受命运。一起回家的人,那时正处在生命的谷底,众人和世界都背过身去。我得更紧地攥住这双手,像母亲一样让他重新长大成人。像个战地护士似的为他包扎伤口。心里明白,对一个跌倒的男人,哪怕全世界都背过身去,一个女人若信任他、任何情况下不离不弃,他就会有咸鱼翻身的那一天。
我罄尽全部力气,与他合力关上厄运的大门。从厄运中走出的那两个人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两个。现在,他们看对方的眼神除了赞赏外多了悲悯和同情。他们已见到了彼此最暗黑的部分,触到了彼此最底部的恐惧。现在,他们成了亲人。
这便是回家的感觉。爱是给予和感激,里边有泪水有盐。在这个轮回里面有的人毁灭有的人新生,我要说,关键是你得奔涅槃的路上去。无论如何你要敢上路,你得试一试。
给予、感激、鼓励、信心和成长,这样的家是值得建立的。毕竟,家是任何时代任何女人最深沉的梦想。无论一个女人对这个世界抱有怎样的野心,女人的集体无意识都会做出优先拥有一个家的选择。最后,还要重复那句话,男人,必须非常非常地爱他们,不然你将无法忍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