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痛 (阅读3271次)





多少年来,在人们看来他是多么强壮地生活。人们把他看作一条大象的鼻子、牙齿、屁股、足和腿,或者你看他喝多少水,拉多少屎,你能知道他的力气有多少马匹。他的步履沉缓地踩在蚂蚁和草的身上,蚂蚁告诉你:看!他是多么的卖力,多么的臃肿。草也会告诉你:别看他现在还能晃悠悠的样子,他还能啃动一些东西,但牙齿掉得只剩下两颗了。人们还是觉得他有鼻有眼的,精神焕发,这使得他更象一头公牛,他的悲剧从他的身体开始,他拥有了雄壮的体征,又有使不完的劲,人们不停地夸他:他是个完美的人,是神(不象个人)!有时候,就象我看一只老鼠和老虎的区别,当你强大时,你拥有的缺点都是力量。
多少年来,他强壮地活在恐惧中。他的恐惧全部来自他的上流社会,这些客人跟他一样过着索然无味的生活,同桌吃饭的几个人抽着烟,可能是好猫牌,或者国烟牌;有时喝干红,有时也喝白酒。他们是来看他的,互相认识,来自不同的城市,也许就在城市之外,议论一些冠冕堂皇的事。他寂静地孤独着,对于他之前在乡下的经历,人们都很羡慕,简直是生活在世外桃源。朋友们赞许他的热情,赞许他的果断和实干,是的,他也这么想。曾经,他就读的一所专科学校,校门挂两个学校的牌子,在城市地图上找不到具体的方位,连老师都不信任自己的学校,纷纷调走。那时候,很多人,打听他的情况,熟人、邻居、朋友、医生、同学,还有某某警察。他身体不好,品行一般,口碑——无人谈及他,一个被人遗忘的人,他父亲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邀朋友们去他家看水稻和池塘,吃红薯和南瓜,而他的朋友们却来自另一个村庄。
十年了,八年了,为此,他谨慎地活着,探询一些问题,看上去,他的面容娇好(他喜欢这个词,他经常用来赞美他的妻子),身体开始发胖,肝脾开始变坏,具体到做人的细节,他象个动物,他不是大象和公牛,他觉得自己是一只遗弃的猫。怎么说呢?他喜欢象美国人那样把自己比喻成一只狗,遇见了陌生的人嘟囔着:蠢货,走开!中国人喜欢猫,那就猫吧。他想甩掉那些那些令人讨厌的记忆,那些不光彩或鲜为人知的事。然而他已经老了,皱纹从脸上一直趿拉到隆起的腹部,看起来毫不夸张,象个小丑。他现在遇见他的朋友们,告诉他们,那时候,他是偷过别人的东西,摸过女生的小乳房,在城市里盲流,乞讨,还有把自己扮成某个著名大学的学生,和漂亮的女生谈恋爱,干了很多不体面的事。
现在他告诉很多人,当然没有一个人相信那是他干过的事情。因为可能是自己老了,或者他真的糊涂了,他除了衰老,他看上去还有些慈祥,大概是这样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