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开在蓝天和黑土地间的微笑 (阅读4004次)



     ——读宁明的诗歌有感
  

  读宁明的诗歌,是很费了些周折的。  

  其实,沈阳和大连之间只要3、4个小时的车程,可宁明寄来的两本诗集却历经40天才到达我的手里,可谓“漫漫其修远”哉。翻开《岁月》,醒目的照片,提示我,宁明是我军一名战斗机飞行员。看着他肩上的星星杠杠,我知道,宁明还是一名指挥员。职业习惯,我能了解宁明的辛苦和奔波,一次次的训练和转场,一个个偏远的军用机场,北方的天空虽然蔚蓝,但风是凛冽的。记得一个飞专业的老飞行员曾经跟我讲过他们飞林播的故事,现在只记得,他说,“在夜里,只能喝二锅头取暖。”可见其艰苦。当然,宁明他们是部队转场训练,不会那么安排不周,但其简陋和荒凉是可想而知的。

  而俯瞰茫茫东北平原由黄渐碧,由嫩变老,由枯见葱,是何等的美妙,这些也只有宁明和他的战友们可以体会,别人只能从宁明的诗行里感受了。  

腿脚短/翼翅长/我飞鹤乡非闲逛/大地欢歌我站岗
大辽河/细如缰/飞来飞去跳绳忙/绳头系在大海上
红海滩/白苇荡/下着红裙上素装/火炬挑灯炼油忙
忆少年/飞远航/调皮敛翅低空翔/惊得风车举头望
                                 ——《飞过盘锦》  

  宁明的韵律诗节奏短促,像极了他在空中的对话。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听过“动妖(01),动妖,我是动拐(07),发现杠三(— 3)”这样的对话,那其中涵概了多大的信息量,只有内行人能够懂得。如果你曾亲身体会过其中的美和韵味,你会像品罢美味佳肴的美食家回味着嘴里绵绵的、无穷的幽香。但只坐过大型民航客机的人是无法体会低空飞行的惊羡和惬意的,我也不知道作为职业飞行员的宁明,经过几十年的飞行,还会不会有初飞的惊喜和惬意,以及年少时的调皮了。但我可以从他的诗行里感受到一个成年人孩子般的微笑,那微笑里透着的是爱,这爱不是小意义上的爱,它是大爱,大到对祖国美好山河的爱,大到对一草一木的爱,大到对人民的爱。  

高山不过小窝头/车队如蚁攀
                 ——《海上滑翔》

天地净/湖泊照明镜/跨下银驹轻挥鞭/坐骑映倒影
碧山青/云帽戴山顶/万顷松涛翼下过/我飞鸟无声
                              ——《雨后开飞》

  那纯纯的爱,积淀下来,就是成熟而深刻的思考。而宁明的微笑是那成熟的绿地上开出的最美丽的花朵,在黑土地的滋润中,越来越茁壮,在蓝天的衬托下,越来越艳丽。

空中三分钟/顿悟四十年
                          ——《海上滑翔》

穿云雾/胆大心不粗/千锤百炼艺精湛/重托不辜负!
                         ——《空中芭蕾》  

  一个将军曾经说过,不懂得儿女情长的男人不是一个好男人,更做不了一个好军人。是的,军人的爱应该有大爱,更应该有小爱,宁明的小爱,是绵软而悠长的。  

我有预感
那片热泪盈眶的云
会有许多憋在心头的话语
将要向我
雨点般砸来
           ——《盼望那片雨做的云》  

  当然,一个不是好父亲的男人也不是好男人,这是鄙人我说的,呵呵。宁明是不是一个好父亲,请你来看吧。  

孩子  你没错呀
你不过是撕碎了一首小诗
撕碎了爸爸的一个下午
而日子还很长
诗和你都会长大的
          ——《致女儿》  

  看了这首诗,会让人觉得,宁明是个好爸爸,更是个疼爱孩子的好爸爸,偶尔还会有些溺爱,但更多的是微笑在父女之间蔓延。我想,宁明的女儿一定很熟悉他的微笑,那微笑在她人生的起点绽放,并陪伴着她的童年、少年和青年。她熟悉那微笑如日常的风,轻轻佛过脸庞,掀起一缕发丝又悄悄地放下。我想,只有当她渐渐成人后,她才会体会到父亲那微笑里盛载着多少的爱和期望。  

  我没见过宁明,但从他的诗歌和微笑中,能够感受到,他就像此刻窗外北方秋天瓦蓝而高远的天空。我相信,只要宁明的诗行不停歇,他的微笑就会持续。我可以这样说,他的诗行就像飘在东北的白山黑水蓝天之间简洁而优雅的旋律,他的微笑就像北方温暖而爽朗的秋阳,我们期待着宁明更多更好的诗行如飞机拖出的白带,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长,越来越粗。

  后记:这个读后感终于写出来,个人感觉没把握好。主要原于最近半年来,写字状态很不好,所以迟迟不敢交差,但时间搁久了总是不好,丑婆娘终是要见公婆的,遂趁空修改之,全作一个回复,请宁明兄勿怪为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