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个人的乡村史 (阅读4018次)



一个人的乡村史之五十

河水冰了
蒿草枯了。
姑娘心上的意思乱了。

大河为何还不回头
他哪里是去奔向大海,
那些卷起的浪花
都在中途失去了方向。

月亮暗了
野鸟栖了。
姑娘脸上的颜色深了。

大河为何打湿脚面
他分明知道前面是条干涸之路
那些分开的枝杈
把血引向更远的大地。


一个人的乡村史之五十一

大雪下着
火炕热着

雪声蔌蔌
瓦屋臃肿
人声瘦弱
天地之静
恍如隔世

坐拥乡村
野鸟画爪
黄狗孤独


一个人的乡村史之五十二

河流是大地的伤口
它分辨这巨大母体的起伏和疼痛
并洗刷时间和落叶。

它裹挟细微的沙粒,水草
无形无序的手掌在拍打河床
在拍打哑口的石头和河岸

它带走迷失的人和牲畜
许以虚幻之境的诱惑。还有树木,
房屋,都被融化,分解。

但它始终怀抱村庄
无论走向何方,它都把双脚
扎进那些草垛,瓦屋,以及人群


一个人的乡村史之五十三

许多人都从这条土路上下来
带着鸡蛋和困窘,背篓和幸福。
带着祭祀的香火和草纸
亲人们长眠在这条踩得溜光的土路上,
成为肥料,野花和念想。

成为一年中的狂欢
大红灯笼通宵亮在檐下,小鬼让路
大红对子贴上门楣,喜气满屋。
人影憧憧,门里进出的人
存在和不存在的人,互相碰着肩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