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挽歌(1993) (阅读4180次)



        

         海岸


1


第一滴血流自脉管的深处,淹没另一种生存
淹没季节,一切的始发与尽头
第一声呼喊反动着诚实的牙齿
而口舌相距甚远,心更远
第一颗泪抹去眼眶所有的注视
掩埋壕沟、楚河与人际间的隔阂
第一天穿刺就决定了一切
第一次颅内失衡……

我躺在人类的大床,疾病面对着死亡

地球,天宇间一粒完整的血珠
日子反反复复,耗竭它所有的能量
江河大川深刻在脸面
承接雨水、血汗和眼泪
气象在海陆上空哀悼
现代人丧失土地、目标以及仅存的勇气
哀悼患病的心灵在每一个血细胞里哭泣

世界!我已尝够自己的鲜血
时光便是地狱!

没有什么思维没有存在
手搭上一扇命运的旧门框
回首探望的人流,肘内的针眼疼痛
什么忙碌的星期,尚未追寻的业绩
什么未成气候的意象
有一场风雨说要发生便发生
有一件不幸……

活着真可怕,活着
是一种无可形容的痛

伸出流血的意志,去敲打远方的绝望
超越交易、词语和深层的祈祷
超越爱与随意的毁灭
从干燥的炎症,通过红色的宫墙
从一个地带到另一个地带
从积水遍地的河沿进入惊涛刷洗的石岸
死亡也是一门艺术,就像手边的一事一景


2


童年是海边的小集,水垒的浦
童年是稻香与麦芒交替的梦

疼痛的龙。一垅地表下起伏的沙丘
一个孩子沿着没落的海岸走去
穿过一片夹竹桃、果实与坟岗
铁锄在手。理想在麦浪之上闪现
紫薇花在绿野。海在地的边缘

大鸟从故乡的塔上飞过
移向河口,移向漩涡
少年的心掠过江面
在雨水中看见一轮星晨
看见生锈的铁器、少女和种子
这样的飞行象一朵升腾的火焰
飞行的火焰是少年洞穿黑暗的眼睛

而人间的苦难建立在他的身上
少年的诗活在危险的春天

大地上的草枯了,水源干涸
少年的天才短暂
黄昏归于太阳悲惨的燃烧
鸟落。一支歌唱的笛子。飞散的麦芒
少年陷入泥泞的小路
风在寒冬中咳嗽。沉默的水
青春大片大片地开放

少年带着太阳的光芒飞翔
内脏是软弱的恐惧
天空束缚内在循环的本能
少年的诗追随黑夜生长,再次降生
少年的诗立在角箭之上
少年掌着真理的明灯
照亮人类孤独的泪、空旷的头颅


3


那青春的飞行点燃心中的火焰
那火焰让世人看清自己的方位
我背着泥土、干粮和盐分
承受等级的疏远与仇恨
穿过人性的伤口,尘埃如鼓
我远离了那些粗糙的灵魂,远离
那些坐在家乡落日后的女孩,神情呆钝

我穿过烈日铺盖的屋顶
穿过青铜与石像
穿过人类单薄的手掌
在多雨的季节相恋或伤害一位少女
她的生命是雨雾,心化为雨滴
我用铁器盛起雨水,种在后院的土地
那雨水能否在来年重现灵气
我热爱雨水,在下雨的季节
穿过天空,沿途撒下幸福的种子

春天的雨昭示我明日的幻影
春天让我热衷于颂唱前额的美丽
大地的尽头永远是知识、爱情和生命
永远是精神,永远是食粮
是自我的青春、旗帜和奔放的马群
是清纯的草原和湛蓝的海洋
永远是千年的饥渴,是那双朴素的手
提着阳光下的头颅走遍天下

夏日里我和姑娘斜倚草地
两棵纯净的青草。两株蓝色的树苗
终究无法长成夏季的一景
秋天我更迷恋于爱人曙光般的身体
我的触觉沐浴着爱的欲望
无限地触及她那渴望的最深处
一条震颤的河流永无尽头
我的思想沿着爱人的目光行走
犹如在水中漫游
她的手指象雨水深入到我的骨骼
彻夜的雨液淹没我丛林般的胸膛
我贴近爱人的心房
倾听爱的空旷与美丽
倾听无法与大地相离的生命

而一大团酷似黑暗的苦难
无声无息地侵入我的身体
此刻我正接近知识的塔楼
每一层高处存放世代积聚的典籍
底处是饥饿的人群膜拜的殿堂
是无知的人流进进出出的大棚
越往高处,渴望的欲念越浓
空气更稀薄,禁忌更多
越往空中,苦难更深重
一张苍白的脸扑向令人神往的巨著
越往塔尖,意象更为接近炼狱的深处
一片纯真的邪恶焚毁多少部世界之书
一段青春祭献在人类大道上孤独的树林


4


我终于躺倒在十二月的冬天 大雪纷飞
命运的车轮吞噬了一切欲望与成就
生命罪孽深重
泥土在人类面前轮回死去
一种原始的力重复死亡
一匹马奔驰其上

   “一、二、三,去大山,
     叫辆红色的救命车。”

邻床的患者没有血色,一身黄疸
盲眼直视的双瞳
是一对无神的灯扫向海天
天外的光反射斜耷的头颅
和一串石头般的脚趾
一个影子从窗口跳向天国
一脸绝望的微笑

我终于躺倒在十二月的冬天 白雪茫茫
颗粒脱离麦杆而去
天才离别头颅 没有回声
生存是人类无法收获的果园
一片寂静
一只飞翔的鸟驮着黑暗

   “一、二、三,快上路,
     接客的渡船要摇橹。”

船壳收容躯壳和邻床最后的谑语
在季节的诞生或消逝中
只有我低声歌唱
只有一位流放的诗人
揪住自己的毛发跋涉在江河之上
只有我的歌诵唱一个世代的腐败与更新

我终于躺倒在十二月的冬天 雪落成河


5


几面镜子映现我的脸
几道影子在思想的碎面摸索
空荡荡的大门敞开记忆的长廊
我踏着白昼,踏着破损的时间
沿着季节的边缘行走,犹如行走在额头
我的牙龈开始流血,视力模糊
岁月将空虚的恐惧囤积
知识之树业已枯萎
嘴角散发着被食糖毒害的甜蜜
我是死去的灵魂,机器维系着生命
我的感官渡不过时间错杂的隘口

瞬间闪现的脸只有一个名字
所有的单词只是一种字母
所有的记忆只是一种记忆
所有的未来只是一种未来

生命永远是另一种生存,永远在天际
我活在身外,活在你我之外
今天的窗口望不到明日的光明
黑夜漫无边际,黑得像一片海洋
房间里没有花朵和女人的笑
我的喉咙不停地咳嗽,听力衰退
桌子上翻了盛宴
没有空间,没有位置与果实
我究竟是谁?我沉入自己的身体
我的一切行为离别我内心的统治

瞬间闪现的脸承受原罪的惩罚
偿还一段情感的错乱
一个家庭或一个家族的罪孽
乃至一个民族沉积的污秽


6


风在心中猛扑,捶她的胸
悲哀找不到哭泣的峡口,像个疯女人
在孩子的床前抚弄巨大的伤口
天色暗淡,平原永远是黑暗
大门外延伸一片冰冷的土地
雪向屋顶围攻,不由自主的伤悲
在向世代相袭的家族围攻

妇人们唯恐点上灯失却企盼的心情
唯恐神的字句在灯下暴露
唯恐明白无误地触及苦难的深处
一阵风从神的灵符上吹过
从海口、从世代相传的血液里
再次带来悲哀的消息
谁最终逃脱苦难?
谁最终饶恕病榻上的孩子?

而我的女儿正穿过子宫的黑暗向我奔来
她睁开一双朝霞般的眼睛
扫视这一方有限的天地
她的目光是一泓天真的液汁
她感性的脸一半是光,一半是水
在我幻灭的近端与远处
在我生命的最后一轮余辉中
她迎风而来,在天空合起门窗的瞬间
完成我灵魂永生的轮回

世代相袭的族人们,你们这些粗糙的灵魂
一个家族的墓园为死亡而立
生命面对的永远是死亡
光明的另一面永远是黑暗
让我承接你们所有的苦难与节日
把我埋葬在家乡的土地,连同可爱的庄稼
留存与滋养世代相失的精血
让我的灵魂在夜雪中徒步
或者择木而居,或者继续奔涌
抑或深入无限,在生灵洞开的深渊
重组生命的光明与黑暗


7


一颗心在手中,爱在心头
十指紧握的姿势去追逐流水
我静脉里的血早已错杂无序

世界类似完整的赞美
孤身斜躺的心事
像是摧残的花园敞开院门

一滴泪可以使生活清醒
我未敢向前思想
右手藏起一面骗过左手的遮掩

一种手势可以传达几个星球
即使尸布的阴影罩住灵魂
我热爱生活,欢乐或凄苦的时刻

在城市的窗洞之下
我鱼一样洁白,孤苦与逃避
为了爱,我卸下所有发愁的白发

太阳照亮世间的梦境
我嚼着酸性食物与酸性语录
为了情,唇齿坚持着,无言无悔

外面的夜再次等待侵入
我的存在牺牲了所有的意义
伤心只不过是一件简单的容器

大陆平稳地铺展开来
要走现在就走
两肋揣着仍然炽热的爱意

无法改变,岁月无法改变
柠檬花开在生活的岔口
肌肉在皮下一阵阵向往永恒的爱恋


8


一阵轰鸣在天边传诵
一盏前进的灯
一个深藏真理的季节

我从疾病的囚笼中涌现
感到土地在收缩,心收缩为驻地
我的头颅供奉在洞窟的中心
映照四季循环的景色
我在想象中创造伟大的风格
丢弃短暂的欲望,言语和力量
搜寻岩石与水流,一串串珍珠
置身于思想辽阔的时空

我从疾病的囚笼中涌现
让幻象与烈火燃烧自我
在壁画的对峙下添进整个生命
我忆起原动的车轮,流放的境遇
阴郁的天气接受一路的颠簸
我丧失波涛汹涌的水域
让饥饿劫持我的灵魂
披挂自由摔打的火
奔向苦难的森林,奔向寂静的天地

我从疾病的囚笼中涌现
让天生的耳朵倾听内心的节律
马的嘶鸣,狮子的吼
倾听如天如地的岁月
众魂搅动的生殖风暴
带给世界一种沉重的命运
十二月埋葬一首诗
大地葬送了一种原始的元素

一种节奏追随着火苗
一次黑暗的大飞行
一场黄昏时的争斗透过岩层


9


在辽阔的瞬间,美丽一片空寂
我独自升腾而灿烂辉煌
生之大门,敞开你黎明的眼睛
让我看看世界真实的面孔
让我看看今晚的世界
为了看清面包,岩石和泉水
我一直向前,走得甚远
我听见囚禁的血液在脉管中放浪
我梦见峰峦在远山期盼阳光的爱意

我独自升腾而灿烂辉煌
想象比心跳得更快
众生之徒聚集在生灵之门
没有哭泣,没有悲伤
栖鸟在巢穴喂养心爱的雏儿
一度消退的渴望围拢着我的身心
在罪恶而血腥的瞬间
风在天际发出自由的信号

我独自升腾而灿烂辉煌
我洞察更深更远的地域
抗拒躯壳的毒气
飞越时空,飞越世纪的光线
此刻时光大门在生命之火中燃烧
我吞吃闪现的光芒,四处飘浮
在生门之地写下孤寂的铭文∶
我以超越的心态蔑视死亡
生命,不求一世平庸,但求一度辉煌
我书写诗行延续有限的生命
我看见死亡正在退缩

在辽阔的瞬间,美丽一片空寂
我独自升腾而灿烂辉煌
我走过青鸟的天堂,看到生命的由来
我渡过了意义,头颅与心渡过了血污
我掀开死亡的深渊
提起伟大的青春,海浪和盐
从黑暗中提起整个光明
我是大地上自焚的火焰
穿透一切又熔和一切
我听见一阵无限的声音
明天,明天,明天是你们的复活日!

199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