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八十年代诗歌(选9) (阅读4649次)





  海就在岸边船就在海边


推开岸。勿需选择
海就在岸边

阳光从街头浮向巷尾
树摇动风向
我读着自己。无数双眼睛读着自己
水拍打出一个个故事,没有封面

走出大陆地走出森林
抚摸岸头,掌心流过一阵起伏
我们去寻找那张蓝色的面皮

从岸边承担一条船,载坐几个自己
等待一个无风或有风的早晨
告别堤坝
有如鸥鸟展开翅膀
面向夕阳的归巢

推开岸。别无选择
船就在海边

1988


  二十四年


――为光荣兄及属龙的朋友而作

二十四年穿越脉管的阳光
斜穿二十四小时搏动的心脏
二十四年瘦削如风的肩头
斜披日久泛黄的皮囊
二十四年横渡彼岸的目光
追逐退缩不尽的远方

二十四年
撕去一张张如雪的纸页
渡鸦渐渐划破额角
心有如翻越水波的唱片
重复一种无为或有为的匆忙

二十四年朋友们站在同一面旗帜下
孤独地走过二十四级台阶
二十四年妻子独自站在远方
站成一棵树的张望
二十四年应该有鲜花有枚闪光的头衔
二十四年应该有孩子有个温暖的家
二十四年我积累了满嘴的话语以致默默无言

就在今夜。我走出自我的依恋
风吹动岁月和颅壳的头发哗哗作响
二十四年面对一本字典的面孔
面对杯盆狼籍的夜晚
面对蛋糕、红蜡烛的派对
泪怅然难下

1988


  静静远离,片言只语仅仅远离片刻


城市相挽着,那怕是断壁残垣
瘦削如风的肩膀没有风度
我从人流中走过
从单元音双元音铺就的轨道走过
片 言 只 语
摔下几个片断,几个情节或故事
土地和阳光从此步入背景

一次远离自己的散步
一场片言只语的对话
或是一种简单的手势 之后
城市回归宁静
我回归一个蹲坐或蜷缩的姿态
片言只语起身离去,静静远离

顷刻。角色退出音乐之外
灯光折叠起来
在某一壁野此起彼伏
我坐着,试图坐在主角的位子
干瘪的袖口盛满风
鼓动身子,一阵又一阵
追赶静静远离的言语

世界蜕换着季节的外衣
天空飘浮阳光的影子
片言只语波动源初的水声
从破碎的岁月里



落在金属般龟裂的舌面
溅起一片血珠的光亮

走在城市的人流中
走在单元音双元音铺就的轨道上
我抚着旗帜般招展的城墙
片 言 只 语
在躯壳内生起
静静远离,片言只语仅仅远离片刻

1988


  表情一二


手向内屈伸。也许
不敢就位
臀下没有可坐的凳椅

他站在各种表情前
墙是身后竖立的背景
恰如他的脸面
反弹旁人的目光若隐若现

他有左右一对表情
在空气中徘徊
没有灯火没有言语
摆动摆动空荡的臂膀
太阳穴跳动起心的存在

这时门打开。亮光
从一侧击中表情
半边脸面陷入阴影
白天已消失
也许从未存在

无奈地抬抬手
活动一次手指去修饰脸面
风很大很大
胡子全已刮落
明天的表情十分简洁

1988


  平凡的动作发生在门里门外


不知第几次敲响大门
今夜的星空有颗弯弯的月亮
平凡的动作发生在门里门外

天气时阴时晴
那一天我们搭错了方向
遗憾也许欣慰
世界沿着飞鸟的航程
轮回

有一面完美的墙覆盖
一个家庭一个社会
门是合理存在的裂痕

坐着或躺下
情绪可以任意地波动
从大门走进一个家或社会
无需掩饰无需微笑
我们度过的白昼太久太长

动作应该选择在夜晚
优美或笨拙 合法或非法
发生是唯一的真实
性别消失门消失
人消失

不知第几次敲响大门
自会有结局毫无结局
平凡的动作发生在门里门外

1988


  冬天坐在我的对面


伸出手推一推季节
冬天就会从半空落下
表情很冷很冷
我情不自禁地打开嘴唇
烘烘她的手指,温暖
她的距离,她的心
温暖她那双冰封的注视
然后,随随便便地扯开自己
想象一次言语的过程
从冬天进入春天
静心修饰某段曝光的日子
某张几度曝光的表情
直至夕阳西下 冰雪消融
在冬天光临的日子里
寒意适宜人们扯开想象的另一面
想象季节的背后阳光的背后
熟悉或陌生脸面的背后
想象自己
随随便便地伸出手
冬天随之落在对面的位子上

1988


  我们受困。而且


无奈将自己关入躯壳。眼睛终究
抵达不了彼岸
阳光扑不灭门内的漆黑
任仅存的一对手脚寄存在人世

唯恐感染门外的世界
肉身孕育成一座避难所
拿起笔 隔着白纸
囚居自己
从此远离世界
一个躯壳远离另一个

面对喧嚣的世界
面对掌心柔软的冲动
我们沉默不语
一旦进入,自我从此消失

终将要被世界吞吃 活生生地
我们无法脱身

1989


  杯水之间


杯水之间搁着一双手

随手伸出活着的手指
超越端坐的桌面
操起一杯水
掌心温暖,手中的水颤动
手外的水面漂满忧伤

随手伸出所有活着的手指
超越肃立的墙壁
操起相对的两杯水
掌心热烈,指间的水沸腾
左右的杯水渐趋苍老

随手伸出优美的姿势
超越南方与北方
溅湿的手指收回来
掌心宁静,杯内杯外是水
指间不见漂浮的忧伤

杯水之间搁着一双手

1989


  雨


回望某个人的站立
流水匆匆
血液踏破皮革
轰鸣远去 满载季节的车远去

海鱼吐出最后的预言
离岸远去

那条通晓人语的鱼
那群知晓多种语言的人
一无遮掩 一无武器
头顶青天烈日
深陷水域

一场雨淋湿半个世纪
一场雨淹没地球半张脸面

198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