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十月之诗 (阅读4188次)



忽闻英国前外相库克之死

在新闻来之前我不认识你
在新闻里他们是这样描述你:
曾闹出抛弃糟糠妻的婚外情丑闻
曾不满英国出兵到伊拉克
愤然辞去枢密院院长的职务
你这样的SB
在我的国度(中华人民共和国)里十分稀少
不,几乎没有

但这不是我写这诗的起因
是你的死吸引了我
你在苏格兰西北部的山区远足
周六,带着第二任妻子盖娜(前秘书)
快接近山顶时
突然摔倒,昏迷过去

你这位布莱尔眼中最伟大的国会议员
就那么一下,摔在祖国满布石块的山路上
死掉了
这真叫我羡慕

2005.8.18 /11.2修定


致尤丽娅.季莫申科

总理季莫申科
盘起金色长发出访
白色的风衣领
衬托着粉色的脸庞
格鲁吉亚的总统
萨卡什维利先生
照礼节搂住了她
他们吻了彼此的面颊

他们同乘一架直升机
到阿布哈兹山区
据说在机上
他们发生了爱情

自从克娄巴特拉死掉后
地球这个大作坊再也没有
生产出一个无与伦比的女人
能比男子有更大的力量和决心

亲爱的尤丽娅姐姐
你来自第聂伯河流域乡间
他们最早叫你天然气公主
他们以前叫你橙色公主
你的确比大多数女性更具有女人的气质

你是一个情人
你是一位母亲
你也可以称为一个女王
你也勉强算是一个战士

可是萨卡什维利
只是一个玫瑰王子
不是恺撒
连安东尼也不是

可是,我却为这个绯闻兴奋不已
我渴望在我生活的这个世纪
依然渺小低能的政治里
能多掺杂那么一点天才的暧昧关系

2005.8.26  /11.2修定


第一百个秋天

在这样的秋天,多少人
多少胜券在握的人死掉了
我也年纪老迈
虽然有华丽的锦被遮盖着我的肉体
我仍不觉得暖和
我在上都吩咐我儿
在大阴山找一块地造我的坟墓

那地方要有奔腾的河流
在落日里闪闪发亮
要有宽广的草场
青郁得好象人世的忧愁
要有大片连绵的针叶林
依附在古老的山麓里
要有雄伟的悬崖峭壁
紧贴着烂漫的野花和苍苔

在至少方圆十英里的四周
请不要给我围上楼塔或城墙
这应该是一座花园
我的卫士们当在这里繁衍出一个村落
可以预见,不过十数年
他们的儿童,将走进青山斜斜开裂的巨大沟壑

就在那儿吧,一个一亩大小的湖泊
做我的宫殿。有雪峰的倒影
水面没有丝毫波纹
无须魔法,清澈的水里
谁都能见到那死亡的标志乃青玉镶成
但需要幻觉,他们才可听见一些希奇的音韵

世代交替,岂能没有奇迹
我要在他们的幻象中出场:
借其中一个手拿琴弦的少女的喉嗓
我要咏叹我有过的深切欢欣
在最后,我的魂魄将在虚空里慢慢凸显
朝他们撕心裂肺地呼喊:当心!当心!


2005.10.29-30


未来的消息

也就是到2138年,我们就把
以嫦娥为代表的月亮文化涤荡一清
月亮早期的意象,如阴柔,女性等
尚可见于残存下来的某些诗歌文献

我们当然仍有诗歌
所以我们正确对待了人们对月亮的喜爱
没有破坏掉它一丝一毫
我们建成了"天上的街市"
年轻人都喜欢在那里谈情说爱

在特别设计的房间里
宇宙的蓝色光线下
他们享受着彼此的身体

2005.10.23

我想搞你

我想搞你
说出这话,我很遗憾
但不是因为失礼
而是四周没有偷窥的眼睛
哪怕一只猫也不见

起风了,很大的风
吹走了你的屋顶
我想搞你
蒸腾的凄凉使情欲加倍虚无

我想搞你
这话在第三遍上
已经变成呢喃
风吹不灭的烛光里
我看见你的脸正在衰老
你的眼睛里满是哀伤

我想搞你
但已经来不及
风刮走了你
风也刮走了我
屋子里灌满流沙

2005.10.24


渔山岛记



在黑色的礁石上
白色之花在怒放
一个瞬间美好在消失
紧跟的一个瞬间
美好又现出

而远处,万顷碧波里
好似绿翠翠的草地上
有消融未尽的残雪




在老码头旁边的小院
有一位埋头织补鱼网的小姑娘
我们喧嚷着走过去
她没有抬头看
我们欢呼着走回来
她也没有抬头看



大风吱嘎着妈祖庙的窗棂
大风里我为一身骨头的姑娘祈祷
大风飘摇着一坡的苇草
大风里野菊花丛捧着她细碎的金黄



在花岗岩的斜坡上
长着一大片连生的肥厚的仙人掌
这贫瘠之地的部落
你的生机勃勃让我直哆嗦
我庆幸电池里还有最后一滴电能
使我拍摄下这希奇的场景



隔着你奇异的秋装
我看见你美丽的骨头
爱情正在发力
象个好心肠的哑巴
只知道把我从你的身边拽开

妈祖庙堂里
摽在一起的苍蝇
掉在雪白的书页上

我的耳蜗里
流过温暖的叹息
在所有的脸庞中
我最需要遗忘你

2005.10.20-24

无题


他拿着相机
四下寻找目标
此时窗外恰有一朵云
形似祖国的版图

他发现并抓住了它
因此,他现在在我的电视屏幕上出现
很容易看得出
他被那瞬间的灵感搞得晕乎乎

他或许是一个腼腆的人
他一般不这么喋喋不休的

可你瞧这个人哦,快瞧
我连一假设我是他
都要立刻窒息过去

2005.10.13



自初夏的某个早晨以来
你就不食烟火
执意迁居住到了诗行里
一般在第三行和第四行之间
有时候也在第十四行走动
有人也去那里散步
曾亲眼见过你清丽的背影
说是晴朗的十月
说是金色的极至

2005.10.26

梦中过某地

这里树木丛杂
两山相逼
凹处有平地数亩
一溪如练绕之

人结庐此处
唤做虎跳涧
黄发垂髫皆邀我一饮
我强拒之

昔高祖夜宿柏人
恶其名而惊走
凤雏引军落凤坡
乱箭穿心而身死

我金黄的老虎虽在梦中
犹记得分外清爽

2005.10.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