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狂人日记>>  (阅读3604次)





    任何人,即使是在这儿——精神病医院里,见到这个年轻人,都不会认为他是一个病人。他谈吐很有见地,思路也很清晰,可就是说个没完没了,惟恐你不领会有误解。他常常独居一室,不停地写,在纸上、墙上、被子上、衣服上用圆珠笔密密麻麻地写。写的东西大多比较连贯,只是幻想连篇,不具有半点真实性,颇近小说家言,荒谬无比,滑稽之至。我与他年龄相仿,刚从医科大学毕业到这个医院来做医生,因年龄的缘故,所以常有怜悯之心而愿与他交谈,另一方面也试图从其中发现其病因,作出一个完整的病理分析。哪知整整三月,却无任何新颖的有特殊性的发现。如果他不是成天这样写个没完没了,或者一说起来没完没了,他完全是正常人一个。因此同情的心思高涨,也就拾掇了他写在纸上的一些文字,看它颇为简短通顺,故将它录出来,以求能者见怜或能解其痴狂之因。故文中狂言乱语,未删一字,望好事者不必误会。
   是为序。

1

   满街都是鸡婆。
   我有个问题,得找人问问。找市长大人是不行的,这问题不适合他;找市政协委员会,也还是不太适宜,况我怕人骂我。老婆骂我常云:没有的东西。恶声恶气,有时是在晚上,有时是在白天,那样儿真叫我恶心发呕。但叫我恶心发呕的事儿多着呐。这个国度如此巨大,恶心人的确太多。这也是个问题。凡事情问题就得研究。但找居委会讨论有点不伦不类。况我问题也多。单说有一次,一个疯子严肃地走到我身边,我怕得要命,疑心他要打我,一个二十几岁的人打倒一个老头子,那是垂拱可治的。可是近了,那疯物却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然后说“老师,我问个问题”,我是个教授,是想问题的,问题是我的饭碗儿,衣食父母,既然只是个问题,我当然便释然了,就搭理他道“年纪轻轻的,你有啥子问题?”那人便问到“能把人逼得去卖B的社会跟让人能乐意卖B的社会哪个要好?”我当即吃了一惊,瞠目结舌不能回答。疯子哈哈大笑,唱着歌儿去了。自从得了这么个问题,我心境大坏,可更坏的事儿还在后头呐。

2

    被人问得心烦意乱,我就想把这个问题抛出去,转交给别人。我常常满街去找人却得不着。然而却碰见了我唯一的女儿,花枝招展,走着笑着,在两个男人之间。动手动脚的,十分不成体统。我想我肯定不可能同时拥有两个女婿,于是便有点儿想哭。想了一想,就哭了。老弱、害羞地哭在大街上,很是招人,很多人围着我,问是不是掉了钱包呐?我摇头,又有问:一个人太孤独了么?去老年俱乐部吧。有一个声音嘻嘻的,老年俱乐部?哈哈哈。这个哈哈哈,我在有一天进一个茶馆听到一个三四十岁的靠卖嘴巴混饭吃的乡下佬骚说的笑话里才明白过来。那笑话说老头也不甘寂寞去嫖妓,然而却只能动手动脚。当扪到一个地方的时候,无耻的老头便问:这是什么呀?其回答便是:这个是老年俱乐部。真他妈的。我被这些人问得很难受,一下子有点控制不住,便说:连我女儿也成了卖的了。人们都说:什么希奇事的?原来是这么点点屑事。我说:我可是教授呐。人们更不屑了,说:教授的女儿那可是名牌儿,你女儿命好。寄托着我的许多梦想的女儿都是个卖的,这是坏透了的事实。我陡然望空也骂道:没用的东西!

3

    我骂的不是我的女儿,她还是那么乖,在我面前依旧是个美丽的姑娘。我也不道破。我只在心里恨。恨了一阵也就平静了。有一天我跟我的老师写信,老师回信说;受床上辱的都不以为恨,你恨什么?一张皮肉都看得那么重。几十年来真无长进。老师的教导真伟大,我的骂找不到承担者,这乱骂显得没有意思,也没有道理。卖是我女儿自己的主张,不是被迫,那么是被诱,就诱也找不到什么具体的人物。无非是个金钱。自各儿无能耐去发财,却偏有爱金钱,便去卖。既有卖则有买,这交易很简单。这么说来我该骂的是我女儿,或者我女儿的监护人——我自己了?那我因此也要说:“二十年来最大的失误是教育?"
   我有罪。

4

但我从来不曾跟她说过,笑贫不笑娼。
或许是谁告诉她的罢,一定是的,可恶!

5

   噢,我打听清楚了,我女儿不是娼,她是傍大款。就性的混乱程度上来说,这是跟一夫一妻制一般是干净的。她就是做了别人的小而已,但这是不合法的,宪法上没有允许人纳妾。当前的妇女工作重点应该转移到立法的事上来,要从法律上保证这些事实上的婚姻,保证我女儿的小妾地位,使我免除看起来象有两个女婿的尴尬。否则,我女儿,凭她的外表和内在,她将挤走老大而自己做大。这也必将产生一个社会问题:老大经常不是小的对手。那么它们将何去何从?这个问题是别人的,我女儿会做事,她从不合法上升到合法上来,从卖上升到拥有上来。她将不愧于教授门庭,我的好女儿。

6

    噢,我的好女儿,可真是好极了,她的所作所为全然不是为了什么金钱。她竟然是个思想如此先锋的女人。她要象男人爱女人一样去爱,她要自由,她也要开放。她要女权的极致,她二十五六岁,是个诗人,要做邓肯,乔治桑。
    这真是她妈的。我现在宁愿她去做妓女,也不要她这样站在一个思想高度上乱来!她这个女拜伦,败伦!

7

    但她声名突起。一下子出版了两大本诗集,一个叫《大遗言集》,一个叫《小遗言集》。她成了女子极权主义的领袖。恭之者称她为秋瑾再世,鄙之者称她为东方麦当娜。报刊杂志说她以全新的视角再现了女子在社会生活中的体念和要求。她的出现预示了女性的又一次社会革命的到来。“观其诗文不是轻狂类,真情实意,一如女人之呻吟。天下之奇才,天下之奇文”,一个一向以先天下之乐而乐,后天下之忧而忧神态出现的评论家如斯说。

8

    噢,我女儿竟然还想要去拯救娼妓。她四处发表演讲,抨击女人的媚人媚世态度,要求女人树立起完全独立自主意识,要坚决地割裂开对男人的人生依附关系。她还向她们描述了未来的世界。这题名为《未来世界》的演讲大致内容如下:
   未来的世界必将是这样:女人可以娶男人如同男人娶女人一样。这个世界是有能耐的女人和男人的。不能够独立的男人和女人将和今天的大多数女人一样沦为副庸。未来的世界绝不是庸俗的世界,与女人和男人一样地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每个方面上时,这个世界将要美善得多,和谐得多。未来的世界将加深这两极的分化。成为一种对称社会。鉴于此,女人一定要象男人一样积极处世,要把女人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同男人争夺一半或者更多的天下。如果不想革命奋斗,就是有沦为永远的奴隶。我们必须要为来者树立榜样。
    她在全社会女子名流的支持下,建立了一个城中城,美其名曰:女儿国。有人抨击说:这是为吃软饭的男人提供就业的机会,把吃软饭职业化、公开化。答曰:这是体现社会发展的对称化。
    电视上有个女子在接受采访这样说道:照女先锋的说法,未来社会是对称的,那么一个城中城必然分为两城区,一边是男人娶女人,另一边是女人娶男人。同样,两城区都设有妓院,一个人,只要身体条件好,年轻时泡在城这一边卖,稍大时,,到城那一边去娶一个,以大家卖来的钱做点经营,大可过此一生了。这个未来世界可真是个好世界,人人都很逍遥的。我已不得不跑步进入未来世界。
    这个言论让我笑了一天。

10

    女儿国被查封,因为这儿成了女人的妓院。这女儿国的破产跟当年法国理想社会主义情形相当。众多的操皮肉生意的进入了女儿国,使它成为了一个淫窝。女先锋被抓,判了刑。原以为闹剧就此收场,可是街头却出现了女子请愿团,男子请愿队,高呼:“还我国土”。
    我写信给老师说:那场面比你们当年火烧赵家楼还壮观。老师回信说:女人的男人化和男人的女人化将让这个庸俗的社会大大发展,我也信仰两极社会。那必是一个崇拜智慧也崇拜金钱的英雄时代。

11

去你妈的。

97.8.11 雒城南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