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游离2003年诗选之一(17首) (阅读2764次)



游离2003年诗选之一(17首)



《你走着……》

你走着,突然畏惧起路
路是不能确定的,你继续
往前走着,成为
一个词,你打开,看了看
人行道偏移,留下无人的
轨迹,仔细检索字典
剔除视线和肉
一个字肢解为三根骨头
停顿,预感碰到障碍
折回来,抵达
另一个十字路口
机车奏鸣,载着皇后
从硬币的反面驶过
树叶晃了晃,不掉下来
你走着,没有喊出声音
更残忍的,是下面
丧钟漫漫响起

2003/01/02



《掘地者说》

(一)
日子是一个陷阱
我陷得越来越深了,发现
这样的问题
我感觉到痛苦和绝望
一个人裹着
这么多的衣服
往看不见的地方掉
下面有什么
下面只是一个概念
在结果还没有出现之前
日子张开它
钢筋水泥的嘴,一下子
把我噙住
就像一个久别重逢的情人
剧烈的咀嚼之后
节奏渐趋平缓
甚至停止不动,并排的日子
漂着两具雪白的身体
这不是我
看到了现实之后,一股浓烟升起
我就被蒸发了
现在没有我
现在所谓的我是一个象征
携着包袱和泥土
我开始下坠
仍然落不到实处,日子
是一个陷阱
可以触摸的四面墙壁
都贴着瓷砖
来自地面的光越来越弱
浓缩成一个点
一个想象的光斑

(二)
这是可能的,而且
已经这样了
事物呈现出了它的分裂性
没法让我不相信
美好的愿望
碰到了玻璃,我连翅膀
都没扇几下
就跌落在墙的角落,奄奄一息
现在我躺着
一阵一阵的疼
我没法把我的身体放平
就在我的身边
落满亲人的尸体
我的脑袋
开始嗡嗡地响
一些飞翔的幻象
从窗口不断掠过
哦,努力!哦,光
而我只能,躺在这里
挥舞着四肢
弄不出响声,也飞不起来
有几次,我就快够着
床边的开关了
爬过去吧,阴湿的踢脚板
黑成一条线
顺着这条线,我发现了
所处的现实:一个四方形
勒紧了我
电风扇还在不停地旋转着
我亲爱的人呀
告诉我,为什么
那么多的头颅挂在天花板上

(三)
并不是太顺利
下午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我的牙齿
始终没办法深入
好像碰到了什么障碍
顾不得那么多了
我闭上眼睛
咬住它,用力拖出来
放在我的右手边
又拖出一根
放在右手边……
事情终于有所进展了
在下午的三点钟
我回头一望
真让人不敢相信呀
这片坟地,已经有一大半
被我夷为平地了
现在我要休息一会儿
抽一枝烟
风吹得我的脖子根
凉凉的……
我的面前,出现了
一座崭新的房子
很多人手牵着手在跳舞
我走过去
拉住我的小女儿
来到另一间狭小的房子
我说:来吧
我们来数骨头
这些发黑的骨头
不多不少
一共二十七根

2003/1/15



《二月八日》

■亲爱的人呀……

你每天照样在床边放两双拖鞋
你渐渐地老了
你突然发现
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当你耗尽这些骨髓……

你弯着身子
继续这美好的生活
你平静地说:不

■你害怕极了……

你很清楚自己的由来
你的出生、成长以及将来
你害怕极了
连愤怒和悲伤都规定了方向

2003/2/8



《开往杭州的火车》

(一)
呼呼地响
这一个晚上
我醒来了好多次
火车喘着粗气
不断地从我的身上
压过去

(二)
我要让灯一直亮着
实在不行
我就吃掉这黑暗
直到我分解
完全溶入其中
骨头也要发光

(三)
我没有动
火车把我从厦门搬到杭州
一个陌生的地方
多么快呀,就像有一天
时间悄悄地
把我从这个世界上搬掉

2003/2/21凌晨



《以后的生活》

我的亲人
把我装在一个盒子里
他们看到
我一片一片的身体
再也不会蠕动
终于可以安心了
按照惯例
他们抹了抹眼泪
哐的一声
盖上了盖子
从此
我就暗无天日了
他们的生活
还得继续
我的亲人呀
不顺心时就会想起我
还摆在
阴暗的柜子上
他们烧香
他们在我的面前
放一束鲜花
我恨呀
恨他们就是不懂
打开盒子
让我喘一口气

2003/3/1



《我的邻居》

我的邻居
你要让灯一直亮着
夜晚多可怕
你要打开窗子
或者整夜站在阳台
看到我
伸出来的手
没有呼唤
也没有彩带的飘扬

2003/3/3



《他们是可以饶恕的》

无非是母子互相遗弃
无非是兄弟自相残杀
无非是夫妻各自瞒着偷人

无非是邻里反目
无非是抢劫放火
无非是先奸后杀或者相反

无非是挪用公款
无非是吃喝嫖赌
无非是有意无意多吞了几个人

他们是可以饶恕的

2003/03/07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已经走了二十多年了
我还将走下去,只要我还能走
还能用目光追逐
那些发生在我眼前的事情
这是自然而然的规律,我来到
这个世界上,从一开始
我就哭喊
并没有什么可以愤怒或者伤心的
以后也是如此
以后也还会哭喊
只是我不再发出声音
不再让眼泪流出来

2003/03/07



《给慧的诗》

慧,我现在另外的一座城市
天挺冷的而且潮湿
我紧了紧身上那件灰黄的夹克
这是我们一起去买的
在莲坂的一家降价的服装店里
我们挑挑拣拣了一整个晚上
然后到海边去吹风
风太大了,我们几乎找不到
一个地方可以缓和情绪
慧呀,这是离别的前一个夜晚
我们都束手无策
直到现在,我仍然对欲望束手无策
我已经在另外的一座城市
气候变冷,我够不着你的身体和香味
思念一滴一滴的挂在屋檐下
慧呀,我感到无比地渴望黑夜
你就会来临,你说好冷呀
你笨笨的身子在我的怀里扭动

2003/3/29



《魔术师》

魔术师,魔术师
呵一口气就会有魔鬼来临
它跳跃着,穿过了街道和人群
来到我的面前
一些垃圾在匆匆走动
我看到了一张纸片沿着墙角
向上翻飞
好像还写着密密麻麻的字
这是一个预言,我闭上了眼睛
我不想看到这一切——
所有人的兜里都揣着不安
从我的窗前忐忑地走过
我可以听到他们的脚步声
多么的杂乱、不成规则的声音
扼住我的喉咙
我想叫喊,我睁开了眼睛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魔鬼不见了,我又活了过来

2003/4/22



《我渐渐地爱上了一种孤独》

我渐渐地爱上了一种孤独
这迷人的气息
来源于我的商人父亲
他有着一张冷酷的脸
风从一座山头吹到另一座山头
多年来,他苦心经营着木材生意
一边慢慢地把我拉扯大
我也像父亲一样,有着一张冷酷的脸
这也许不是他想看到的
从六岁开始,我跟随着父亲
颠簸在运载木材的卡车上
窗外的事物飞快地往后退去
我最初的记忆里生活着四个男人
他们是汽车司机、检尺员、父亲和我
在山脚下,在尘土飞扬的路上
他们是多么的孤独
渐渐地,我也爱上了这种孤独
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
我像一只季候鸟
不停地栖息,不停地迁徙
以便自己拥有更多的孤独

2003/5/4



《联系》

依靠一些剥开的青蛙的皮
依靠记忆
依靠头上的两朵白花
在风中呜咽
依靠黄土的原谅
依靠草根
再次把我们的身体相连

2003/5/13



《跨进门槛的瞬间》

是的,我找到了我的爱人
流浪的旅程已经结束
我却突然害怕起来
这是不是另一种流浪的开始呢
而尘埃落下来,落下来
折射着迷茫的光线
我看到这些尘埃整齐地排列着
好像乡村送葬的队伍
从天窗到地面
它们完成了载歌载舞的一生
而这时,我感到酸楚与幸福
我的母亲,我的更多的亲人
在木椅上一闪而过
我知道我的旅程已经结束
我从阳光下再次归来
当我跨进门槛的瞬间
有着家的荒凉与疲倦

2003/5/21



《逃离》

我是在逃离,我仍然背负着水
背负着一个句子的重量
而这一次,我要选择放弃
我要把一个词生生地孤立出来
想象着这是怎样的一块骨头
从我的身体中挖出来
我还得忍住分离的疼痛
那些先天的骨肉的互相伤害
我还得搬动着箱子,靠近窗台
我还得喘息着一缕光线,挣扎着
看到不远处,我南方的家
我没见过面的母亲
渐渐地蒙上厚厚的灰尘

2003/5/28



《晃动》

我在阳台晃动
把身体里的液体摇匀
无所事事的时光
激情带来了疲倦
我晃动着体内的液体
让自己沉静了下来
然后的整个下午
茶水渲染着阳光的发丝
一缕一缕拉长的思绪
我用文字箍住它
像一个箍桶匠熟练地
摆弄着手中的铁线
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一整个下午
我用右手托住下巴
揣摩着一束光斑
在对面的墙壁上晃动
对面的墙壁
有时候有一扇窗子打开
有时候
一点缝隙也没有
好像那是一面完整的墙壁

2003/6/2



《生铁》

我的身体,我的思想
整个的是一块生铁
节奏是缓慢的,你看不见
原子在内部高速的运转

疾病无形地伤害着我
或许还有别人,从眼睛的传递中
我间接地感受到恐慌
这不是一两个月可以解决的问题

我夹着一份简历和几页复印的证书
在我出示外省的身份证后
两年的工作经验被一张病历卡
卡在写字楼外

从杭州到长沙,日子卷着灰尘
我重新被吐在蒙面的大街上
接下来的是锈蚀
接下来的是腐烂

2003/6/3



《一个凭空出现的日子》

一个过去的日子
一个我所不知道的日子
会突然来敲我的门
会有一个人像噩梦一样出现
他两手空空,没有确定的面容
也不走近我
始终用一种距离折磨我

2003/6/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