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潘维其人》 (阅读4231次)



    潘维的性格只能潘维拥有,换一个人,估计就只能干守寂寞了,因为按道理说,这样的性格是不会有朋友了。这个话不止一个人说过。多多说过,黄石说过,泉子说过,我也说过。潘维的好朋友,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江弱水总结的潘维的四个优点,非常的精确,潘维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不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差一个字就和白求恩等量齐观了。为此,江教授封潘维为潘后主,并且赋诗一首:

亲爱的潘维,当你沉默
我的寒毛躺下休息
当你开口说话
我所有的寒毛向你立正敬礼。

    我没有教授的概括能力。只能凭感觉,首先我认为潘维是一个很好玩的人。有事实为证,在浙江诗人泉子的婚礼上,本来大家都很安静地坐着,新郎新娘还未动,潘维已经和他心爱的宋妹妹(宋楠,送男?)举着酒杯敬了好几桌酒,敬酒词一律为:“孤独啊!孤独。”道一好奇的问边上的人,今天究竟是谁结婚,是不是自己坐错酒席了。

    潘维自称对于暴力美学深有研究,研究深度已经超越我省另一位暴力美学专家黄石。在安吉开会之时,在饭桌上大谈暴力,其研究成果为在座大部分人嗤之以鼻。然其兴致盎然,大有长谈止东方破晓之倾向,众人纷纷落荒而逃,潘后主演讲失败,颇有忿忿不平的感觉。

    潘维喜欢教训人,基本术语如下:杀了你!你好自杀了!你太愚蠢了!等等,潘维爱教训人,却不让别人教训人,一次杭州青年诗人聚会喝酒,潘后主携江弱水姗姗来迟,落座以后,教育众后辈:“汝等饮酒勿醉,醉者缄默,不得喧哗吵闹!”一个时辰后,为一鸡毛蒜皮之事与江教授争的面红如赤,差点演一处全武行。众人揣揣不安,隔几日,道一看见潘维和江教授在某火锅店开怀畅饮。

    潘维爱教训人,却不让别人教训人,但任何事情总有例外。

    某年某月某日,地点湖州。沈泽宜教授和一些牌友在打牌,当时潘后主可能想做一下真的后主,就站在沈教授后面指点作主。结果沈教授因不胜其烦而雷霆大发。把手中牌有力地全甩了出去。不过老教授就是老教授,“杀了你!”这样的话是不说的,只是让潘维做出深刻检查,第二天上交。据考证,第二天潘维在电话中诚恳检讨一番。居然通过,至今未交书面检查。大家感到莫明惊讶。后有一位当时在场的人回忆。其实沈老不是真生气,而是当时手中一把臭牌,乘机搅乱牌局,重新来过。此话可信,潘维被冤大了。

    其实,潘维和江教授不常吵架,倒是和浙大国文系另一个教授胡志毅经常吵架,吵架内容基本属于幼儿园范围。泉子诗歌朗诵会结束后,大家提议外出喝夜老酒,路上拦一辆出租车,驾驶员有绕道之嫌,触动了潘后主敏感的神经,一路龙颜大怒,眼看后主要下旨拿驾驶员往大理寺受审,胡教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与潘维据理以争,虽然救得驾驶员无恙,但自己被气得嘴唇颤抖,脸色发白。

    湖州活动,众人按时在潘后主指定地点集结,惟有胡教授久候不到。后主对此等违旨行为多少有些恼怒。遂打电话于胡教授,口气激烈,此时,教授正在集结地附近小店,买得阳春面一碗。刚要动筷,被这电话催得拔脚就走,后面老板娘要帐不及。是故,胡教授在路上不停告知大家受到了严重的惊吓。后主辩解,未有惊吓他人之举,此乃胡教授杜撰。直到湖州后,赋石水库的美景才销蚀了两人内心的怨气。看来,湖州是块风水宝地是没有疑问了。


    爱琴海网站把潘维称作中国诗歌界的贾宝玉,我一直认为此称呼不贴切,首先,后主是不玩同性恋的。若说潘维身边美女多,只能说明他的青春比一般人更漫长一点,这也是有事实的,浙江文学院院长盛子潮的原话:“当我还像一颗青涩的柚子那样不成熟的时候,潘维已经成熟得像一只甜蜜的西瓜,当我已经衰败得像深秋的歪脖子柳树的时候,潘维还青春得像一朵没有开败的鲜花。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是不大愿意和潘维在一起的,因为这个比我年长五岁的大哥,在别人眼里是我的小弟弟,这对我的自尊心实在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潘维的情商比一般的人高些,但是比起那些爆发户眼中只有美色,二奶,三奶漫天飞来说,潘维基本符合这句古话:君子好色而不淫。贾宝玉似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几个所谓同性朋友,也暧昧得厉害。但潘维的朋友满天下。基本上外地来诗人都由他接待,以至于被杭州诗人称作党总支书记,外地作家找到他,就算是找到组织了。所以,潘维虽然薪水不薄,但几乎月月用的精光。

    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大概只看见那些吹弹可破的香肤了。我没有听见潘维说过类似的话。
  
    说白了,潘维不应该在这个年代活着(可能所有的诗人都不应该在这个年代活着),他晚出生了几百年。他更愿意活在缓慢的时间里,活在农业社会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里。也许,他应该是一个奢侈的贵族。感受亡国之痛,一边哭,一边饮酒。至少也应该和死在杭州的宋代大词人姜白石一样潇洒。“小红低唱我吹萧”他是不会的,但是“妹妹低唱我高吟”这绝对没有问题。

    所以,潘维不上网,在这个盲人都想上网的年代,潘维另类得古典。不上网有不上网的好处。海南尖峰诗会结束后,在电话中和我说了当时的争论。我听得出其实他不是很生气。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他不知道,尖峰论争在网上炒得热火朝天。不知道也就不生气,所谓:眼不见为净。何况,在网上说潘维的人多着呢,说好话的,说坏话的。他一律看不见,听不着。装聋作哑已到禅门高僧的境界。

   潘维应该就是潘后主,他对着中国古典文化有着某些病态的喜爱。他查阅典籍,发现自己是李后主和陈叔宝的后代以后,这种病态进一步加深了。他把自己的家装修了非常古典,博古架,鹅卵石,装饰着古琴,古画。最奇特的是他在墙上按了一个绝对中式的鱼缸,因为换水不便,鱼已死绝。这个后主似乎更喜欢阴暗潮湿的江南生活,以下是一个去他家搞卫生的钟点工和他之间奇特的对话:
  
钟点工:“老板,以后你让我们搞卫生,最好叫两个人来。”
潘维表示奇怪:“为什么?”
钟点工:“我在你家觉得害怕。”
潘维:“奇怪,你怕什么?”
钟点工:“你的房间阴森森的,有鬼气”
潘维:“胡说,我不还坐在这里吗?!”
钟点工:“你坐在这里,我觉得阴气更重了。”
潘维:“……”

    其实,那个钟点工没错,潘维几首广为流传的诗,如:《隋朝石棺内的女尸》、《在苏小小墓前》等无一不是和古代的女人有关。又有阴气又有鬼气。得出结论,潘维的写作一旦和古代女人有关系,灵感是平时的两倍。

   潘维的“病态”几乎发展到掠夺的地步,他去新疆拍摄《丝绸之路》的时候,居然“强取豪夺”了文物一件,当时,新疆一位美丽的女导游痛哭流涕,请他手下留情,被潘后主无情拒绝。此作为更证明潘维非大观园的呆子,若是宝玉,肯定会把宝贝送还,再加银两若干帮助此女子安身立命。

   潘维只能是潘后主,过着后宫三千的生活,但他会爱她们,呵护她们,就像他一直热爱的诗歌,那些迷人的修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