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二十四节气 (阅读3556次)







      立春

其实学会站立很难,玩弄语言的人被诅咒
他将活不过这个春天,由里即外
别,别放弃还未发绿的草
别放弃创作的夜晚,轻微的歌声
被歌颂的英雄,天才,酒鬼
穿着紫色外套的少女,把排比句一直排到天上
把解冻的河流送到天上

我的第一次苏醒就遭到致命一击
我崩溃在自己杜撰的时间中




     雨水

打开雨水 打开雨水中的火苗
打开胶卷,以往失去了更久的以往
我平躺着述说,看着我的人
暗哑的声音,我是在说打开声音
打开听不见的旋律,打开疲惫
取走内心的池塘和山路

我走在三月的恐慌的表情上
我走在三月湿漉的嘴唇上
仿佛一只野兔走在狼开辟的道路上



     惊蛰

我被第一声雷打入地狱
却被第二声雷拯救

接着是第三声,第四声
谁能让我摆脱这生生死死的轮回



    
       春分

清晨,我依然没有看见数枝上嫩芽
他们说这是一个开始 蹩脚的想象
像我失去了头发的头顶,一览无余

哦!我真得没有力量
分开着沉重的春天




       清明


在一杯酒中怀念自己生前的人
注定要被鬼作弄,今天
你的名字将被提起,被点燃
祖父的瞎眼只有在几天明亮
他看见自己的新嫁娘 看见力量
看见漂浮在半空中的花轿

今天,饥饿的人是无辜的
他们一边消散,一边哭泣
把傍晚的最后一缕光
交到一个陌生人手上


       谷雨


我坐在一粒谷子上,也许我需要旅行
但最好是提问:我要何时结束冗长的抒情?
忘记汉语像忘记眼前绵长的细雨

他们存在,按部就班地折磨我
仿佛我一小块干燥的泥土
被手工艺人看中,即将成为一只
形状怪异的陶罐,或者是
一个内心荒芜的哑巴
事实上我坐在一粒谷子上
等待,雨停了以后将举行的葬礼



      立夏

夏了,夏了的天流着汗
我是其中最咸的一滴

一个比喻一个比喻地走下去
还有多久,我能找回破败的自己

兔子死了,孩子的哭声
河流转了一个弯,进入我的夜晚

树林中有蛇出没,胆怯的小眼睛
被几个形容词装点的花,你开放我就枯萎

但我还要走下去,寻找理由
像寻找一片没有遮挡的树阴




       小满
          ——给尚德兰

快满了,色彩和阴影
仿佛这个晚春,用雨水和宽大的树叶告诉我们
街道其实可以切割成湿漉漉的美
像忽视我们的季节馈赠的丰盛的晚餐

换一种说法,我们轻易进入了晚霞
和一杯酒的时间。有人说
你是美女,像西湖,白堤
印象画廊,为什么不能是其他
比如在船坞中修理的误解

谁知道了,你似乎很爱这个城市
但杭州,在我的眼中
除了我,什么也没有。





      芒种


在下午,在闷热的午睡中
我一直牵挂的一个意象
如同牧羊少女温柔的鞭子
落在谁身上,谁就要一生歌唱


似乎为了完成一个简单的任务
觅食,寻找一个对话的人
我木讷的表情中有苔藓在暗暗生长
你没有看见,弓着腰的农人
正在想念黄昏时候的一壶酒
而我在想,如何用一根线,把自己串起来




       夏至

我们度过了一半时间,亲爱的
在春天扬起的灰尘中,我们
度过了病痛着的时间

夏天将要来临
夏天像一只手机那样充着电
它会把我们分开,像分开花朵和树枝
在远方砍木头的诗人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亲爱的,这些你不会关心
就像我不关心。手持股票从高楼上跳下来的人
他们的智商要比我高的多
高于即将到来的炎热

可是,亲爱的
我多么愿意后退着生活




       小暑


多疲惫这金甲虫,口含隔夜的清露
你低飞,给我精致的叙述
像一个古代的行人,宽大的衣服上
绣着细小的启示,在我的文字不能企及的地方
你会留下小小的谜语,却把谜底藏在我的鼻尖上

多悠闲这金甲虫,在郊外你躲避惊恐的城市
迷恋自己创造的小小的风暴
强烈的阳光将充实你企图暴乱的心情
这一次,我们甚至不再理会
那些野草揭竿而起的行为




        大暑

有人来了,带来了阳光和灰尘
新鲜的事物,排列有序的风
他说:“诗人啊!你们应该秉承传统,
小心翼翼的活着,写作是你们应有的本分。”

我知道,忧伤毫不足道
怀里带着怨恨的人,嘟囔着靠近自己坟墓
旁边躺着他的祖先,哦!
此时,应该静默,就连汗水
也应该停止流淌,忧伤毫不足道
龟裂的土地上站着远方的来客
带来阳光和灰尘,他将演说
用古怪的手势,我是他唯一的听众



     立秋


我无法克制的空洞的咳嗽
像从干枯的花冠中逸出的最后一丝芬芳
这会是一次完美的飘落
从三米高的地方开始
我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

十年前我还爱着黄昏的西湖
——淹死了多少男人的荡妇
他们失去了四肢、躯体和思想
他们留给我失眠的眼睛
越睁越大的眼睛

死寂的光
穿过蝴蝶垂死的翅膀


     处暑

有三方向,三缕烟
三个女人谋杀这个城市的眼睛

我没看见,为了活命
我在学习呼吸


        白露


白露为霜,用文字裁剪的水鸟往南
石板小巷停止倾诉,我需要打点自己的思路
像出卖肉体那样出卖自己的灵感
虽然,总是被打断,一支劣质的香烟
不断熄灭,又被一只优雅的手不断点燃

我不知道是否有解释的必要,比如路很滑
比如泥泞和陷阱,我憋在喉咙的胡言乱语
纯情是一剂毒药,谁毒死了自己的未来谁就是英雄

我的慢越来越快,浅白色的音符被黑色的旋律湮没
再快些,我就摸到祖母烙满时间的脸


       秋分
         ——题一幅壁画


村姑,今夜你要送给我清水和食物
你亲手酿制的美酒和你含羞的眼神
今夜,我们庆贺你所获得的丰收
你羊脂般的身体,天一黑就开花

村姑,今夜的谷仓堆满了情欲
乌鸦不断挑逗已经安静的河流
我想在你的皮肤上留下诗歌
它曾经穿过我的身体,缓慢地
村姑,像你水罐上的铭文
你的祖先教会你割稻插秧
教会你生儿育女,那么,今夜
穿过重重的天堂和沉寂了五千年的岩壁
请向我伸出你的冲动,抚慰我隔世的忧伤


            寒露


我想,我应该做完一些事情
趁寒潮还没有来临。做些什么呢?
洗干净内裤,或者某个女人的文胸
洗干净自己不洁的想法,退一步说
我可以洗干净黑夜,直到黎明

我想,我应该出去走走
趁我的手,还能放在裤袋外面
在背光的地方,我和轻薄的月亮
相互握住对方的手,我们可以完成三分种的爱情

然后,我会亲口告诉她,我爱她
仅仅是因为她离开了我


         霜降
            ——给亲爱的女儿

今晚我一个人,孩子
我一个人看见霜落下来
童年的瓦片在颤抖
孩子,此时你可能在玩耍,或者已经熟睡
我是愚蠢的男人,却希望你能坐在我身边
像一块干净的手帕,抹去我记忆中的泪水

今晚我一个人,孩子
看见你从梦中醒来,微笑
我的诗歌因此诞生,不过请原谅
我亲爱的孩子,这不是对你的祝福
对于幸福的承诺,像少年的情话一样不可靠

但是,今晚我一个人
看见霜落在你的眉睫上
落在我双鬓上


       立冬


我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很清晰
这是江南,没有什么会被冰冻
包括一次长久的分别,几个糯米团子
发苦的声音,我挺不直的背
水和春天一样的流,只是慢了
更慢的是我挪动的步子
如歌的行板,俄罗斯的忧郁
我在桥上看着乌棚船
总有一块橡皮,把存留的世界
擦得干干净净,只要你允许
只要我愿意


       小雪


我在睡梦中写诗,一大群人在我后面
他们因为破碎而显得高贵
洁白意义被我数次篡改
可他们不在乎,即使手中的旗帜成为碎片飘落
在经过的道路边,他们随处可以找到家园

十一月,什么事也不会发生的夜晚
应聘者等待的消息像死去的闹钟
但时间依然讥笑着前进
我准备讽刺自己的哪一部分
当天空布满阴霭
当体内的水慢慢凝固




    大雪


这天阳光灿烂,我向北走
越过灿烂的阳光,十二月
内心的山谷被雪填满

红狐,红狐,今天你要去哪里?

今晚月光死在河滩上。只有
我在祭奠,用茶叶和鸦片
月光,谁能用内心的积雪
换来一场刻骨的爱情

红狐,红狐,今晚把你埋葬在哪里


        


    冬至
   冬至大如年
         ——民谚


是不是必须搬出祖先
才能抗起这个沉重的日子
那些蛆虫啃食干净的骨架
比风还轻,甚至轻于他们自己的阴影

更轻的纸钱在颤抖的火苗中化成灰烬
无论是富有还是贫穷,死去以后
我们都将得到充足的财物
并且作为一个无聊的守护者
偶尔,从大理石的杂乱的纹理中
露出虚幻的脸孔


        小寒

日子走到这里,应该允许停顿一下
美好的愿望已经落空
我在故乡思念我的故乡
他们说:“不容易啊!还活着。”

这么说的含义,也许是我应该去死一次
至少假装失踪,如同某位我尊敬的诗人
不断的进入洞穴,再不断地爬出来
事实上我是一只田鼠。啃食自己的手指
事实上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巢穴
哦,进去了,我就不再出来




        大寒


冷吗?在这个国家
冷吗?被语言俘虏的家园
青石板和杂草,土地僵硬的手
冷吗?我的兄弟,永远不想开口的文字
卑劣的心态我们让它冬眠

冷吗?拉车的人
你拉着一家人的生计
对旁人来说是多么微不足道
冷吗?抱着婴儿的少妇
你是我前世的母亲和今世的情人

冷吗?我的亲人和敌人
冷吗?我的大地和河流
冷吗?我的祖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