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纸上长安(组诗10) (阅读4121次)



        
         纸上长安(组诗10)
                           耿   翔


1、西安秦兵马俑记

泥与焰 ,越过汉字的
最象形的记忆,把一群从黄土里起身者
很安静地送回黄土

泥在泥土里站着
而焰,深入泥的呼吸
像在一个人身上,藏下战场的喘息
像在农事繁忙的原野上,暗合千年伤口
却让旁观者,看见一棵桑树
正沿着一位俑士的泥身扎根
采桑子的日子,让谁想起
丝绸与皮肤的触摸
要比铠甲绵密

而站在一直拥挤的坑边
我怕,怕人群怂恿的目光
再次诱发他们身上的杀气。麦田如衣呵
还耕者一个朴素之身
握剑的手,握住一些手工的农具
像从命脉上,一把握住
失去多年的童身。让我跪膝
追思秦人,一次盛大的土葬

泥与焰,在一块麦田下
已经彻底冷却。而手模集体被缝补过的
肢残的兵马俑,秦人的气息
穿越汉字,扑面而来


2、古典的秦腔

像一些古典的庄稼
被活活地挤出泥土,也像一些古典的人
被迫着离开家园。而在集体流浪的
路上,我看见一些人
或许还有一些物体,背负着
一些古典的秦腔

这像在陈年里
叠起的补丁,被反复缝制在
秦人土布一样粗糙的身上,背着很沉重
卸下也很沉重。但被日子
打磨得愚钝的心里,不能没有
秦腔彻夜的折腾呵。活动在骨头里
也是一板唱腔,或一阵响器
淹没下的喘息

而在长安,堆积遗物的城墙根
被挤出时尚的秦腔
依然被一群人集体收藏。他们可以褪去
身上每一件多余的饰物,就是不想退出
这里的每一个夜晚。如果靠近
他们中的一些年长者
秦腔的气息,就是活到最后
所能守住的呼吸

这时,我多想喊住
路过长安上空的云朵,落到这些人群中
对着某张凝重的面孔,随便擦一把
就是秦腔生动的脸谱


3、长安之夜

许多想歇息一下的人
又在长安鲜艳的夜色里,变得精神起来
藏在大地,子宫一样收缩的
肌肤里,是被阳光
遮挡了一整天的隐秘

这些隐秘,会让一身脂粉的长安
自己揭去表面的温情,看到深处的病灶
而我的不安,来自我不能得知
那些和我当年一样出身的
乡下兄弟,他们如何
对这座城市下手?他们身上
那些很野性的东西,能否感动
今天的我

他们今夜身在
这部废都的哪一个章节里,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身上,有没有故乡的痛楚
他们心里,有没有亲人的印记
相关于泥土的,一些情节
放在乡下,或握在手上
都无法减缓,他们步入夜色的脚步
像一只鸟,避开楼群的锋芒
歇下白天的一翼,打开
夜晚的另一翼

其实,在长安之夜里
所有的富人,早已隐身在市井的另一面
只有一群穷人,像在刀刃上
享受或者挥霍


4、女儿的手指

除过母亲的手指
这是我握得最多的一双呵
她很像众神,从一个遥远且神秘的地方
带着体温,递给我的
一段音乐

很多时候,女儿的手指
总是从背后递过来
像把一种丝绸的感觉,悄悄放在
我需要最亲近的人,倾诉或抚摸的心上
她被琴键,磨练得动人的手指上
握有众神享用过的音乐
作为礼物,我不敢过多地
接受或私藏

其实,我最想看她
用流动着一位诗人血液的手指
弹奏马勒的《大地之歌》,并且告诉她
我们不要天堂,要大地
要我的母亲,一样朴素的大地呵
还要用一生,贴近她的某个部位
像一只蝴蝶,把飞翔
放在一片草叶上

如果我的骨头,能够打磨出
几枚雪白的琴键,我一定和女儿的手指
做最亲密地接触


5、活过时间的草根

这个季节,长安
能转过脸来让我看的,就是一片青灰
青灰色的城墙,这些在唐朝
就已调和好的底色,把一种再也
磨不旧的容颜,留给大地

站在这里,长安的肤色
不是在西北风里,被传唱得天昏地暗的
一片土黄。尽管少有的绿色
迈过渭河的臂弯,用一丝水痕
照应着褪色的天空
但青灰色的高古,让冬至后的长安
依然站在唐诗里,解读着
一个帝国存在的暖意

而冬天里的城墙
更像一卷青灰色的唐诗,被野性的风
整体地捆放在长安的中间地带
我的手指,很想长久地抚摩这些汉字呵
让一个帝国的呼吸
穿越青灰色的墙体,直接激活
唐人的血性。我一生中
写得最疼痛的一段文字
是有关长安的笔记

一个人的时候,我很想
贴着城墙,用我顶风挖过野菜的手指
在大雪无痕的砖缝里,寻找那些
活过时间的草根


6、碑文

能被人从背后
拍上一把,或喊一声兄弟
他一直低着的头颅,会从他的肩膀上
活着抬起来

这是昨天,在一处紧邻
曲江的工地上,我的乡下兄弟
被我抓住肩膀时,我从他破败的脸上
抓住的感觉。我的心
在一瞬间跳过,大雁塔的高度
然后急剧地降落
甚至沿着,他庄稼秆一样
粗细的腿脚,被地面
撞出痛感

我知道,乡下的温暖
不能卸下,他生命中承受的全部重量
长安的苦役,能弥补泥土的清贫
为了抹去,乡村中那一块
麻木的愁云,他用剩余的力量
复制着长安,消失在脂粉中的
那座园林。而芙蓉
正是他在乡下,守着窑洞的
妻子的名字

如果可能,我会吟一篇
叫做大唐芙蓉园记的碑文,并且郑重
刻在他抬起来的头颅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