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古诗残简 (阅读3745次)



秋水

面目不清的,秋天
浑身裹满五颜六色的处子
它的身体里,一定流淌着伤水
无人见过蓄意自残的水,
究竟具有什么样的颜色
所有的秘密都被漫山遍野的凋零之声
打乱,遏杀,或者湮灭

唯有在干树丛里喘息的秋水
或者曾经容纳过秋水的干沟
它们惦记着,大地出汗,乱鸟群栖


长天

一声呼喝
被早已断流的干河吸收。
那是一条丧乱的海绵
接纳一切死亡的,本无生命的器物

而这声绝望的呼喝
在如铁的云层间回荡。
绵密的,锋利的,肉体的反驳。


落霞

天地之美
亦不会久长。
这是轮回之所
必有时间之手的慢慢揉搓

但心怀落霞之人
一定对红尘心存幻想
那最后的一缕,
终将搭上眉头。


孤鹜

把一颗心盛放在
天空的盘子里
它仍然清醒地跳动

它不死亡
源于孤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