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从结绳记事开始 (阅读4016次)



    在史前时期,人们为一些事情欣喜若狂,或为一些事情黯然神伤,不禁叉开双腿,在那里蹦蹦跳跳,于是,产生了舞蹈;也许,人们觉得还不够过瘾或解忧,又在那里击打什物,从嘴里发出嘤嘤呀呀的声音,于是,产生了音乐;也许,人们觉得还有什么东西应该记下来,于是,产生了文字、文学和绘画。
    可以这么说,人类艺术都是从最简单、最原始、最质朴的冲动开始的。离开了这一发端和原则,艺术必将变得虚伪和浮躁。
    而现实的情况是,大多数艺术家撇开了自己、本土和人类本身,进入了制造和作坊时代,让人倍感失望。这时,幸好有邱正伦的新书《审视现代艺术》和《艺术价值论》出现,它们及时纠正了这一误导。
    英国美学家、艺术史家恩斯特·贡布里希在其杰作《艺术发展史》中开篇就说:“现实中根本没有艺术这种东西,只有艺术家而已。所谓的艺术家,以前是用有色土在洞窟的石壁上大略画个野牛的形状;现在的一些则是购买颜料,为招贴设计广告画;过去也好,现在也好,艺术家还做其他许多工作。只是我们要牢牢记住,用于不同时期、不同的地方,艺术这个名称所指的事物会大不相同,只要我们心中明白根本没有大写的艺术其物,那么把上述工作统统叫做艺术倒也无妨。”我是这样理解这段话的:如果非要强说有“艺术”这个东西存在的话,那么它一定是永远伴随着人类的生命活动以及宇宙万物的奇特变幻的,而且,是永远小于真实的存在或超乎寻常的想象的。
    邱正伦长时间浸泡于高等艺术院校的教学与科研前沿,走遍了中国艺术创作的山山水水,并且,他自觉地把自己置身于哲学的高度,经过长时间的体悟参透,从而形成了一整套属于自己的价值评判体系。这样,他放眼中国当前艺术,自然能抓住当前艺术创作的难点、热点以及症结所在。可以这么说,他的这两本新书是与艺术家的心灵对话,是深入当代艺术的血脉之作。他在审视现代艺术和清理现代艺术残渣的同时,给艺术家们打开了一扇通往未来和澄澈之境的大门。
    在中国艺术界,另一个现实是,大多数史家、理论家阐述自己的理念时,往往喜欢动用艰涩或所谓“科学的”语言。这种现象其实不是为了“启示”读者,而是为了展示、炫耀自己仅剩的一点“才华”,对读者进行“垂教”,让读者对他们肃然起敬。其实,我们应该把这一现象反过来:这些史家理论家才是真正需要启蒙、聆听的人。
    邱正伦有所不同。多年来,邱正伦一直坚持诗歌写作,这为他的理论著作增添了许多耀眼的光辉。这些光辉是语言的形象、句子的质感、行文的美妙、思考的缜密、批判的犀锐等等。并且,邱正伦不忘从具体的艺术家入手,找出他们创作的成功和失误,从而进行具体的文本分析。这样,他的文字就有了一种具体的细节和思辨的理论奇妙结合的魅力。
    从具体的细节进入艺术批判、进入艺术史撰写,我想,这正是当前中国艺术工作者应该做的工作。
    前不久,我看到一篇写圣雄甘地的文章,作者意思是说,圣雄甘地之所以能长久坚持“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最简单、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他一生热爱纺车,而且,在纺线的过程中,不忘和周围的劳动人民进行交流、了解他们内心的欢乐和疾苦。我觉得,这是我见过的对圣雄甘地最恰当、最合理、最有意思的解释。
    这个故事再次说明了真正的艺术创作也应该像最质朴的人做最质朴的事情那样:有一颗“结绳记事”的心,从最简单的开始做起。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心灵和耐力,邱正伦的理论写作才会行之有效,才会发出隽永的光芒,在漫长的文字道路上占有一席之地,并以此进入永恒的历史循环。

(《审视现代艺术》/《艺术价值论》,邱正伦/著,人民美术出版社2005年5月版,每册定价:30.00元,共两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