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告别地球】 (阅读1967次)



【告别地球】
  


《冬    天》



飞雪在树枝上越积越多,我跨出围栏
我跨出夏天和秋天在广场推崇的高耸旗杆

裹紧大衣时我感觉饥饿
我饥饿鸟一样向四处飞开

冬天象饭一样使我的鸟儿不见踪影
我只是一个零件,被日子这架机器
反复震动

跌落的时刻是一声叹息
我一直带着叹息长大

天空是一声大叹息    
我是小叹息

长在一棵树上歌唱过月亮
那静静的月亮是一个故乡

世界上我的脚印草一样乱长
世界上没有属于我的门槛

月亮,我只有一把开你的钥匙




    《大    海》

那在肋骨与胸腔里每天工作的,是大海

滋养着水草与深深的峡谷

城市在眼睛里以一只喇叭的形象出现

杂音是扫帚演奏出来的

彷徨是街道制造出来的

孤独的月亮和孤独的窗帘在暗示

爱情是属于蚂蚁的

我右嘴角一直苦笑到希腊
这个我不认识的国家

曾经秧苗一样暗示我生长




《太    阳》--贪婪是太阳

太阳每天摸我的头发,月亮每夜制作梦想
我敲锣打鼓欢迎飞翔,仔细观察老鹰的翅膀

我学习水的源远流长

眼睛很小向往岩石
蝴蝶自己折磨自己,写出美丽的诗

终于碰到沙漠,偶尔有雨滋润
但落下就消亡

我画蜻蜓在墙上,画波浪在车站里

我写作白纸的愿望

微笑象钱一样四海流通

孩子们都象歌声一样

终于碰到沙漠,美景是一时的欺骗

我们匆匆忙忙地奔向美景,太阳在天上冷笑

一辈子深深的沟谷,堆满了烂泥、破碗、
断树枝

波光永远在皮肤上闪烁

夏天,皮肤就开始变黑

时间一到,我们就都象钢笔水一样


  

《政治与艺术》

让我用图章盖上我的名字
盖上我的歌声和鞋子

让我亲吻它的鼻子
蒙住它的眼睛拉下它的裤子

让我和它隔着河赛跑
让我们背着岩石赛跑

让我把大海灌进它的肚子
洗它的肠胃再擦亮它的眼睛

让我给它戴上一顶太阳的草帽
让它去赶牛,割麦和站在田埂上

小腿有蚂蟥叮咬着

嘴里在喝汽水

让我和它变成兄弟,我每晚上带着它

去见识弄堂

在一把吉他的摇摆中,我和它翩翩跳起舞

二支摇曵又摇曵的凤仙草,高高的

和云彩一起流浪,和鸭子一起歌唱胃口




  《水》--水里的死亡

死亡。 终于来到我眉毛上
它向我的鼻梁漫延

山坡与山坡对歌的日子,回音象老酒一样

我皮肤上每一根麦草都抖动阳光

终于这首诗写到尾声,房屋的尾檐上
有一只风铃

我认识的姑娘们都离开了风铃

把自己象一件衬衣晾出去,做蛹的日子
这些自己研究自己脸的日子

秋天一样在大地上枯黄了

以后是着火的日子,燃烧纸张的日子

象一只
深山茅草中跳起来的虎,张开蛇的牙齿逼近

感觉上我的皮肤、肝、肾、肠、肺、胆,
结冰的日子




    《月    亮》

把自己缩小起来,缩小到一条河里

我离开家,带着我的脑袋去访问葵花

它始终向往太阳的脾气

我血液中有一种它的节拍

把阳光聚拢到手指甲上

我带着它出外去寻找篱笆

我把我圈在笑声中间,和笑声一起头枕着菠萝
把家搬到葫芦的门槛上

我躺在一只南瓜的心里,仔细倾听
芹菜在冬天里诉说梦想




      《人》

空气与空气相互凝望时,树叶在背后悄悄生长

孩子与火烧云相互怀疑时,夏天不穿一点衣裳

星星在后院里排着队出发

音乐培养音乐家生长

天空是一面旗帜飘扬在沉静的眼睛里时
碗里都是忧伤

风象时间一样,只要你抬头

泥土就是花朵的营养




   《 哭 》

瓦片与深井组成我的房子

跳跃的马群曾拉开我的心事

围墙围到我脚背上生长起菁苔

瓶子里装满我的叹息

城市里连汽车都是爱情

广场上连喷泉都是信心

白纸上云彩在种植花朵

眼睛在太阳上生长出旗帜
岁月楼梯一样往下去的日子

手掌只能与空气交谈

窗外的音乐交换着黑夜

只能把咖啡泼到散文上
舌头和石头一模一样

只能把朋友想象成壁画
把壁画想象成起伏的波浪

想象波浪在家院里歌唱




    《梦   想》

我打开油菜花的窗口,我抚摸围墙的后背
我怀着栅栏的心情哼起一只飞鸟的歌

一支波浪推波浪向前进的歌,翅膀拍打着波浪前进

我躺进宝塔的心里,臂膀上长满蕃薯叶子
松树站在我肋骨上歌唱阴天跳舞的雨水
屎壳郎钻进我腋窝

躺在我腋毛上梦想他的女屎壳郎

我跟在闹钟背后,剥开泥土的肚子去工作
我和瓦片一起接受露水

我与水稻一起长到大地上来
我怀抱着启明星,嘴唇亲吻黎明

我坐着云彩的飞机降落到历史的最高山巅
为能看见更远的烟囱、壁画、阡陌、绿色涌动

一块远伸的挂毯
我树叶一样全身微笑起来




      《 歌 》

我甘蔗一样担心到昨天,我一直坐在栏杆上担心
我月晕一样担心月亮,我下雨一样担心明天

我下大雪一样跳舞在冬天

我吃饭一样遐想在窗前

我晒太阳一般享受在书页里

我听音乐一样叹息在诗歌里

洗衣服一样我发愁我的生活
抽烟一样我享受我的幻想

节日骑自行车一样按按铃就逃走了
放鞭炮一样笑声永远喘着短气

最好带个琴声一样的姑娘去夏天看别人钓鱼
最好钓一条天空的小鱼

告诉太阳要用燕子一样的心情爱我
要用夏天的心情关心我穿过的每一双鞋子
骑过的马、拖拉机、我内心的广场
落叶和飘飞在宗教上的旗帜。  眼睛的云朵能自由来往




  《英   雄》

只有歌声向歌声表示向往
波浪就等于手掌一样

只有海洋向海洋演奏天空,桅杆
便竖起衣领希望

让光芒都流到栏杆的背上

让地球象一张太阳的嘴巴

当雄心被寂寞的外衣引诱
在大脑激荡起锣鼓的家乡,当大鹏又一次

飞过我的头发,麻雀象我穿破的短裤
看自己象看一棵路边的梧桐
叶子是一张时间的笑脸
                蚯蚓
        在地底下运动
            它和泥土
            相亲相爱

春天蝴蝶又穿上花衣裳




  

《还   乡》

             沉默。
徽章被麻雀的羽毛覆盖。

光辉象一块块撞碎的木船板。

挺立海边的悬崖,老鹰曾一次次屈服于秋天

所有风暴都酿成烈酒,滋养眼睛
滋养人一次次翻越石块
            耕殖泥土
种出棉花、诗歌、和烟囱

当女人象歌声围绕你的肩膀
趴在你的耳朵上诉说菜园

郊外阳光轮船一样行走
在草地上激起笑声的饭香

回到大地上来
把手掌种植在芭蕉树下

把眉毛按到明天的脸上

但愿天气象照片一样    
我靠着城市的肩膀

我靠着一片葡萄的阳台,在空气里遐想…




《尾    声》--死,是一缕烟

我的鞋自由来往以后,就破了

和猎枪一起做狩猎的梦,和狗熊斗争
做欢迎的梦

所有帽子都是我的帽子,所有的鸟
都是我的眼睛

风这只口琴曾吹奏我的头发,以后又去吹
别人的头发

日子在眼皮上一碰就过去了,只要是太阳
大地就没有家乡

开始醉酒,我举起手掌拍击天空
我翘起脚尖指点森林

星星绘制我国家的版图,在许多刀枪中
我的刀枪一直在微笑

我一直和好诗握手

和草坪相亲相爱耳朵一直回避大街

我最喜欢穿太阳这双鞋

最后的钟声终于翻开了我的瓦片
我身体的各个房间都开始冰冷

在这座城市的围墙上我仙鹤站着,独立光明的心
地上天下的时间一样,无家
可归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