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敬 献】 (阅读2205次)



【敬  献】
        

           ---- 这首诗我献给我的父亲。他这一生的错误、固执、豪爽、天真、愚蠢、大笑、浪漫、迂腐与受尽挫折却始终怀抱一份莫名其妙的理想主义的感情让我感慨、气愤、又充满敬意。



一、 丰  城  镇


祖先的宝塔将黑夜带走
我的指甲隐隐作痛
是哪一匹白马?是哪一朵胜过额头的牡丹
将最亮丽的瓷器赠送给反复赞颂的大地
将百鸟的翅膀坚持向黑暗灿烂地歌唱?

太阳将走远的人们一一唤回,我的身边
草地和悬岩闪闪发光,香料使一座小城茂盛
    大道走向南门,火焰将童年照亮
    他们在白纸上写满了波涛
    他们在岸上开口倾诉
一片月光将所有的家庭插满鲜花
那个简单的男孩,弄堂的鄙视者
    谁?把最初一张灰色的纸牌
    高举着越过
    梦中逐渐开阔的世界
    把最初一滴玻璃的露水递到他手上的
又是谁?那个漂亮的卷发少年
在舞台上将手风琴的音阶占领
将他满头的热情挥洒在每一张翘望的小嘴上

    谁是我逐渐走远的歌声?祖先的启示
    被谁秘密地掩藏在桥下
越飞越高的鸟,我将是你们的第几卷史记
追逐简单的男孩他从小就走遍了  
    陶罐上
    最隐秘的道路
他从小就走进了一朵花的心里,在那里
他浇水、造床
安眠和制作群星
他从小就将整座小城扛在肩上




二、 父   亲
        

        --儿时,父亲每年春节带我上对面山上的
        宝塔去刻一首诗,直至平反返杭为止

    父亲将名字刻到宝塔上,每逢节日
父亲的手指就指向宝塔遥远地歌唱
在河流的下方,
    七棵杨柳向父亲致意
    它们将春天挽留在岸上
带着笔,带着沉重墨水的他,我祖先中最近的一个
    最亮的一颗星星是他
    最早抛弃的一句誓言
习惯在天空乱走,习惯将字迹留在门楣
    高声朗诵瀑布的他
    我祖先中最疯狂的一位男子
在厨房门口大声说话,在大街上
伸手指点出真诚的女婴,在布匹柜台前
    将一场秋风的灵魂分析
    归纳,最终把时间一把抓走的
生下我的男人,北风的大兄长
他走过小城时留下空旷
    留下不经意产生的爱情
    风铃和嗓音
在每一个家门口他的名字
被人指点,我跟着他
    闲暇那么在行,而歌唱更加在行
    我只能将自己的光辉限制
跟着他,将钥匙自信地紧握在手上




三、 日    子


(父亲之二)

日子好,喜鹊将乌鸦彻底赶走,站立窗外
    我的河流正对着香椿
    一大片河流在早晨发亮,起雾
    高高兴兴的邻居在刷牙,
站立堤坝上,他的儿子
身高和我的身高一样
    他的双手抚遍了宝剑,他的眼睛的光辉
    在宝剑的光辉下将禾苗看遍
    将每一块庭院的空间丈量
    他宽头的皮鞋
    梦想又一次
从咯吱叫喊的阁楼下走过
    抽屉深藏勋章
他喜欢在风中乱走,在风中,
他张口就出现一条大江
在早晨的风声中,他宽大的裤脚呼呼有声
    大雾没有解决
他的睫毛还没有闭上

竹席上他的语言出现,他一开口
    邻居的父子将午餐遗忘
在黄酒中,在挥舞笑话的大手下
    香气将后院笼罩,所有的乐器
一齐向快乐的葡萄演奏
    在卵石后院,在爱情的外面
他一高兴
我们大家就一派风光




四、 南    门


我穿过电影的最后一格
走上台阶
两盏路灯中间我的脸
雪山闪耀苍白的反光
诗歌寒冷的帐篷
被我的手掌轻轻推开
呼吸是最后一道密门
最后一根沉默的手指穿破窗棂
直指大桥背后的荒滩
    
大雪的微笑纷纷扬扬
覆盖我朝阳的道路,我跟着他
一个相貌和善的黑眼睛男人
他双脚踩在风的头发上
我只能把手伸进他的臂膀
我跟着他
最后到达他木头的门槛




五、 大雪的微笑


我走不进他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贴在粗布西装后襟上的村镇
站起来就落到了鞋子以下

大雪的微笑纷纷扬扬
他象一粒纽扣坐在床上
我低下头
自己象一份文件被发往墙壁
冰凉的手上
      
      


六、 青 铜 器
        

我把家中唯一的青铜器
用河水清洗,我穿着最好的衣服
我头上抹着最好的发蜡

曾诱惑我遗弃瓦片的云彩
此刻在河面上将我等待,它等待冷风
天早已大亮,它还在等待着风声倾诉
它快要离开了这里的庄稼
      
太阳向大米大笑,坐在马车上
它将它第一道金鞭轻轻抽在
我仔细清洗过的青铜器上
它走得还要远,只要是空间
马车就把家安置在马蹄上
      
风筝在意外的人群中出现
我忽然看见屋檐,我忽然看见了
竹林下的大海
风筝在手指上不断出现
      
清洗着青铜器,我神情严肃
我神情里一片尘土泛滥




七、童    年


童年展开翅膀的钟楼,这时候河水在把它照耀
盖着红瓦的宽阔屋顶
这时候蝙蝠在眉睫上起飞
在堤岸上,鹅卵石队伍中空开的泥土
一点素净的灵魂
我看见他笑微微地走出后院
绕过葡萄悬挂的初春,他跨过阻挡黑夜的门牌
带着一缕阳光的种子
他伸手就指出了广场的出路

之后,他象成功的石榴,但花朵的心灵
早已落叶
之后他飞起了一只风筝
在天空悼念最后的春天

我额头紧贴着一堵砖墙
我头发飞舞地记惦他,我面对一面
玻璃的大镜子
我四肢沉默地惦念他

越过无数的耳朵与头发,我记着他
每晚匆匆地穿过汽车
斑马线与苹果摊阻隔的马路
臂弯里紧挟着两株青菜




八、天 上 的 大 门


天上的大门向钥匙打开,我紧握着钥匙走出门槛
叫菠萝为我开除秋天
一把刀就叫我升起笑脸
丰城已随着燕子飞走
我将横着身子穿过桑地,我将
折断芦苇跟着你走开

大海将所有的炊烟升起,是我在点火
是我在你们的面前做梦
从一片竹叶上我飞向天空
  
割稻的人们,我将跟随你们锋利的刀刃
一起走进安稳的睡眠

骑着满披朝霞的白马,我赶紧离开
我赶紧将自己托付给雨燕

脚上的道路向四面展开
我痛哭和大笑,我抓起一把土
挥手我就与自己分开




九、   女     子


女子,最香的花是你斜视的大眼
长在天空上,使我的日子离家出走
使最亮的星星走上了岐路
我当然年轻,在爱情的阳台上
我当然向人间的梨花翘望
离开所有枝头我选择你的娇媚
我欢笑从此是你的随从
你忽然向我赠送眼睛
满堂都是男人,你嘴唇忽然向我走动

你忽然把烈火一把抓起
在风的吹拂下,你忽然
果断和冬天并肩靠拢

把所有生活赶出池塘
我要晒干你头顶的全部湿发
靠着树倒下,我看着你走开
我看着你的娇媚被冬天摘下

最灿烂的花是你斜视的大眼,盛装的女子
我要在火把下出尽丑陋
把所有的皮鼓
一齐擂响
我要一个人把所有的花朵赶出家乡

  


十、凋    落


男人用手臂搂着她,这时候
她显得更苍白更渺小
在一杯红色的葡萄酒杯里
落花在轻轻诉说
我最后一次凋落的消息

咖啡色的玻璃窗外,街上起风了
梧桐叶像桌上宽大的抹布在无言地工作
最后一支乐队在九点半离开
钢琴的手指,音乐的暗示
从眼睛的栏杆上依次走远

我也跟在一双皮鞋的后面
他仰起头
赶忙把两扇门一下子推开
        
从此我的梦想就穿上了道路流浪的灵魂
月光下闪闪发光
唯一看得见的一座高塔
        
我和时间把日子分隔成赞颂与承受
走这么远,我站在自己的堤坝上
我独自站到自己的高塔上
手里拿着一柄小刀
为树叶和孩子们亲切握手时
唱出的歌曲
在他们背后
我终于说出了太阳和我姓名中天空的节拍




十一、手掌上与大海告别的人
          
               海客谈瀛洲
               烟涛微茫信难求
                  --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手掌上与大海告别的人,他今天将黄酒彻底痛饮
他今天将擦亮大海的眼睛
他袒露出胸脯,开阔一大片遗漏的天空
在菊花的晒台上,在青瓦将高歌限制的竹椅上
山峰一开口就站在窗外
在洗衣女将爱情哺育的石板上
他伸手就指点出入迷的蓬帆

北风将消失的水手送还,在他的嘴唇下
    秋风在葡萄上永远安家
    梦想高叫着离开宝塔

一只小小的金铃,它将在九月里深入良心
它将在一把提琴中哭泣
坐在台级上,它将数遍过往的秋天
将紫燕的翅膀尽数收藏
        
我和枫叶一起微笑,如果灯光暗淡
我将是最后一缕光芒
在众人之中,在大路堤坡下
我将仔细倾听空中的雄鸡
他将敬慕的家庭插满鲜花
他嘹亮的风中有我的钥匙
属于我的锁,在一小片金铃撞击的路上
昨天被海水再一次喊醒

    再一次
手掌将穿透石头的青苔
    广阔的空中
我的脸被锣钹向四处敲响




十二、 奠
    

有一种悲哀我已经离开
我的泪水忘记了纪念
我坐在宁静的空白当中
我好象是一支秋后的芦苇
头顶开满了轻柔的白花
    
我和空白相亲相爱
等待冬天到来
那遥远遥远又逐渐接近的
是一盏亲切的什么形式的灯呢?
摇晃我小镇上简朴的后院
恍惚睁开他
已经走远的两只眼睛


                作于1991年5月

==============



【无 力】


    ---今天早上九点三十分,母亲来电,医院杨主任专门找她谈话,切片已经出来,父亲癌细胞已全面扩散,要有思想准备。





1:





首先痛恨!七十六的父亲身体健壮,他哈哈大笑,

我不怕死,

十四岁我就踩着尸体走过,那是半夜,

那么多的尸体

我军的,敌人的,

我送信,我是通讯员,

那是四四年,是吧?

我不怕,

周总理条件那么好,比我好多了

他才活了七十八

我今年都七十六了

还有,组织部长胰腺癌死了,

党委书记也胰腺癌死了

晓明,这个胰腺癌很厉害

晓明,我不想开刀,都这么大年纪了

开刀危险....



爸爸,开刀危险,我知道

我天生痛恨医院!

林语堂说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医院治死的,

我一读就信!

还有谁说,把世界的药物都投入大海

大海将变成巨大的坟场!

我信!



爸爸:

你不要开刀、我不要开刀,可是妈妈

妈妈听医生的,而且那个医生浙江最好

院长而且还是院士

他说也要开刀,他说如果早期不开刀

晚期就非常痛苦,为了让你晚期不痛苦

我点头,妈妈签字

这样你终于被推进手术室......



2:



今天早上,九点三十,

开刀一周后,你的切片出来....



当时我就觉不好,你不知道

开刀那晚,我们等到了医生:

手术很好,不好的全都切掉,很干净

很成功,只是一点

他的胰腺癌不是早期了

但也不是晚期

先恢复身体



爸爸,你早上七点进去,晚上八点出来

十三个小时

好人也完蛋了

进去前你还笑谈战争

出来连呼吸都需要机器

不是早期,不是晚期

那个中期有什么意义?



3:



我买书,医药书,

只要有胰腺两字,我都买

从中华医药局到求医指南

从家庭医学到专家门诊

八十页、一百三十五、四百六十页、

每页的胰腺癌上都是致命,无药可救

罗里罗嗦,束手无策

一批破书,毫无用处

可是你说:水,晓明,我要喝水

不能喝,我看着你满身的管子

现在不能喝,等过几天

等肠胃正常了,什么都可以

哦,你说。过一会你又说:

雪碧,给我喝点雪碧吧,

渴的很。

又想哭又想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喝点甜的。



你一辈子喜欢甜的。



4:



除了痛恨,还是痛恨!

早知如此何必开刀?

弟弟说,我说,我老婆说,只有妈妈

看着远方,屋顶上有只白鸽,那么孤单,

太早了,妈妈说:他二姐八十二,大哥八十四,

他才七十六

来得太早了....



现在还好吗?

现在还好

你在干什么?

我在煮米汤

他可以喝水了?

早上可以了

下午我过来。

你过来吧

晚上你到我这里来睡?

我不,我要陪着他,不来了

你要保重啊,千万别自己先倒下了?

我知道,你放心吧....



5:



痛,不能深写,深入就痛

此时的诗句象锐利的针尖

可以写风、写雨、写巨大的大地

鸟、鱼、凤凰的翅羽

我可以写遍世界的眼睛,但我不能写你

父亲,一碰就痛

毫无技巧

你的脸看着我的脸

你看着我

我怎么写你?

我怎么能?



这些字、这些键盘上的声音

迟疑的、急速的、

无力而又悲愤的

严肃的脸、涌泪的内心

我怎么可能继续写你?



6:




梁健来了,刘翔来了、红卫和昌吉的女记者来了

不喝酒、不吸烟

除了大肉就是辣椒

身高一米八、体重二百斤

可是你说,我瘦了,瘦了十多斤

肚子都没有了

二十年的脂肪肝昨天也没有了

我也有脂肪肝

我从来不怕

忽然明白

你的儿子

我真是你儿子

生死乐观

脂肪肝都一样。



你抓着刘翔、你望着梁健

你从粟裕谈到陈毅

从淮海战役到彭雪枫逝去

你一谈再谈,大手挥舞

我站在远处,

我苦笑,

母亲在门外也满脸无奈

时间很快,你说话的激情比时间更快

终于说到病情,

终于你承认只是胰腺上有个小疙瘩

不要紧

你挥手再谈

我只好暗示

只好告别



朋友们走了,你说晓明过来

下次你来不要忘记带本书来

什么书?

毛泽东诗选



毛泽东诗选?



我真想哈哈

但哈不出来



7:



病房没有人,我看着你

你忽然醒了

哦,你说,晓明你在啊,

是的

我看了你的诗了

什么诗?

那个什么开篇

哦,那个啊,你别看了

不是,我还是高兴的,以前我总是批评你

你的诗不压韵、不对仗,

忽长忽短,而且不美,

一点也不美

根本不是诗歌

是的,我说,你说的对。

不对,你说:你这是新诗,我知道

你知道吗?我以前也写过新诗

我知道

哦?

我以前偶然看到过,你在上海工作时写的

满腹牢骚。

呵呵,父亲笑了:你看到过啊?

现实主义,对上级不满,还自认有才华

还怀才不遇的样子

是吗?可惜没有了,找不到了,本来还想给你看看

爸爸,你的新诗可写的不怎么样啊。

哦,是吗?那时都是那样,我们和你们不一样啊。

是的。

晓明

恩?

我想喝点水

不能喝啊

我知道,我不喝,只漱漱口,含在嘴里。

不喝下去?

不喝下去。一定。

水?我笑了,想要雪碧吧?

哦,那个最好了。





8:



没有雄心、没有力气

坐在桌前,手指轻软

一两块阳光在地板上艰难的挽留秋天



毫无信心,不停抽烟

有什么光辉值得书架长久的保留?



生命象龙头关不紧的自来水

哗哗流淌,一泄而尽



干脆那样,有谁会伤心?



            二00四年十月二十八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