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自从文字来到我手上】(短诗25首) (阅读2615次)



【自从文字来到我手上】(短诗25首)


1:《 雪 》

比疆界更远。大雪
深深下落
他以轻松的步伐
走遍乡村、城市、烟囱和树杈
每年的最后
雪从空中向人间下落
雪以纯白飘动的步态告诉世界
他活着,始终呼吸着
直到死亡来临
--大雪向大地全面服从。

从不大声呼喝,只是轻轻讲述
在时间最后的广场上
象一个奇迹,死过的大雪啊
经过欲望的六月,竭尽表现的
阴险春天
放肆劫掠后
衰残的秋季
又一次
他深深下落在悲痛的大地
洁白一片
接着另一片,因肮脏而死
然后
又重新来临

是这样坚定活着,并且
始终呼吸着
从不大声呼喝,只是轻轻讲诉
大雪向大地全面服从
开始于空中
再走向大地
在人类的生活中他最后完成

比疆界更遥远。我站在街边
我看着大雪向我下落
我想着宿命,我已经是另一场牺牲的大雪
在时间最后,我将痛哭
流泪
因为无限的大雪在说:
他就是我的未来,目前正是我的现在


2:《半夜西湖边去看天上第一场大雪》

我决定与城市暂时分开
孤独这块围巾我围在脖子上
走到断桥想到
爱情从宋朝以来
已经象一杯茶
越喝越淡
在太平洋对岸美国人
白脸庞黑脸庞交相辉映
希望是今夜下在头顶的大雪
让杭州在背后闭上眼睛
我站在斜坡
与路灯相见

亭子里楹联与黑夜交谈
远处的狗叫把时间当陌生人
介绍给我
坐到栏杆上
我的灵魂
忽然一片旧苏联的冬天


3:《自从文字来到我手上》
      
自从文字来到手上
我有过什么乐趣?
在天空寻找太阳的消息
好像一只燕子的尾巴
我带着春天和下雨的眼睛
来到世界上
有过什么乐趣?
花朵开放在我的头上
好像一只南瓜的歌
在人类相聚的桌子上
我看到黄昏被蚂蚁
互相残杀
生命的香蕉被手指习惯地往下剥皮
所有的柏油路都通向厨房
那唯一的月亮
恰好是昨晚升起的爱情

带着四只口袋的美好感情
孤零零一个人
我来到地球上
被门槛拒绝
有过什么乐趣?
和青草一起在风中狂舞
与树皮一起向星星吹琴
越来越狭小的天井中间
独自捧着一册书
读到拉丁美洲正在政变
锃亮一排黑色皮靴
踏在阳光踏过的宽阔大街上
眼中不自觉
掛起一滴泪
在整个时间翻飞的手掌上
我有过什么乐趣?


4:《想一想,觉得应该歌唱月亮》

月亮翻山越海来到中国,它也去西方
它从小照着我的头顶,我长大
它依然照耀
它照耀广播分隔灯光
也照耀非洲和我的青瓦
在钢炮对峙两国相争的边境线
它依然优雅地
来往照耀
照耀谈判
握手后贴出来的布告
也照耀一个黑人向大海微笑
它照耀一个山东老汉面对城市
诅咒他的麦苗被污水损害

月亮在我写诗时照耀,我死后
它来看我,依然翻山越海
离开西方
看过我,它就呆一会东方

5:《挪威诗人耶可布森》

我和树寂寞的时候
想起耶可布森
戴宽边眼镜的耶可布森
挪威一条冷清的大街上
独自散步的耶可布森
坐下来写几句阳光的诗
床上考虑播种的诗
喜欢看陶器上反射出来的光
喜欢写街边老人的手
关心森林里蚂蚁的生活
叫大海说话轻一点的
挪威人
耶可布森
他说死
不是死

是一缕烟
在空中
渐渐散开

透明过程

挪威人
耶可布森
在我寂寞的时候
就这样
来敲敲我的门



6:《杜甫传第二十七页》

杜甫从草堂里走出来
杜甫站在门口
看见我站在左面的一棵松树下
杜甫向我走来
他走到我旁边
把我的酒从手里拿过去
把我的肉从挎包里掏出来
然后他坐下
两杯酒喝完
杜甫的脸红了
杜甫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
杜甫开始在草地上踱步
突然他向草堂跑去
拎起一支笔急速的写起来

杜甫走出草堂
他很快的走到我面前
把那张纸递过来
一挥手赶跑了树上的两只麻雀
然后他转过身一句一句的开始呤诵
杜甫的脸很红
嘴里的酒气一阵阵飘过来

黄昏的杜甫草堂
有蟋蟀的草地上
二十三岁的我脚边
杜甫传翻开到第二十七页

               1985.10.20



7:《读鲁迅书》

鲁迅坐在我面前
鲁迅把手放在我的手上
鲁迅的手很重
那是一个阴天的下午
鲁迅坐在藤椅里
他依然
抽他的大烟斗
他皱着眉
他总是皱着眉
他很少有笑得轻松的时候
鲁迅坐在我面前
慢慢讲他的话
鲁迅转身掸烟灰的时候
眼睛也从来不忘
看着我的脸

鲁迅把我的手拉过去
握在他手里
鲁迅很忧郁
鲁迅很瘦了
好多年来鲁迅一直没有开心过
鲁迅坐在我对面
慢慢对我讲他的话
我听着,真不相信
他已经死了……

现在,每天下班
我就坐在桌子前
读读鲁迅
想想鲁迅

有一次
好多朋友到我家里来
我说起鲁迅
他们都说
好多年不见他了



8:《女  人》
       --从我嘴里,我的灵魂进入了你的芳唇
                狄德罗《仿抒情曲》


追溯历史的女人是女人中的女人。
她在窗台边站着,她在楼台上望着
她在一块镜子前将自己分析,愁绪
在一块手帕中
她的思念比泪水更真诚

她等待的时间使空间感动,扩展
在扩展的空间中她风尘仆仆
她走到丈夫身边,她又回到孤单的枕头上
在一场大梦中她酿出了青春
她思夫,并且怨夫
在所有的回忆中她的回忆比记忆更清洁
更干净
在远去他乡的丈夫和苦守孤单的距离中
她在纺织着新的往事
重又来临的时间
更加神秘与神圣的喜悦
在距离的磨难中,结婚的女人
又一次恋爱
这次她站在主动的位置上,她在向往中召唤
她追求,那个驾车的丈夫
那个做买卖的男人
她主动邀请着更大的灾难,因为人必将死亡
因为人类在磨难中才得以诞生
所以她将深入更大的磨难

在距离的恋爱中,她饱满欲滴
芳香欲碎
她光辉、圣洁、伟大
站在主动的位置上,她满怀牺牲的要求
男人不在的
思念中的女人是真正的女人


9:《办公的时候》

朋友送给我一只小镜框
一美国姑娘在草地上喂马
阳光下她二片嘴唇张得很开
阳光在她的皮肤里走动
她穿着一条很小的背心
把肉露出来一直达到很高的地方

马头象红色的英雄向她靠近
把耳朵蹭在她挺起的小腹上
马的眼睛注视着她的腿
马的另一只眼睛注视着她的裤子
美国姑娘拥抱着马头
那红色的马头象一个英雄
草地铺开默默无言
那是一个下午默默无言

二十三岁的一个下午
照相镜框在我的桌子上
在我右手靠前的地方
美国姑娘在那里微笑
在美国的一座草场上喂马


10: 《碰到两个黑人》

出我家后门拐个弯碰到两个黑人
手搭在自行车把上
自行车和我的牌子一样

这二个黑人在吃面条
张开厚嘴唇在吃面条
用筷子挑起来吃着面条

这两个黑人说着中国话
面带微笑说着中国话
许多人走过去回过头看看
许多人停下来盯着他们看

这二个黑人在谈茶叶
一边一个在谈茶叶
许多人看他们吃面的厚嘴唇
许多人听他们用汉语谈茶叶

出我家后门拐个弯
站着二个黑人
一边吃面一边谈茶叶
许多杭州人看他们吃面
还有在想他们的茶叶


11:《坐在杭州的阳台上》

我与你谈天气
谈南海游来了一条鲸鱼
谈衣服下摆有一块渍斑
我与你微微笑在对面
笑在一张名画的下面
我与你喝茶
和你用筷子捡那块鸡肉
和你谈桌子边上的那堆阳光
谈马蒂斯的一幅女人素描
谈里根当总统时美国有一条大街拐弯处
有三个小伙子手指勾在枪的扳机上

我与你谈酒
谈陶渊明的手
谈嵇康的眼睛一会青一会白
谈十年前既然下过一场雨
十年后一定会再下一次
我和你谈你背后的事情
谈窗子以外的广场和气候

夕阳西下天空更阔大
你我站起
聊到汽车
苦笑
我拍拍你的肩膀




12:  《南美洲地图》


幸福。杭州。右手指轻叩玻璃台面
下面是一张南美洲地图
那儿飞翔兀鹰
兀鹰搜查死人
活人在送走死人
南美洲和黑非洲
游击战和卡宾枪
印地安妇女赤裸着双奶
光脚板踏着沙滩奔跑
脚印歪斜深浅象七、八个营养不良的部落散撒在
抹桌布一样的
黑非洲
破扫帚一样的
南美洲

杭州。右手指轻叩玻璃
桌面
云南悬棺和西藏经堂
怒发冲冠站起身
又坐下    大雨我屋檐上
跳舞了又跳舞




13:《杭州城笔记》

雨。斜斜地划过我的窗前
世界,
向你微笑的脸
我都微笑过了
推开门,我走上阳台
整齐的头发被风吹乱
在对面,整幢水泥大楼的全部灯光
逐个被人熄灭
半夜的黑暗中我忽然低下头
我的明天从哪里拉开?

死亡。我右手指夹起
一支香烟
它被我点燃    烟雾升起来
沿着墙壁弥漫在整间屋子里
它出不去

下着斜斜的雨
站着
我想起早晨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
我曾经歌唱过

                   作于87年



14:  《湘夫人》

等我把天空移到你旁边
把池塘赶到村外
把所有墙壁都涂成绿色
把道路都埋掉
把路标都拔掉
让罗卜在空气中迅速成长
让河流都流向你家后院
我端一只木凳
捧一只西瓜
这时候你来

这时候你来
不带一分钱来
抛掉所有星星
只带一双鞋

你我坐着
脸对脸
一个世界
干干净净
没有尘埃


15:《关于苏东坡》

三个女孩子在说着一种拍岸的浪涛
在一只眼睛的月光下
三个女孩子
坐在西湖左面的藤椅子上
一张嘴巴紧跟着另一张嘴巴
打开的罐头盒装着她们没有说出来的话
拍岸的浪涛
象一只手掌
三个女孩子面孔对着面孔
整个夜晚在楼梯上渐渐退下去
道路开始安静
公共汽车开始空旷
三个女孩子走上大街
她们还在说拍岸的浪涛
三双小手
握在一起
拍岸的浪涛
她们一面说一面走
皮鞋在大街上踩得咔嗒咔嗒响……




16: 《瞎 子 阿 炳》


太阳离开了无锡以后
郊外
那块最冷的石头上坐着一个人
是瞎子阿炳

每个夜晚都会有一盏灯
阿炳没有
四十多年来阿炳象一根被抛弃的拐杖
没有人用手去扶过他一次
在街上  阿炳
始终被关在门的外面
阿炳曾敲过一扇又一扇的窗子
阿炳的手掌上
从来没有讨到过微笑

阿炳只能独自去郊外
坐在一块冰冷的石头上
拉点二胡温暖自己
当黑夜象锅盖从天上盖下来的时候
人们都熄灯了
只有阿炳的泪水从脸上流下来象一个个
无家可归的流浪孩子
在阿炳的嘴边颤抖
在中国的梦外徘徊

后来越来越冷
阿炳便不停地拉二胡
后来到了早晨阿炳拉的这把二胡
把许多人的心给拉热了

阿炳死的时候
嘴边还是有泪的

              85.11作

17:《二泉印月》


九岁那年
爸爸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说的是一个瞎子
名字叫阿炳
他住在无锡
他一辈子拉二胡……

后来,爸爸拉紧窗帘
给我放了一只曲子
那曲子象是刚从眼睛里流下来
湿淋淋的都是泪
那曲子从我的耳朵里流进去
以后再也没有出来
那天晚上我想象阿炳
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中国人
那一年我九岁

现在,我在无锡
我坐在阿炳坐过的那块石头上
这只曲子又从我心底流出来……
我想起很多受苦人的脸
一张一张的从我的眼前走过去
一个一个都坐在了阿炳的这支曲子里
目光沉重的看着我
我看看天上的月亮
我看看水里的月亮
我想到阿炳的这支曲子一下子拉遍了五千年的忧伤
我想到爸爸以前曾对我说过
在很多的中国人里面
瞎子阿炳
是很平常的一个

                    1985.9.15




18:《 书 》


书带着我离开木椅,门楣,书带着我飞
死亡与一件袈裟住在山上
我的回忆居住在影子倾斜的楼中
沿着黄昏衰老的人
向空中说出了姓名和一把灰

在诗中,我爱着一块布和蒙眼的走驴
我飞起或者跌落
总是在人类的碗筷之外
我低垂眼帘和时间并着肩在街上走
我将我的马献给光,将我珍藏的手
献给被黑夜禁锢的星星
给可怜的冬天一碗水

我在我细小的眼睛里坐下来,他里面有天空
我的灵魂是一棵树和一把土
我把自己疏忽在桌子上
灵魂带着我飞,他使我的脚离开大街
他带着早晨在每一个城头插秧


19:  《死,或相见……》


去年这盏灯点亮的黄昏
我站在银行门口
看大雪飘尽了他生命最后的一点微笑
我好象是天堂的一声呼吸
渐渐要从树梢上离开

我感谢大雪给我带来的这次生命
没有寒冷,我的呼吸便不会出现
在汽车刮针刮去了驾驶室
窗前的冰霜后
我现在象梅花一样温暖
我常常是幸福的
好象太阳的另一只手
领着我在波浪的脊背上行走

象聂鲁达一样,在城市最浓密的
孤寂之中
在船甲板上,在冰凉的钟声
敲响起来的港口之间
日子在手指上一一握手
从灯塔尖顶告别离开

时间是三月,当我坐下
在树叶与树叶组织起来的
萌凉意境中
歌声拍着手掌进入我的耳朵
听见已经是告别的声音,虽然还
没有相逢。


  
  
20:《一个人去外地》


一个人去外地,一个亲近的人
我的头顶覆盖着她的天空
带走我的星星,一个人去了外地
我的欣喜、哀伤、写作和期待
我生活的长篇小说出现空白,一个亲近的人
从我心中,去了外地

最高的真理,奋笔疾书的支持
比茅台更深刻的
我的土地,我头顶覆盖的天空
突然去了外地
之后,
我变成风,随意晃动的树梢
乱飞的鸟,或者
任何一条水中的游鱼

象表面绿色的浮萍我随便接待我的日子
在人类四溢的河汊中
我无根,我漂到可以浮身的任何一片波浪上
象麻雀觅食
我不痛地观看我的生命
在一寸寸下沉,它一点点丧失

一个人去外地,我惊愕地看见
宏大的世界,英雄和荣耀
象冰冷的不锈钢一样僵硬
毫无生气,与我远离,象一场大街上常见的游戏
我惊愕地看见我这样渺小、无力
被谁捏成?
就因为一个人,一个亲近的人
去了外地



21:《柳  永:1069年的猝死之歌》


在经济繁盛的昨天他早写下今天的歌谣
大街上的感情象自由的纸屑
四散的水流带着他漂

拐角有竖琴
众多的红袖他清晰的眼睛看轻了命运失落的清晨
让漆黑的半夜更加黑暗
他绕过一张圆角小桌
举杯递向另一位叫红袖的女子
突然他双膝跪倒
鼻中的气息象越烧越短的一支蜡烛
他的命,我们一遍遍说起他的皮裘和豪情
他蜿蜒的小溪和自戕的放纵
倒下去他的身体,象油灯被时间
慢慢捻熄

背弃他的一切在时间中向他继续背弃,天在地上
花朵拽着春天竭力开放
倒下去他的身体
我忽然看清了他嘴角斜出的一点笑容,弯曲的
苦涩的,一尾羽毛在风中的奔波

一生如水,如出嫁的女儿
我看得清黄昏倒下的嘴角每天也斜出一点微笑

                        1998.9.4



22:《苏轼:1097年贬居琼州》


我心爱之人背叛她枕中深藏的手帕也背叛
我题在帕角的一首小词
秋风不仅掀起巨浪更掀起命中意料之外的一层沮丧
黄州的落叶再一次斜飞
琼州尚远。起伏的船舱在西湖水面却滑行平缓
打鼾的小厮温着越酒,船头有琴
叫朝云的女子却象三九直立苍穹的一树冬青
独立舱尾
汴京会再次随马鸣而来?
琴响,短松岗上的月亮更凉
离亲授经史的母亲却更近

檀板谁在传递而唱?江风吹接着
海风吹
赤壁过此刻黎寨近
举杯
看着案桌落下几根六十二年辛苦长
成的额上白发
我见犹怜。嘴角微笑的苏轼站起身:
大海无边   我却在越海

                1998.9.5



23:《步入秋天  最后一首诗和我的努力》


既然我必然地居于我家里诗歌的中心
我就要把优美分配给筷子,把光明赐给碗

现在我是爱上风标的气候了
我踮着猫的步子写诗
关上门,我边走边把
忧郁铺在一层一层的大楼梯上

灰尘中我的脸出现,死去一百年的严峻眉毛
这世界我曾羊一样欢喜,我却变成了羊草
现在我又回来

这些树的意志四处存在,广场上的旗杆
依然在注意来往的时间

现在机会多了,我差点变成所有植物
手伸向各种雨水,诞生,颜色和船


24:《站在黄鹤楼上》


已经有太多的姓名、烟雾、笑和沮丧……

大江象我的大哥早已丧失生存的方向
大江向任何可以流淌的地方
松懈地流淌……

倒是有几尾水草还在伤心地发绿
岸上几株树杈
还在无奈地等待春天的鼓励

越过更远的山峦我睁大的双眼中--
我的国家和我的这条命
短暂地思考在江上的迷雾中
                          2001.8.29


25:《荣  耀》


语言离我而去。今天开始
我从这世界上争取到的荣耀
如青瓦上纤细的一缕烟
离开我
轻轻散去

作为一个人,我从何处得到荣耀?
我有什么荣耀可以值得
对人谈起
浪漫的树叶想用绿色染遍秋天
但是积水
碰到冬天就开始积冰。

从何时开始,我们的眼睛有了一个结晶体的别名?
我们的眼睛开始结冰
我们的伟大
终于建立在狂风的基础上
从此之后
我的泪水将对谁而流?我将对谁
说我心底心酸的爱?

我活着,然后去死
很多人活着,接着去死--
为得到一点多余的住宅
如一捧飞灰想占住时间,想在风中
更久的飘摇
但是下坠,这泥土的宿命
谁在说希望是太阳的光辉?

我们还这样从一个家门到另一个家门
从一座台阶到另一个台阶
从一双手到另一双手地
不断转换着我们的人生
我们的女人
用她们的身体和爱情的家
不断提醒我们的前进
但是
我们的眼睛已经结冰

我只是这样一个人,我又怎敢大声的谈起荣耀?
我又怎敢对人类问一声
将在几时结束?
我们重新过一遍我们的一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