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9月之诗 (阅读4051次)



回小跳跳中秋问候顺致豆豆

今晚的月色很好
适宜聚会
但你在遥远的地方

园子里只有一棵桂花
却有馥郁的香气
我在那里站立了许久

这些天来
气候一再变得凉爽
我是在阶前走来走去的时候
才想起你的

2005.9.18

题陌生妇人照致豆豆

陌生的妇人,或许你已经能够了解
你这故意环抱的手臂
和颔首的低眉
辉映着我在你们身上寄托的欲望
但你一定不知道
我怕当我衰老,一追忆起往日的诸细节
内心会充满无边无际的惶惑
由此而造了许多和缓而可靠的音节
用来轻唤你们的姓名

2005.9.17

天气一旦凉起来
(给大老黄)

天气一旦凉起来
她们就身着长裙
在街市上徘徊

当落日的余辉映着高大的建筑
空荡的广场融入了清凉的阴影
那早先蓝莹莹的玻璃墙壁
就会刺伤眺望

她们的裙裾就勾勒出
她们的踯躅
并在她们身体周围的小区域
回旋起季风和香气

蝴蝶收集者,你多么会凭空知道
这截晶莹的时空里
青绿缀着细花的缎面上
有什么在美好地起伏

2005.9.24 北京

她们

晴朗的午后
女人们会独自走上街头
她们惑人的身影
落寞地消失在那拐角之处

风吹进她们小憩的阴影里
上面,白杨叶儿簌簌轻响
那是踌躇、忐忑的葱郁
它们翻转着,翻转着白昼金色的光芒

这愈来愈孤单的时节
一定也有什么
在应和她们

但终归夤夜深沉
她们,浮现在我们黑色的梦乡

2005.09.30 第3稿


男主人献给女主人之诗

玛格丽特,亲爱的玛格丽特
人们怕要因你圣教徒似的紫色长袍
误解你和你叉腰站立的姿势哩
但玛格丽特,卷发的玛格丽特
我了解你内心储藏的愠怒

我了解你内心储藏的愠怒
正如你深知我的胡子和眼睑
我的半躺于转椅的身姿
我伸出的赤脚,还有吸烟的手和垂放的手
它们呈现的各种委顿

玛格丽特,金发的玛格丽特
生活可能不再把新的画卷展开
赢得爱的激情也正在缓和下来
我们的心哪里能够年轻依旧
人随着岁月在长进却又在老衰

玛格丽特,亲爱的玛格丽特
你瞧,在我膝上,猫老练地用坐姿伫立
它平衡得很棒,白也白得胜过白玉
它在平静地凝视————

这就是日常:百合花插在兰色的瓶中
在开放;黄色封面的书本在等侯
清澈的目光;窗外,仍是松树的枝梢和
消散开了的雾,在主持清晨

我们还远没有开拓出
一劳永逸的幸福

2005.9.20;9.25修改


到处都在死人


    到处都在死人.这是肯定的,而且每天都在发生,不过不在眼前。这一两天,这些事情矗到眼前了。
    一个女同事于18号凌晨。胃癌,不到40岁。
    打开泡网,有人在午后跳楼死了。一个文化人,《华西都市报》女编辑李海燕;据说是和老公吵架后。
    转到“诗江湖”,赫然一个标题:诗坛噩耗!!!先锋诗人杨春光终因脑部再次出血,不幸于昨日(18日)凌晨三点去世。
    读到这里,一蚊子叮来,我一巴掌打去,一个上一刹那还在飞舞的生命,忽然就成了一团小小的黑垢。组成它的物质,被夺走了“气息”,回到尘土。何日它们的分子原子可以再原班组合?这个事件恐怕1000亿年也不可能发生。你看,死亡是多么地决绝。
    今日早上, 迷登登地起床。床上垒的书,被碰到了,掉了几本在地板上。弯下腰去捡,忽然就有一股子悲怆呛进心来。
    这些书,将比我存在得更久远。很多年后,它可能还会在这种初秋的早上从床上掉下来。这个事件,一定是能够发生的。它将发出“啪啪”的声响。
    但那时我在哪里?
    我在的那里,能听见这道声波吗?

2005.09.20


赋月桂树赠芳邻

仿佛生来就会欢欣
翕动鼻翼练习歌唱
爱使用夸张的讽刺
可爱的小仙女,有时也是鼓舞者

你在到处茂盛你的枝叶
抖动你的婆娑,嘎嘎的笑声
在大道上,我窥视你低垂的眼睑
那时,秋季的薄阴在初试昏暗和极力温婉

狡猾的花朵,一点宫黄
在落日的窗台前一闪而过
快!街头人群中准确逮住她的眼眸
滑溜溜的小妖,锦绣般的喉嗓
花气是多么容易袭人

哎,还是莫妄加非议吧
十月午后的错乱,迷幻
当在习习的风中变化
成为迥异的思想

了望是起于虚荣和懦弱
追逐才是最好的形式
趋于失败更善
忧郁,湛蓝的气质,也就由此衍生
但逃遁吧,美断不能被驯服

哦,不,迟了
我感到了我那个缺陷
当黄昏在院中擦肩走过
我无法不颤栗在那茕茕的影子里

在余辉下,那一派莫比的金色天真
是羞怯的灵魂的抽泣-----
她无法克服内心的恐惧
成为妇人需要跨一大步
神魂颠倒更须十足勇气

--------------------------------------------
最后2句引自帕斯切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

鸽子

黄昏,它突然敛翅滑翔
降落在褐色的沙地
偶然破坏了平淡
事物重获赏心悦目

我盎然摹仿它的咕噜
唤它周身的雪
双眼温和而懦弱
那样的瞳孔,几乎没有光泽
它不象是瞭望的能手

它停留,伫立
惴惴地对视

纸张一样干净的小东西
又放下它嫩红的脚爪
---枝桠托着白玉兰的花骨朵

它轻松地看过来
走近了一步,又一步
我停止呼唤
惟恐声息破裂这看涨的信任

但,没有任何征兆
它陡然抖起翅膀

白色的声音只呼啦了一下一刹
它平稳地升上去
升上去......

2005.9.30修改旧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