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们》外九首 (阅读3330次)



《比如》

比如在半夜里醒来的男人,坐着,发发呆
抽根烟,不和雪白的墙壁较劲,也许
还翻翻书,喝喝酒,这夜就过去了
比如在半夜里醒来的女人,无端地想起
柠檬的味道,会掩面,掩面而泣
会将某人的名字写在纸上,咬牙撕烂
比如半夜里的山岗上,狼在这边嗥叫,而黄麂
就在那边,互相舔舐,琢磨着有无办法
将自己的领地与狼说清楚,最好划分一下
再比如,不是在夜里,而是在白天,阳光
照在河流上,泛着光,流水淙淙跳跃
我们的祖先,围在一起,叽哩呱啦地
正给几种美丽的蝴蝶命名,至于叫什么
我们无从知晓,只是假定的生活镜头
2005/9/10

《惊悚》

暗夜,寥寥灯光,静伏的银杏树和老柳
已经开始落叶。坐着,看不到肯定存在的旷野
所以不好言说,那里存在着何种冷穆与不安
谁也不允许谁,在此时,扯开嗓子高喊几声
但是鞭炮享有这特权,冷不丁地噼哩啪啦
很响,很长,撕裂开来,为一个刚刚死去的人
有着难以描述的颤动,小说刚刚写到一半
褐色的蜈蚣与四脚蛇,合伙趴在窗前
一动不动。
2005/9/10

《我们》

去山上看猴,看松树抱果,松鼠跑枝
看枫叶红了又红。在亭子里坐会,山风
吹拂着山风,以及我们,和下午的时光
远方的山岗,连绵,起伏,像猴子的跳跃
像我们的日子,只是很少再有人说出来
很少有人,在山上,任性完成一次完整的抒情
他们只是看猴,松子,松鼠和枫叶,
被风吹着,听山那边很远很远的地方
有声音传过来,或是不传过来
2005/9/9

《电影》

有人在电影中睡着了。有时是你,有时是我
当然还有他们。一些暗淡的声音,吱吱呀呀
在灰色的天空下,缠绕着杂乱的椅子和凳子
幕布的背后,不会再有人,真实地跳出来
扮鬼脸,尖声唱歌,摸女孩子的屁股,
或是对着天空,快意地撒尿。幕布是不会破的
虽然会不可避免地败,颜色由白至黄,至灰
至我们怀旧的某种色彩,裙子,头巾,发结
的陈色。有人醒了,他还会睡去,在我们
大家的电影里,自动的放映机。
2005/9/9

《历史》

一些事情,忽远,忽近,忽抵内心,拉扯记忆
一些北方人,在五十年代末,来到我们村子里
他们伐木,结婚生子,匆匆潦草养育后代
八十年代初,这些北方人,又搬走了
好像从未来过。但是一些气息,无从抹去
譬如,留下的山岗,光秃秃,再譬如,
几座属于他们的坟墓,在稗草间静卧
每年清明,总还能碰见,一些稀稀落落的
北方人的后代,他们打很远的地方赶来
给永不能再相见的亲人,驱驱孤独与寂寞
酒。香烟。点心。纸钱。一两串长鞭子。
2005/9/8

《即景》

傍晚临窗,对面六楼的阳台上,两只白鸡
七八只麻雀,站成一排,互不侵犯,新鲜,
有趣。天空在上,在人和鸟的目光之上
鱼鳞片的云彩,缓慢地移动,移向更低
已近黄昏,鸟归林,鸡归笼,麻雀窠在一些
屋檐下,不大,垫着稻草,很舒服,就如
这黄昏,让安静的我们,恬然,将舒服敞开
空气中飘来,红烧肉和酒的香气。
2005/9/8

《晨光》

很早的时候,人们开始晨练,在薄雾中
奔跑,彼此打着招呼,身边恍过成排的桂花树
我在一些快要落叶的梧桐树下,或坐或蹲
闻闻空气中,从远处飘来的桂花香
浓郁的香气,翕张的鼻翼,兴奋,生活反弹。
一只晨起的鸟,快速地碰了一下树叶
又碰了一下,有露珠儿落下,滴在我的
脸上,感觉到早晨的水份,沁凉的好。
2005/9/7

《寂静》

看到的刺,慢慢弯曲,倏忽地插入
带着力量的炫耀。这个瞬间的尖叫多么愚蠢
不如装作瞠目结舌,让恐惧平静而安稳
度过之后的事情,变得简单多了,伸出
手来,和自己握一下,再握一下,
出门喝酒,路上遇到三两个朋友,打声招呼。
2005/9/7

《浪漫》

从窗口望去,日光很白,亮晃晃,我没有看到
秋天与想像中的忧伤。远山,峰不高,灰白的
房子,矗立的电视塔,可能还有一只狼狗,蹲在
塔下,充当慵懒的护卫。九三年,我曾去过塔下
那时,我的女友,着白色的裙子,山风中
飘飘,很好看,额头上沁着汗珠,脸蛋红朴朴
现在是二零零五年,妻子在远方,一个摇拨浪鼓的
地方,抽空也凭窗,眺望,并竖耳聆听
她是否捕捉到了一两声犬吠,叫声慵懒
2005/9/6

《月末》

我已经好久没有勃然大怒了
窗前不远处的阊江水,日夜向南,嚯嚯
铮铮淙淙,河边的柳叶被烈日征服了
像我的平静,空瘪得忐忑不安

桂花还没有遍开。我的若有所失,难道只是
为了一次完整的经久不散的花香?
细若游丝的祁山轮廓,已失去了浊重的息声
夜晚迷离得更加可怕,只是我们轻易地,
不再在街上随意地走动。
05/8/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