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皇老師 (阅读4034次)



未經同意,嚴禁轉載

                   皇老師
                                   葛鴻雲

  皇老師複姓皇甫,我們都稱她皇老師。

  小四的時候,我轉去了皇老師那班。因為母親和皇老師一塊兒教書,彼此相熟,把我放在她班上,放心許多。

  皇老師嚴且慈,這一點,在她對待和我同班的兒子身上就可看出來。皇老師的兒子夏洁,小一時便和我同班。由於皇老師教子有方,夏洁八、九歲時便顯得少年老成,加之以成績也不錯,從小一到小三,秀老師都讓他當班長。小四時,班長是呂益敏,秀老師的女兒。(關於秀老師的事,詳見《秀老師》)

  皇老師愛在我們面前提她的丈夫──上海交通大學畢業的高級工程師。因為在當時鄉下,象他丈夫那樣懂得自己裝配自行車和電視機的人,可說絕無僅有。我想她這樣做,是為了鼓勵我們努力讀書吧。皇老師怎樣教書,我已不記得,只記得她上課時喜歡講些課外的事。今天看來,和大學裡天馬行空的講授方法有幾份類似。

  皇老師教書很有一套,在她面前我毫無辦法。如果我是孫悟空,那麼,皇老師就是如來佛。她常在母親面前說我乖,成績好。有時,我上課做小動作,不專心,皇老師朝我一笑,我就動呆不得。最後,我在她堂上服服貼貼,規規矩矩。

  那年夏天,皇老師動員我們去稻田裡拾稻穗,然後買給國家。一方面,她讓我們養成勤儉的習慣;另一方面,也培養我們勞動的習慣。三伏天,頂著四十度的高溫,她和我們一起拾稻穗,以她多病的弱體,實在難能可貴。那年,班上拾了二百幾斤谷子,賣了不少錢,換回了很多文具,獎給同學,皆大歡喜。

  是自己勞動換來的,特別珍惜,這是小四時皇老師身體力行教我們的,現在還不敢忘記。

  當然,皇老師教我們的,還不止這些。

  有次上課,不知怎的,皇老師說到了「三人行,必有我師」,就拿班上成績較差的同學張義方(我們叫他「義方老鼠」)作例,說:

  「大家覺得義方有什麼優點?」

  當時我想,他成績這麼差,能有優點麼?

  「別看他成績差,但他體育好,這也是很大的優點。他能在單杠上翻好多個滾,別人都做不到。」

  皇老師的話,真如黑夜裡的明燈,照亮了我的靈魂──教我從此要學會欣賞別人。

  讀預科時,班上有位同學不甚合群,其他同學也不喜歡他,但我卻覺得他沒什麼,主動找他聊天,還知道了他是個演講高手,拿過獎,於是在一次中國語言文化課上,向老師推荐,讓他示範演講。那位同學從《唐山大地震》說起,滔滔不絕,講了半個鐘,我在台下,為自己有伯樂之材而沾沾自喜。我知道,伯樂的背後,曾有一位老師教我做伯樂的方法,她就是皇老師了。

  還有一次,作文課,皇老師要我們寫長大後的理想。我寫了大學生,說要做天之驕子。感謝皇老師,當年出了個雖老土卻令我畢生難忘,又能為之奮斗的題目。十幾年後,幾經坎坷,我最終都能了此心願,一圓大學夢。雖然那時的大學生已非天之驕子。

  可惜皇老師只教了我一年,小五時,她轉去溪口鎮上教書。其實,她也捨不得我們,希望教完小五,看著我們畢業,考入溪口中學。但她不會騎自行車,家又搬到了鎮上,只好作罷。

  在溪口鎮上讀初中,皇老師都不曾忘記我們,常叫夏洁帶我們去她家吃餃子餛飩。我和呂益敏去得最多,一來我倆都是她班裡的高材生,她的愛將;兩來,我倆的母親和她相熟。從另一層面看,皇老帥也在義務照顧我們。她常說,住在校內,缺什麼,跟夏洁說,上她家拿就行了。唯可惜的是,上了初中,我由小學時的高材生淪落為不讀書的差等生,實在有些愧對皇老師。

  我在家鄉的最後一個春節,曾去皇老師家拜年。皇老師好象已病休,在街上開了家零售店,交給大兒子打理,自己負責家務。那是最後一次見她。因為不用教書不必操心,兒子也從海南口來,生意又好,她的神色還不錯。我去探望,皇老師很歡喜,知道我那時一個人住,噓寒問暖,教我去溪口時,常去她家作客,又要留我在她家住幾晚。

  那年夏天,我來港了。皇老師知悉我來港,特地送了兩枝參去我親戚家,托交給我,囑我在外要小心。如今參還沒有用,但皇老師已辭世了。

  皇老師有二子,長子夏炎,幼子夏洁。她曾在上課時說過,夏日炎炎,要保持清洁,這就是她兩個兒子取名的由來。夏炎有小兒麻痹症,走路有些跛。夏炎工作後,因為這先天毛病,同事看不起他。他一怒之下,遠走海南,經那兒的同學介紹,在一家報社當了記者。兒子離家出走,數月音信杳無,皇老師不知流了多少淚哭了多少回,病了足足一月,連課也不能上。後來,夏炎終於來信了,皇老師不顧剛愎元的身子,第一時間乘飛機上海南。這份愛子之心,當真悲天憫人。然而,真正的悲劇還未發生,發生時,她已在另一世界了。

  前年家母回鄉,帶來了我不願聽到的消息。

  一年前,皇老師患癌過了身。

  不久,她的丈夫續弦。

  夏炎買了房子,搬出來住,並且找了對象,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但最後一刻,對方還是嫌他足跛,棄他而去。他受不了這刺激,就在房裡引爆石油氣,結果被燒成了焦屍,還殃及鄰居。

  如果皇老師還在世的話,這悲劇又怎會發生?

  皇老師為人細心,極疼愛兒子,肯定會將夏炎的親事佈置妥當,也決不會任由女方離他而去,更不會讓他去做傻事……可惜,皇老師去得早,這些事她都無能為力,只好在天國裡流著淚,眼巴巴看著它發生。

  皇老師送我的兩枝參,恐怕永遠也不會用。

  我吃不下。

                                  1996.8.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