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浪漫者歇会 (阅读3390次)



阴天

(给HW)

这是一小节初秋寂寥的时光。比铅笔灰略微明亮的天穹,
应和着一张女性沉静的面孔。地平线远处,是视觉的栅栏:
一片房屋和树木缀连而成的栖息地。极稀薄的光,从云翳里透出来,
仍有些逼眼。眼前的开阔地,低矮的灌木和杂草的梢头,
在微风里拘谨地摇曳。一条发白的小路,在其间蜿蜒,
末尾遁入绵延的黑蓝丛林。时过中午。
垂下眼睛,收回视野,可得忧戚的渴望。

    2005.08.20

浪漫者歇会


不,我宁愿已经厌倦
宁愿是无意的对视
我怕碰到你那艺术的第二性征

(要是在大海边缘的嬉戏时分
吐露“这样”的心声
一定象极了痉挛后的委顿)

“幻觉?哦,真对。”
不常听见的异域腔调
我不可放过它的妖异

祝福世界
并赞美
性的气味永恒
此时
它来自海浪
它来自椰林
它来自玛丽
它来自秀梅

     2003.10旧作
     2005.8.19改


致HW


我应该不用担心的。亲爱的高个子
从我中年的身体内部跑出来的那个少年
一定是你率先看见
请你肯定,他不是我的替身

最初的征兆在下午:
我竟突然擅长了夸夸其谈
有时候我不禁略微困惑
你一定察觉到了:
我许多次缄默地望着你

北方的秋天沉郁而绵延
树林隐约着帝京的气息
有一阵,我们谈起槐树和花朵
我几乎想把你比喻为槐荫里的清凉
我的身体应和着下午,在慢慢开裂

在暮色之前,我还列举了悲剧多种
为这沙粒跟沙粒般的相聚
先知般地作上标记
果不其然,在T型路口,他冲了出来
在夜色里快活地喊着跑远

那一刹那,我们的手刚刚握拢
但在时间的河流里
你我很快被冲散

2005.8.13

疏影

(给曹员外)

暗些,再暗些
即使黄昏时刻的光线
变成无数细微的灰颗粒
即使它们在黑蓝深景里
和内心的惆怅一起和缓地浮动
那也不够
暗些,再暗些

那样,当华灯安恬地站在街道
用那桔色的沉湎的另一种光线
把一排樟树剪影在深巷白皙的墙壁上

那有落寞之眼的漫步者
就要迷上那些诡秘的疏影

特别地,当凉风把他吹彻,把枝桠撩乱
他将暂时被一阵安宁甘甜

2005.09.04


从户牖向外望


午后。从户牖向外望
草木低矮葱郁
时值仲夏,恰逢阴雨天气
它们在开阔地上寂寥的样子
有点美

开窗即有风来
新鲜、凉爽
水墨云还在洇开、绕转
它们把光线调得有点暗

有点暗。在此处的伫立和了望多么偶然
彼处、未来能响应些什么吗

哦,你尚在病中
还是少思量
尽量少思量


2005.8.5 枥社机场


关于爱情

北京。初秋。下午。一进入三里屯44号酒吧
我中年的心就加了速,哎,加了又加呢,你听
"浮士德老爷,多少年了,我摩菲斯特先生哪回爽过约."

2005.8.12

欢乐的蚂蚁

这些随处可见的家伙
要是按照大小来分类
是很容易的
然而,我们(几个下意识的噱剧表演者)
却热心肠,偏执狂,发昏章第十一
非要过问起它们的心情不可
我们多方求证一只欢乐的蚂蚁
具有什么样的外在特征
我们说服了许多人相信
这一切从它们的触须和咀巴上表露无遗

特别地,我们中的一员,笑咪咪地
坐在普陀山朝阳洞观日亭的台阶上
碰巧一只大个儿的山蚁爬上了他的脚
他于是得逞了。他兴奋地沟着头,小心翼翼地把它来驱赶
一面表露出内心的乐趣:
“今天是观世音的生日,
菩萨说不定心血来潮,已经化身为这只蚂蚁了。
哦,可爱的黑精灵,你爬来爬去多欢乐。”

我向来妄自菲薄,悲观成性
这层悠然的架设顿时让我恍惚起来
活该我看见白云之上
两个端坐的金甲力神,用他们惯有的慈悲神情看着我们
一个说:“从那几个小人儿的面庞来看,欢乐是很容易的。”
另一个笨拙地附和道:“这怕是下界诸生灵的共性吧。”

2005.7.23--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