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易花粉而食的人(组诗) (阅读4874次)





易花粉而食的人

(2001)









韩  博
































目  录


第一部分:短  歌

春  歌…………………………………………007
夏  歌…………………………………………008
秋  歌…………………………………………009
冬  歌…………………………………………010

插  曲

夜  跑…………………………………………013

第二部分:造  句

牡丹江…………………………………………017
哈尔滨…………………………………………018
南  昌…………………………………………019
上  海…………………………………………020
兰  州…………………………………………021
西  宁…………………………………………022
珠  海…………………………………………024
青  岛…………………………………………025
三  亚…………………………………………026

插  曲

天哪,只剩下孩子和气球……………………029

第三部分:纪  事

魔术纪事………………………………………033
失真纪事………………………………………034
发明纪事………………………………………035
































第一部分:短  歌




























春  歌


花开风水中
象征却已穷尽
在南山,寂静长腿
春深只剩几许焦炭

纸上写着心上呢
下一份衣食下一乘车马
下一套钻戒婚房
下一句诗呢

吞吃忧郁的细小药铺
应聘的路上
诗人写下:伐薪日
农妇出山按摩


(7/8/2001)




夏  歌


热的笼子借水而来
荷花的嘴里
含着暗地的渴

但一夜,塑料、锡纸伉俪
谈论海难、爱
和永恒的救生圈
但一夜不是,第二夜

爱人的暗地爱人
送渡一笼暗火
但爱人的大海漫过地板
但爱人高举我的厨房
自拍DV试看


(7/9/2001)




秋  歌


弯腰时已渐老
冲动时,修改一朵雏菊

一生,花、鸟、鱼、虫
发呆时喜欢这样谈论:一生

愤怒,痛饮,归宿是地毯上谈艺
青春啊,幸亏留下十位模特

她们不老
她们掀起石裙的花瓣

当风跌落,当灵感黯淡
当时光已松弛私处


(7/11/2001)



冬  歌


只要挥舞一根腰带
少年就彻夜伏虎
日记当年如是:雪如乱箭
今晚的窗外却不再急切
今晚剩下的这个老人
用花指代一切
向祖国出口回忆

剩不下的少年
疯了,死了
遁回山中,羞愧过海
为泄欲而云游,为彼岸
捞起面条和白菜
今晚,大虫不爱阶级的腰带
今晚,仇恨却仍要上身
肉还酸,酒也痛


(7/12/2001)























插  曲




























夜  跑


幼小的木马,记不清楚,我旋转到了哪一圈。
忧伤呢?椅子呢?巴士站头下的柳桃呢?妈妈
送给我的腿里,脱位的螺丝呢?又一圈,我撞见
河边的小秘密,5月发霉的夜晚:月亮光着
屁股,随地接吻的学生也光着,蹬车缓行的保安
光着,树丛里,套着塑料雨衣的孤独男人
也光着……反光的,一一反光,黑黝黝的河水
推出后腰的褶皱。这是第几圈的跑马场呢?
无知而无光的木马,胯下之物,又能记得住什么?


(5/31/2001)
























































第二部分:造  句




























牡丹江


山上藏着两座监狱。赶羊的人
爱上一座,另一座干脆就是黄花。


(7/5/2001)
















哈尔滨


丁香,远亲,白衬衫蓝裤子的红领巾,
掉向了,道里道外的南岗,1983的栅栏。


(7/7/2001)
















南  昌


不知胸衣为何物,杜鹃兀自裸奔,
被窝里,她跑过操场,跳过一堂军械课。


(7/7/2001)
















上  海


没打肥皂的雨水算什么甘霖,
一握虚拟花,天天娇滴滴。


(7/7/2001)















兰  州


听说花儿过黄河,听说黄昏放假,
拉面师傅高唱卡拉OK,过桥登山。


(7/7/2001)















西  宁


青黄相接的寂静,把鸟声赶进油菜地,
沙沙声公主,一路逃跑一路施肥。


(7/6/2001)















珠  海


海水漫顶,但经理站在木棉树下,
开花,假死,像有那样吹嘘起无。


(7/5/2001)















青  岛


晒台上可能开过樱花,但天色暗了,
海明亮着,在老干部的走廊里游泳。


(7/7/2001)















三  亚


主任埋头海底,讨论:如何处理电话及敲门,
如果真是第一次,机场之夜,高举烫手的红花。


(7/7/2001)































































插  曲




























天哪,只剩下孩子和气球


真的,一睁开眼睛,孩子就要气球。
少先鼓乐队挺起腮帮,迎着太阳
吹吹打打。她们不是一个,而是无穷多,
想见之所到处都是,小号手吹着
泡泡糖,击鼓手敲打塑料瓶,三道杠的
仪仗队长,挥舞来不及发育的打气筒。
真的,孩子的窗前,挂着八、九点钟的
大气球。她们一睁开眼睛,世界就
没了别人的份儿。街道广场是她们的,
成人游乐场是,五湖四海山上乡村
全都是,她们一撅嘴,新天地就
从无到有,膨胀壮大。她们更是一个人,
真的,他一呼气,她们全都作好准备。


(6/3/2001)



















































第三部分:纪  事





























魔术纪事


是风,还是幻想,把他吹落她的心底。
下午,傍晚或者夜半,他两手空空的魔术,
变出玫瑰和漂亮话,变出饥饿的嘴
和贪吃的她。他还变出凌晨,那一刻,
她甚至决心敞开自己,不仅仅在
卧室,不仅仅要换掉花瓶里风干的
草梗。天亮前的一场雷雨,伴他一道
播下花粉,他撑足雨伞,表演空无的风
和若有的斜,表演交织的一身透汗。
是收藏,还是充饥,当她托举内在的
广口瓶,吞下法律之外的一块零食,
当她深吸一口气,彻底没入魔术的花香和
枝叶,他突然停顿片刻。——画中鸡打鸣,
闺房变酒吧,搭识前的障眼术,她捏着。


(6/25/2001)



失真纪事


“请,你的花瓶,递给我。”
“……办公桌上的?还是另外一只?”
“次序问题,不过如此。”
     “……早上,刚刚换过水,桌上这只。”
“换过花吗,可是,你没有。”
    “……谢顶的花?谁说的,聊胜于无?”
“拉上窗帘,一心堕落的雨水,让人心烦。”
     “……一份传真,松开手,读给你听。”
“读,在你的身上阔步前进,公文和制服。”
   “……花粉订单,来自无尾国,哦……”
“继续,翻个身,我,听得见。”
     “……退货:松下花、泉畔粉,噢……”
“过期产品,找不到客户的时代。”
     “……增订:桌上胸,椅间腿,喔……”


(6/26/2001)




发明纪事


发明一个句式,然后,拐向左岸,
后山上等着一片油菜花,再向右,
她抱着蜥蜴和小蛇,深闺抱着她,
风和小调搂住深闺。

打字,打字,看不见的她揪住话,
其实就是一根线嘛,调情,妄想,
自爱,其实后山不是后山,油菜,
也不是她分开的花。

为了聊天,她去写诗,一尺素帛,
相公之外的砚与墨,深闺深几许,
素昧平生,网上相契,宾馆见面,
两行绝句三五生字。

发明一个陌生人,带着花粉,她,
来看你,带着她发明的,电动你。


(6/28/200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