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施主 (阅读4370次)





白:

走路走小路不走路走大路路不走路小路望着大路大路望着小路大路有水小路有鬼
小施主捂耳朵小花头捂耳朵小偷捂耳朵小寺庙捂耳朵好听的话他们不听



清早拍碎了
十六盆兰花
他们一起
搭起了架子
你唱戏
他们就划船去
唱戏的都像是在哭
有什么好哭的呢
那么多桃花扇桃花
台布都肿了
根本抬不起你的棺木




那个人来回走一趟
吃掉了卒
还很新鲜
就只少了一只胳臂
城西的砖都换了绵绸和盐
大观楼不就是一个楼吗
只是多了一块木板
黄昏人都不是人
戏还是看不成




解不开的铃铛叮当响
骆驼的孩子
跑过了山梁
瞎了的蛇
啪地一声天
蛇裹的
空腹一片瓦蓝




蛇一亮嗓子
迅速移动
现实变成了回忆
熄了的灯和
低沉的旗子
盘在一起
迷团和迷团
长出小叶子
极度宁静




一线溪水
搁那山头
人来兽往

山花和白骨
杀羊和不杀
摆来摆去

午时有脚无脚印
不再有悲喜

2005-7-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