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第二辑: 逆向 (阅读2561次)



第二辑: 逆向


诗歌


我看见多余的精神  它们的色彩
能够深深地穿过一个国家
我将要表达什么  或者失去什么
门外只是一些失败的诗歌

因为无力  更因为丝绸中的某些情节
花朵的疼痛以一个女人的代价
混杂在兄弟中间
我还要难忘  因为是珍珠
是建筑在爱人情感上那精致的绣鞋

有时是无辜的  异乡的春天
诗已经无能为力了
谁遥远地回答我楚楚动人的暗示
想象中的告别   低飞的鸟  失明的泪水
那些伴我游离主观意识的哲学
如今已朴素得叫人伤心

我已经当惯了诗人  有花的地区
此起彼落的民谣一半明亮一半灰暗
他们偶然抬起的手
说明了国家和手茧同样结实
他们低垂的面孔
使我只能用诗描绘  直至改头换面



灯 芯 草


我们已被一种面孔照亮
这蓝色的蝙蝠  静静的
犹如一片叶子的嘴唇

灯芯草象钟声一样明亮
葡萄却浸泡在圣歌之中
更高更远的语言生活
在植物的喧闹中形成了香料
我们的高贵的奴隶以及屈辱
我们的在湖边厮守虚幻的灵气
如今成为了哪一种遗产?

这是神的天空
大路远离了交战中的情感
由于玫瑰的献礼
世界正在一首诗上建设速度

我们将看见灵魂
宗教的面孔  是石头的围墙
它使我害怕一根灯芯草
在点亮的友谊中
我们要告诉的却是害怕
不仅仅是为了讨厌奴欲


五月


五月  诗人翻越了语言  梅雨进入梦境
那些建筑朴素地描绘着
花的背景   一只抒情的颂歌
是清于老凤的声音

我独自完成了主语状态的情绪
浅褐色的城市
它歧视了节日中暴露在外的劳动
五月  我看见那名男子
他由于梅雨而艰难困苦
甚至在政治中毫无印象

五月  塔克拉玛干沙漠  在古代
有那以多令人心惊的宝石
我用才能想象  用愚蠢
左右浸透恶意的事迹
它们之间的声音  是雨中的失误
还有燕子  海岛和草率的后悔
它们都属于一个羞涩的词

在梅雨的深处  我看见
连童话都存在颓废倾向
这种生命的插曲
像涉水而过的水鸟  潮湿而躲躲闪闪


开幕词


不祥的石块  它们毁掉了片刻的宁静
那些在风中接近歌曲的庭园里
我看见木兰花以及坚硬的武器

它们以轻易得来的理由
教训季节中的美丽
他们以祖国的经验
绽开手指到达的早晨
这就是流传已久的民歌
也使贵族让人在嫉妨中受到赞扬

我保持了流水的痛苦
这仅仅是为了
向平原撒布一些起伏的号召
我坚信神话  甚至在生命中
隐藏了太多的诗人气质

他们持久地收获了雨中的故乡
他们在路上拾到了遗漏的传统
这些由自由组成的方向
在姑娘的奔跑中显示了力量

我躲藏在权力的中间
有人清高  更多的人自傲
我选择了尊严
在记忆变得夺目的时候
我偶然散开的衣襟有风进入
在我恢复本性的瞬间
天色却暗淡下去





内心的叶子


在一片叶子的形式里  内心以及苦楝树
使秋天看见了对象
我将要享受某种学派
打开渠道  让春天流动在分散的村庄

青年团结在革命的周围
引人注目的的颜色
使哲学诗化  让女人流露困境
世界从船头的桅杆上滑出痛快的声音:
“我们象一群软体的动物
永远放下了武器!”

最后的秋天之手
紧握很久以前的诗篇
让血发出清脆的回音
而我们在走向晦涩
同时也出现了解放的表情  蔚蓝和贫困

腐朽的代价使星星忘记了明天
现在  过去  以及将要来临的粗糙
鸟一开始就出现了浪漫的天空
我们所摊开的手
和上帝同样年轻或者稚嫩
这是谁的胸怀  忍受惯的
被粗糙地装进许多无法幻梦的遭遇


兄弟之间


能够精确到达如花似玉的时代
是诗的行为
今年的事件很少  尤其是鲜艳的精神
和倾听风琴的人

我们都被风流走
像新娘和枣树上的秋天
光荣呵  好人在一路平安
兄弟们在写诗或者恋爱
而谁家的大姑娘却热衷于结婚

瓶中的香味有着悠久的历史
兄弟们站在高处冒险地隐藏着
象征主义的生活
村庄代表一种高度
直至歌声成为一种永久的方向

我们在重复什么
那些奢侈的颂歌   在盘旋中充满速度
这种潜入想象的豪情
现在正沉入在盛装的节日之中


怀念


这是另一种黑夜  关灯的时刻
阳光像一把琴照亮了你的沉睡

我无法忘记珍贵的树木
它的童年和我一样难得充满激情
在靠山的地方
你可以看见水游向远处
像星星总让你想起太阳

窗外是墙  墙上的青苔
像一面春天的镜子
让你看见水的气息或者赞美的颜色
我已不太习惯这样的环境了
幸亏有一些树还在支撑着沉重的历史

这是另一种黑夜  远离健康
像烛火照亮背景忽视的光线
那么不太真实  那么摇晃不定
在有光的地方
你只能看见一些阴景
连自己都无法辩认哪些才是食物
哪些是思想的过渡地

窗外是绿色的草地  草上的露水
晶莹明亮
像你多年前的一个习惯
毫无保留地映照着
你的爱人 仇人 偶然飞过的小鸟


诺言


我将走过青苔以及悲痛中倾诉的衷肠
在昏暗中  分开合唱中的快车
我的声音沙哑但仍像有力的翅膀
顶住了来自礼花般的许诺

春天只剩下一些颜色  没有精神
也没有目光停留的情景
园丁到处可见  新芽和新娘同样可悲
处处保留着毫无个性的时代

未来是一颗种子  结实但渺小
它的空气和土壤飘动在想象 之中
那么游戏中的孩子呢
他们的笑也表露了痛
痛在母爱  痛在温柔覆盖的部位

我曾经歌唱  挥动手臂  或者奔跑
但填满时间的却是瑟瑟的声音
我从来也没有遇见过大慈的人物
只有大悲的道路疾速滑过额头

那么秋天只能是一匹马了
临近丰收的同时也耗尽了蹄声
坚强的村庄像爱情一样铤而走险
失败只能是年代  事件即是荣誉

往事是诗人的花园
它的颜色和果实
那么路过的小鸟呢
它们的歌唱只能算是一种呓语
一切是梦中的世界   梦中的诺言


宝库的标签


和铜锁联系在一起 和生活无关
但此刻没有心情畅欢的天使

你可以成为隐藏思想的人物
可以呐喊失误中仍有崇拜者的宝石
春天的声音显得过分温柔
像稻草人脚边的蒲公英
这个世界已很难分清位置了
在颂歌和呻吟的面前
同样是诗堆放在你的面前

我们都来自邻居之间
来自鸟的下面  每天聆听教训
像冻僵的手指
只能和肥大的妻子在一起

有一些宝库  有一些没有阶级的箱子
它们装满了社会中难于辩认的声音
只有许多年前的小树
如今已遮盖了你的天  你的地
以及你颜色很深的门

和预言联系在一起  和错误无关
但此刻没有英雄的面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