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李浔2005年第—季度的诗 (阅读2546次)



李浔2005年第—季度的诗


1,<<擦玻璃的人>>


擦玻璃的人
没有隐秘  透明的劳动
像阳光扶着禾苗成长
他的手移动在光滑的玻璃上
让人觉得他在向谁挥手

透过玻璃
可以看清街面的行人
擦玻璃  不是抚摸
在他的眼里
却同样在擦试行人

整个下午
一个擦玻璃的人
没言语  也没有聆听
无声的劳动
那么透明  那么寂寞

在擦玻璃的人面前
干干净净的玻璃
终于让他感到
那些行人是多么零乱
却又是那么不可触摸
2005.3.19


2,<<有关粗砺>>


即使是肥皂洗过  仍然脱不了粗砺
也许是岸边的石头
也许是手  这是时间雕刻出来的本性

许诺已不是一张白纸了
它们消散在不够敏感的日子
低垂的样子  什么也抓不到
什么也像荡在空中的那只风筝

有人还在渴望纯静  甚至盼望
细腻的饱满的温暖的问候
那么执着  那么一付永不回头的样子

随地生根长出意料中的种子
随地生根长出意料中的果子
那么幸福  那么有成熟感
就像从来没有看见过什么叫粗砺
2005.1.26

    
3,<<内疚>>


你可以无端的扩大
像那枝树长出更多的枝叶
还可以像一把钥匙
开启人生的另一扇门
一切就这样  风起云涌
从内心到所以看见的地方

内疚在肉痛之外
像云一样覆盖在宁静
一切都不能想象了
像那支童年的歌  依稀滴落
干净健康的日子里
内疚正在摧毁另一个内疚
2005.1.31
  
  
4,<<成熟的叙述>>



开花结果的过程就走到了尽头
像天一样开阔开去
这真是个天高地厚的季节

多余的是叶子  引人注目的树枝
又一次钩起了人们的愿望
无论是播种还是耕耘
这些不言不语的劳作
在春天已被比喻种得满地都是

根深深地扎在泥里
像时间种在我们的心里
一点一点的耗尽我们的想像

在这样的季节是什么都会瓜熟蒂落
哪怕是惯性的风声
成熟的果实  终于压弯了一个季节
使所有的结果更接近了初衷
道理就这样远   像天一样远
2005.1.1

  

5,<<手杖>>


你拿在谁的手里  像树枝一样
鲜活的指点着生命的里程
你又拿在谁的手里  像闪电一样
击中了黑暗中唯一的忏悔

谁能躲避不洁的私欲?
谁能紧握理想的把柄?

你在盲人的手里
是光明的羊肠小道
你在国王的手里
是黑暗的朝天大路
2005.1.6


6,<<无痕的痕迹>>



风一直在摇晃  像那株树
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初衷
心一直在飞  像那只鸟却没有
留下任何地址

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
却羞于出口  更无法
品味这始终结实的道理

有一些隐秘像歌一样充满节奏
更有一些结局  不紧不慢
但最终总会走到你的想象

那么多的色彩  一直在春天开始
涂满了你意外的背景
那么引人注目  又那么让人无奈
这究竟是谁的安排
2005,1.10
  
  
7,<<碎片之外>>


把一张纸无尽地撕开
总会发出缝隙的声音
一个无聊的晚上
碎片就撒落在我的面前

把一条路走得更细
总会听见角角落落的声音
一个无聊的人
踩碎的日子边长满无序的荒草

把一个人从上到下看个真切
高高低低的特征
一个特别关心别人的人
总会粘上别人杂碎的习惯
1.12


    
8,<<更远>>


谁把春天按在马背上
带着它走向了远方
是谁把想象  一点点挤破
又把希望一点点吹大
一切都有来路
有山的地方总有鹰的声音
靠海的时候风会吹乱你的平静

究意是什么让我们认识了左右
必须确认它们的位置
必须让左右牵着我们的脚印

谁把好事全放进了口袋
像糖果一样
又是谁把理想一点点榨干了水份
一点点浇灌
一切都有相似的一面
微笑和说话都是动嘴
倾诉和伤口都是一只口子

究竟是什么让我们  不停地守望
在所有早已解开的路上
或者是在落满灰尘的消息面前
2005.1.13

    
9,<<风声>>


那座塔的风铃  喝多了风声
把风景喂得胀饱了肚子
但仍然没有使人满足

风声像一把钥匙
打开了能有的门  甚至让心
也有了许多的缝隙

风声不断  它们忽远忽近
像说过话
有的远走了  另一些始终吊在耳边

有人把风当成了风衣
但谁能把风声种下
哪怕是只长一片叶子
2005.1.20



10,<<柳叶刀或其它>>


你划开了从没坦露的东西
打开的深处却开放着无花果

沿着疼痛的目的
你尝试着一次又一次疑问
却忍耐着更多清醒
柳叶刀  明亮在无影灯下
像一条帆船驶行在途中

你划开了疼痛的风景
展现的却是潦草的生命

你像风一样吹走了昏暗
却演绎了一次又一次流血
柳叶刀  血擦亮了你的前程
你在生命的峡谷中
那么无情又那么无奈删除更多的希望
2005.2.2


11,<<风或其它>>


我一直在看那颗树  无风的日子
它像稳重的爷爷一样站着
满树的叶子  还有小鸟

这是不真实的  更多的时候是风
风吹来了陌生的日子
又吹走了我难得的好事
我顺着风走到你的面前
一肚子的祝福却早已风干

这风好险  差点吹掉了我的往事
在风中我的身边
总能听到前所未有的事情

在风中开花结果 在风中
赞美更高更远的风筝
风吹来了我们的想象
风又吹走了我们的希望
唯一实在的   是那个老人
从漏风的嘴里淌下的那声叹息
20005.3.10


12,<<没有秩序的街>>


连日的寻找  终于走进了生活
圆满的或者已被撕破的日子
在这条街沿路一一摊开

没有预兆  更没有准备
我走在一条没有门牌的街路
眷守着记忆中的过程
有人在眺望  更有人在吆喝
沉默的只有是寻找的我

我已接近了真实  逝去的岁月
在这条老街虚构着未来
但被人安排的高高低低

没有痕迹  更没有缘由
我寻找在想象中的街上
清点着越来越陌生的日子
有人出走  有人在回家
越来越响的是我孤独的足音
2005.3.5


13,<<日常生活>>


谁在行走  粗线条划过风景
谁又在淹没逐渐淡去的往事

平坦的日子像卧室的窗帘
拉上了是梦  拉开却是无穷的想象
我们就这样缠绕在日常生活
有冷有热  期待或忘却

有人把生活整烫的整整齐齐
更有人却让日子不修边幅

下雨了  淋湿的不仅是衣服
而雨披总是忘在门边
阳光灿烂的日子总是被梦错过
甚至连一个模糊的影子也没有

谁在希望  像一颗种子一样
谁又在放肆的惊讶自己的一切
2005.2.8(除夕)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