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对称 (阅读3573次)



我拥有一只可以拆卸的脚
一只假脚。我把它用布裹起来
然后放到椅子上
我看着它,形状古怪,有点像
被捆扎的稻草人
可惜没有头、四肢,只有躯干
嗯,如果把它埋下去
埋进土里,那么,我和一个稻草人
有什么不同?靠一条腿站立
在风中,左右摇晃
我吃力于生活的艰辛
而稻草人,用恐吓维持自尊
我们共同的敌人,可能是一群麻雀
也可能是乌鸦,声音嘶哑
身上散发焦糊的味道
我不喜欢它们,它们却在我的头顶
飞过,然后,我衰老于时光
稻草人被大雪埋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