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物质时代的精神盛宴 (阅读3647次)



  这真的是一个物质的时代!人人都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操劳,富人要思进,官人要向上,更多的平民百姓为了生活四处奔波。文学,尤其是诗歌,早已被放逐到边缘,没有掌声,只有自己支撑自己。诗人在现实处境中无疑是尴尬的。在这个背景下,二十一世纪中国首届现代诗研讨会于十月下旬在湖州召开,无疑是诗人们的一次精神盛宴。我省作协党组书记、著名作家黄亚洲在开幕式上说,全国一半以上的精英诗人和评论家与会,充分说明本次诗会的权威性。我有幸参加了诗会,颇受鼓舞和教益,遂记下一鳞半爪,供读者关照。

  诗会最大的功效不是诸多诗歌内部矛盾的解决和统一。诗是个体的宇宙,现在诗坛流派纷呈、百花齐放,宣称自己才是主流,别人都是旁门左道是毫无意义的。对于诗歌的政治性和人文关怀,知识分子写作和口语写作,虽有激烈的争执,但很快在理性的调解下趋于互谅和平和。诗会最重要的是提供了一个机会,使全国各地的诗人诗评家聚在美丽的太湖南岸,共同面对自己心中的圣土——诗歌。诗人兴会更无前,意义在互引为同道的诗人间惺惺相惜的彻夜长谈,不同流派诗人在真诚这个大前提下的互相尊重,为各自在现实生活中的处境互相关怀勉励中凸现出来。甚至诗人们在一起打打牌、谈谈男人女人也是多么美丽的放松交流。诗人无疑比常人缺少面具,更加坦诚,在现实中缺少知音不能说出的话,在这里都可真情流露,是心灵的慰藉。第三代诗人中的精英西川、王家新、梁晓明、潘维、伊甸、庞培、臧棣,诗坛评论家谢冕、沈泽宜、吴思敬、程光炜,以及更多的我省优秀青年诗人济济一堂,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共同面对“二十一世纪”、“现代诗”这两个主题,裸露自己对诗歌、对生活的理解,思想的火花在一次次碰撞中灵光闪现。这必将对每个诗人今后的创作,对整个诗坛的进一步繁荣带来深刻的影响。

  诗,是极限的东西,是终极意义上的人文关怀,是心灵的最后一道防线。9。11事件后,很多美国人以诗疗伤,在诗歌的喧泄和抚慰中慢慢愈合自己心灵的伤口。在大会发言中,很多诗人都对9。11事件对整个人类的影响予以强烈关注。诗不是简单的颂歌,任何服从于体制宣传的诗都是虚伪的,这样的诗人是不值得尊敬的。要紧的是热切关注社会各个层面的真实生活状态,在整个大人类的视野下发出真实的甚至是悲壮的诗的声音。这是很多诗人的共识。诗人无法回避自己所处的时代,他需要的只是尽最大努力逃脱现实功利的侵蚀,服从自己的心灵,唱出个性独具的歌。

  诗人无疑也是活跃的一群。在读书写作时或许沉思默想,一旦玩起来却是激情四溢。最后一个晚上联欢,诗人们纷纷引吭高歌,而且个个水平还不错。特别是沈泽宜老师,虽年近古稀,但歌唱得好,舞跳得潇洒,讲话幽默充满智性,不时赢得大家阵阵掌声。他是浙江诗坛的一面旗帜,在全国诗界也享有很高威望。可以这么说,没有他的心血付出,就没有这次诗会。谢冕、吴思敬、王家新等诗坛大腕都向他表示由衷的敬意。谢冕更象是一个老顽童,自称“发言杂七杂八、披头散发”,但他的发言充满激情,年老而思想不僵,为诗人们所喜爱。会后大家一起到南浔采风,更显示了其“老夫聊发少年狂”的一面。在嘉业藏书楼,院子中央刚好放了一张太师椅,谢老毫不谦让地坐了上去,年轻诗人们纷纷以他为模特合影留念,使他很长时间根本无法“脱身”,连称要收费。福建女诗人安琪口占一绝《题谢冕》:“久坐太师椅/身后伴美女/弟子两边笑/亢奋又崛起”,引得众人开怀大笑,笑得最欢的是谢老,连称这是安琪写得最好的一首诗,要马上拿去《诗刊》发表云云。后来大家作鸟兽散,他还频频向众人飞吻呢!

  此次诗会由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和湖州师院主办,省作协诗创会和哥伦波太湖城堡协办。湖州师院承担了一大部分费用,省作协诗创会也把三年的活动经费五千元全部奉献出来。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哥伦波太湖城堡,作为湖州高档次的风格独具的宾馆,把六十多个床位全部给了诗人们,连市委书记的一批美国重要客人也只能另寻他路。如此优越的城堡本是达官贵人一掷千金的场所,诗人们享受起来感觉非常奢侈,但谁又能说这样的环境不是更加适合谈诗论文呢?要紧的是价值取向问题。撇 开一个“钱”字,本次诗会给湖州师院和哥伦坡城堡留下的是一笔富贵的人文财富,在它们各自的历史中,是浓重又辉煌的篇章。文学,也是一个城市的名片,诗,是名片上的第一行字。一个城市再繁华,倘若没有诗歌,没有优秀的诗人,也是残缺的。这在今后的发展进程中会日益显现出来。

  “显赫,不一定能保留。真正永恒的,真正值得记忆的,是我们这些东西,我们美好的情感!”(谢冕语)“只要有人类存在,诗就永远不会消亡!心中还有比诗更崇高的吗?”(沈泽宜语)贫穷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一切诗人皆兄弟!世界有了诗人的存在,才有了更多的真实和良心,诗人不死,诗歌永恒!

2001.1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