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清康熙十一年春 (阅读3784次)



1、时间

她明艳的裙裾底下
不时闪过小腿白皙的微光
她两片丰腴的臀瓣摇曳着,摇曳着
可供你在其后做片刻意淫

她带你去上床

你要是肯静下来,偶尔能够听到
她走动的窸窣之声

2005.7.17


2、母与子

在母亲膝下玩耍
簸箕里盛满了花生壳
你在试图为手中的一瓣找回另一瓣

母亲发现了
尔后就笑着说道:
小的时候,我也玩这个游戏

你终于把持不住,说出了更多秘密:
苕山那条路冬暖夏凉
一过那棵桐子树就能感觉到
衙湾的阴山太重,必是鬼魂之地
一般不要去路过

晚上,花生壳在灶堂中燃烧
有时,突然迸射出一枝小火苗
灶门前的光就会亮堂起来
你查觉到母亲在灶台后面
出神地看着你的脸庞

2005.7.17


3、巨人宝剑篇
——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作

某丁卯秋,巨人四起,集聚衡庐之间。
生火于野,大铸其剑,天下振奋。
越明年,剑初成,井冈龙光射而翠竹春。
尔后巨人都瑞金而控引瓯越,穿铜釜,绝铁鼎。五试其剑。
(其剑之华,捽如芙蓉始出)
于是巨人乃仗剑西游。
穿湘江,薄贵阳,渡乌江,克遵义。
(其剑之断,岩岩如琐石)
涉赤水、金沙,越雪山、草地,
巨人会猎于西北隅,歇于延州之塬。
(其剑之才,焕焕如冰玉)
当是时,国有大难,巨人乃稍事整饬,复起而东进,
挥剑痛剁倭寇于三晋、燕赵、齐鲁,吴越。
(其剑之光,潋滟如晴日湖海)
历八载,宝剑之精神臻于至上善,海内震慑,莫敢不服。
巨人闻命矣。
于是与蚩尤逐鹿问鼎于中原,尽拔其城,九州共和;
于是与黑龙鏖战恶斗于高丽,悉夺其志,彼西方美人,
怏怏讪讪兮而签城下之盟。
卧榻之侧,遂涤荡一清,共和弥坚。
巨人圣德,从此垂拱而治。
(其剑之釽,从文而起,静穆和美,若流水之波)
巨人以降,才人辈出。人神而剑威,
保驾可,护航可,千秋可,万代亦可也。

2005.7.13 应景而作.


4、7月1日那天

7月1日那天,对于桐庐县分水镇102岁的孤寡老人俞银娥来说
是个特殊的日子:活了102岁,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电风扇
昨天上午,经杭州市慈善总会牵线搭桥,杭州乘风电扇有限公司的党员
将自己平时义务装配的100台电风扇
免费送给桐庐县分水镇五保户集中供养点的孤寡老人
让老人在党的生日感受到党的温暖

全文摘抄自2005年7月2日钱江晚报
A5版面:七一,鲜红党旗飘扬


2005.7.2


5、又一个开端

她自诩有相当的智慧
能够并已经融会了许多高明男人的思想
所以比较起来,她对来自肉体的震撼
更加心怀感激,永志不忘

我一向对异端女性充满好奇
往往越演越烈,乃至心旌摇曳
这回也不列外

我索要来好些她的照片
醉心于审视她的面庞和身段
我仔细回味她的文字
并期待下一个回合的交谈

我独坐书房,面对典籍
我沉湎在对她内心的猜想
有时候,我发出古怪的笑声
我满怀狐疑
在沉思中,喃喃作语

她是不是太拙劣了
我是不是太可笑了

2005.7.10


6、对我而言

对我而言,“这里”已没有什么秘密
我避开人众,独自裸体在我的房间
在一面大镜子前,我倾向自己的表面
这是被病毒劫持的第6个年头

内心还有开端,比如学习爱
尽量精美地把它定义给自己
或者懂得如何年青,还有诗歌
但我却为这些艺术,备好了嗤之之鼻

二十天宽的酷暑正从天上流下来
我不如中断这场绮丽的思想
走进热浪里,去街头行走
最能够给我带来生趣甚至信仰的
恐怕只会是这苦夏中的众生相

2005.7.10


7、贞观元年的追捕

叫莫大的汉子
果然逃进了他母亲的家
老县令那个古怪的规矩
还在继续生效
人虽获罪
但不可于其父母之家收之

我是新手
捕头自然派我来做暗哨
我神清气朗,眉清目秀
扮做了卖针线脂粉的货郎
守等数月,女朋友已处到“执子之手”
那贼子还不曾露出半只脸来

第二场雪的那晚
在窄巷子里,我才短住那厮
当然有一场打斗,但不成对手
因为他很顾忌手里那包纸裹的中药

念他老母卧病在床
我放了这个孝子,还给他出了一个好主意

明年秋,李卫公大破突厥
莫大战死朔州,以军功赎罪

初唐真是一个美好的时代
我们这些走卒贩夫,有幸生于其间

2005.7.16


8、清康熙十一年春


晴天的样子终于在早晨现出
四下都是新明的光芒
小镜先是去阳台上站了站
看见园中樱花绚烂
地上落英缤纷
她醒悟似的想
“我得到那里走走啊。”

尔后,她轻快地下楼
继续咯噔噔地走进花园
石径上莓苔溜滑
把一个不大不小的趔趄给了她
她伸手抓住一棵半大的树
树上的宿雨哗啦啦地落下来
“全都掉进脖子里呐。”
她凉得一激灵,在唇上噙住一个笑
乖觉地转过身,翼翼地淌着步子,折了回来

她捋了捋湿漉漉的云鬓
决定到闺房里
去换一双平底的绣鞋

2005.7.28晚

9、音乐幻听症者的絮语

心无事而起皱多日矣
昨天深夜,我的音乐幻听症复发
同十年前一样,十二点钟刚过
我的脑海便涌起一波又一波熟悉或陌生的旋律

我是个左手习惯者
靠死记硬背,才能用一只(左)手
勉强弹奏出“致爱丽思”的主旋律
我对音乐演奏知道的是如此之少
但即便是随意按动钢琴上那些黑键白键
我的内心都能够被刮出充沛的回响

这些年来,每当我感到空乏
我就去敲打琴键
爬涉于凌乱的音符,悄无声息地流下清泪
赤子之心总可以慢慢得到舒缓

我虽出身在穷乡僻壤
那里也有音乐
少年时代,我总爱走在山野沙沟边
在低矮的荆棘上搜寻蛇蜕
你可能不知道呢,用它绷成的胡琴
有更悠扬柔美的乐音


2005.7.28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