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铁象湾的河流——献给母亲的十四行诗(下) (阅读2462次)




什么戛然而止?
缠绕的线团陷入枯井,
恰似风筝僵持在空中,
忧伤属于风和紫色的泥浆。

生命不知不觉开始下沉,
一个黑夜、一缕空洞,
记忆和道别的长线被抽动,
一座村庄在寂静的蛛网上悬着。

母亲在夜里细数落花,
风暴点燃了白昼,
它把一个花骨朵安插在坟茔的尖顶。

慈悲的主啊?
我能忍受哭着到来,
却无法面对笑着离开。


风,照亮一些生命的地图,
风,同时熄灭一些火焰……
裂开的缝隙和沧桑土地上,
旋风游走——

无遮拦的空处啊,
海的幽深的静夜,
伸出的手在爬行,
拉着、推着可能更接近坟墓。

黎明在不存在的事物之中,
在界限的边界,
是星辰、沙砾和风。

蒙着面孔,
逝去的依然鲜活,
尚未出生的早已成长。


声音的另一面,
绒黑的沟环横四周,
惟一迷失之风,
从干燥的堤岸穿过。

一阵风,静夜变得荒凉,
一阵风,猩红的词语淹没了港口,
衰老、粗糙的礁石,
从低矮的屋子涌出——

我喊,用双眼顶住隐秘、雨点和阴影……
我与母亲守望的窗棂,
一捻灯心在夜中蠕动。

从寒冷的山脊,
最沉重的黏土,清醒——
历史化为流水的戏剧。


                         2005/5/16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