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这件事情应当记录下来 (阅读3441次)




(给HW)


1

我想要爱上你,想让你身体的线条
赋予我神明的表达
哦,唇齿间的气息,更能激起迷幻
而眼眸里,有一阵我久欲一呵的太息
不肯轻易散去

2

我赤身裸体
在寂静里慢慢躺下
在黑暗里
分明有刚成年的男子在嚎叫
听得见他们斜斜地走过街道
在他们那里
生命也在流逝

3

感官快乐
懂得很多
顺从和尊敬
和遵守
不颠覆
尚未臻于澄明
空而不空
此何人哉

4

12月冰雪将会覆盖北方
在凛冽的风里
我和你,将会有一场散步和交谈
我将会突然在树干旁边停下来
凝视着华灯初上的街道
我一直没能准确表达出内心
但那别具一格的思想
那时将会无声无息
你的嘴唇(没有口红)要来探询
你的眼睛(没有眼影)要来探询
你的声音(软似耳语)要来探询
将来我和你
要在彼此的梦中升起
将来我和你
各自去衰老

2005.6.24 于南昌


LV

从MSN上传过去的诗
她肯定是看到了
但没有一个字
从她的心里返回来

我以此为由头,把LV从联系人列表上删掉了
这是一件事情
我把自己弄得有点伤心病狂
但我没办法不这么样

因为对一个有孩子有丈夫的少妇神魂颠倒
我对自己感到厌恶快有一年了
感谢破破烂烂的理智,它到底还是保持住了我
一个有妻室儿女的男子的尊严

关于LV,我的诗歌就这么戛然而止
美丽而聪慧的LV
和我比邻而居的LV
仍在我的视线范围里

她娇艳温暾,宛如二月红花
我也风华正茂,可比谢家宝树

2005.6.26 上海虹桥


1、厨房轶事

我,欧亚大陆东部甬江岸边的一位代达罗斯
今日做了里脊莴苣丝,香干芹菜两个菜肴
主食是豇豆闷的大米饭
汤是冬瓜米汤

在我的王国501室
我一向是乐意烹饪的
洗碗,我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厌恶

沿海的地方,传说是这样:
美丽的海螺姑娘从墙上的画中走出来
给心上人做熟饭菜再回到画中去

而在内陆,神话却是如此:
美丽的田螺姑娘从水缸里走出来
给心上人做熟饭菜再回到水缸去

我能够想象到我们汉家的儿郎
一代又一代坐下来空想自己的厨娘
巴不得她来自异类
白蛇,鲤鱼也常是他们臆想的对象

一个多么有趣的世代流逝了
我所来到的这个没落时代
厨娘正在濒临灭绝
但我仍在撺掇这帮婆娘逃跑
鼓吹她们去抛头露面,去出尽风头

不仅仅是因为生命需要延续
爱情还需要发现
我是多么想要鼓舞起她们
热爱上自己性征多变的性别


2005.6.10


2、在盆地

在盆地
一年的第9个月份
阴雨连绵

在古彝人的山洞里,石床上
你这多愁善感的妇人
用手电照亮了岩画上女性的第3只乳房
声称你也拥有

在内室,白昼透来微光
你的身躯,那么多沟壑
凸凹着那么多的白
空灵而久远的白皙
你那些线条多么沉寂,安分

在暮色里
你深吻了我
初秋,湿漉漉的林间道上
你的怀抱多么温暖


2005.6.11


3、这件事情应当记录下来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第三个冬天
少年独自登临高冈
立有间
胸内荡漾

乃取黄石为座,白石为案
面南背北
穆然称王登极

其国无号无臣无民
无疆土无后宫
无国家机器
有君王有社稷
有民生有外交
有意识形态

其时旭日彤红
层林斑斓
薄霜遍地
少年误得大自在

2005.6.19


4、给沙兰的孩子写首诗


这些天来,我等待我的内心
给沙兰的孩子写首诗
但我的内心并没有升起
沮丧早早充满我

酷吏在善后
使用伎俩,鼓动沙兰的人们
赶快把孩子的遗体交给火

媒体在报道
新的教室里,他们摄下孩子的欢笑
孩子们在课堂上争先恐后地举手回答

要若无其事就若无其事好啦
敬爱的国家机器
时间会治疗我们
我们对你别无所求
只请你慢一点转动你那些齿轮
只请你艺术地转动你那些齿轮

我们知道我们还需要去等待
那能把正气和人性
注射到你的钢铁里的一代人



2005.6.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