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破壳之后(9首) (阅读3983次)



绍兴

镜中是冬天
一个从未见过面的朋友
从绍兴给我们寄来一个包裹
推门进来
惊魂未定

白色细麻布
包裹着黑色物体
像一颗人头
落在新漆的桌上

透过麻布的细长孔洞
这颗人头在寒气中吹送出
霉干菜的清香
我的剑应声落地

(2005.1.27)



麝香正骨膏


一场雨后
长出了骨头的人
贴着麝香正骨膏
没有长出骨头的人
贴着麝香正骨膏
梦见骨头的人
梦见发明麝香正骨膏
梦见骨头的人的伟大部落
连夜熬制正骨膏
往锅里投进钻石、狼粪和眼泪
有了正骨膏
就有了骨头
有了爪牙
此后的10亿年
可以揭开盖子
慢慢啃自己
梦不见骨头的人的伟大部落
拉着脸一声不吭
在洞壁上杀死麝

(2005.2.5)



4月9日海盐云岫寺

桃花,樱花,扶桑,蔷薇,海棠
张闳,吴雁,王琦,叶开,大可
罗汉,金刚,弥勒,观音
一片一片
挂在黄昏的笼子上

多么美满
观音站在院子里
一个半年不见的堂叔
没有如来,没有一片叶子翻船
笼子也不会在空中破裂

远处,山脚下的湖面渐渐
变成金刚石,想摔死我们
没有一只船划过来
一步一步走上台阶
变成红色的狮子

再次经过的时候
门口的狮子张大嘴巴
我们已不见踪影

(2005.4.13)

艳史


两个蓝衣服的清洁工蹲在岸边
用长竿捞网,捞湖面垃圾
用家乡话聊天
我躺在两米远的草地上
举着看到三分之二的
隋炀帝艳史
一只金龟子翻过肩膀
爬向胳膊,又停下来
艳史散发着
正午太阳的光芒
和湖水的微微腥臭

过一会儿,竹竿捞上来
一只乌龟
连网兜一起放在草地上
两个工人围着它坐下
翻弄,议论,抽烟

一个五六岁的
穿短裤的男孩
从草地那头跑过来
蹲下和乌龟说话,摸它的壳
用吃到一半的雪糕喂它
乌龟头一缩
雪糕化了
滴在黑亮的龟背上

(2005年5月24日)



二郎神

每隔几天,二郎神打车上班
都要路过一座城楼
透过5万吨风沙的道场
二郎看见
东边四面,西边四面
楼上共八面旗
风向一向保持一致
决无破绽

今天早上
风向偏北
二郎合上《乌龙院》
透过1.20元的车窗
非常负责任地
再次打量八旗

七旗方向一致,刀口朝右
但是
西边,左数第二面
竟然不迎风招展
而是自我缠绕
在跳脱衣舞

玉帝陛下
让了这么多年
猴子尾巴还是藏不好
我们活着
还有什么意思

这是5429年的的士费
请陛下签字报销

(2005年5月25日)



破壳之后

五月剥开壳
开始脱毛长毛,直立行走
七点出门买菜
跟遇见的每一只贵妇狗握手
散步回家九点
看报两炷香
接下来,十点到十一点半
爸爸在家干什么
我就不知道了
我在另一个壳里啃黄瓜

如果他没有踏上溜冰鞋穿过城门
四处物色陵墓
没有转动微波炉炼丹
化一道青光
刺破701的德国木地板
没有变成一头水牛在水塘里撒完尿
闯进我电脑壁纸的苜蓿丛
我下班回家的时候
他就不会从天而降

昨天黄昏,我推开门
他不是像平常靠着沙发
而是坐在窗台上
看《中国皇帝传》
湿漉漉的背上已生出一层
淡黄色绒毛
从沙发到窗台
他飞出了一片沙漠那么远
我已老得追不上
在他喷出水柱之前
我们已来不及
钻回各自的壳里

(2005年5月26日)



宫墙柳


19岁的湖北姑娘
寻思了半下午
跳进午门东边的筒子河
扑腾几下,就被路过的
国旗护卫班的小兵抓上来啦
让我们闭上鸟嘴
将人工呼吸的事
交给海豚班长

水性杨花的午门
原是一心杀人的
如今是一心救人的
正午,她脱下粉红囚衣
开始喂奶

春末夏初
那些被杀的山羊胡子
正匆匆过河
准备救人
一些因挑了脚筋
来不及救人的
就回到桥头
等待再被杀一次
两棵柳树
搀着他的影子

(2005年5月27日)



两段木头


吵完架
就可以趁势越抱越紧
抱着抱着,你腾出嘴来说
“咦,三十年啦
为什么你从来没有
为我写一首……诗捏?”
我对着碎玻璃拼成的镜子
趁势解释,辩解,诡辩
趁势陶醉在从天而降的白雾里
你在另一块碎玻璃里
眼睁睁看着
想说这件事的嘴唇
和不想听这件事的耳朵
距离越来越大
像洪水中漂散的两段木头
小木头,老木头,呆木头
让我们在水中闭嘴
趁势抱在一起
将耳朵贴在漂流的圆木下边
倾听年轮缓缓膨胀

(2005年5月27日)


放风筝的老头


他解开绳子
我们就开始奔跑
他停下来
我们就被鞋带绊倒
他抬起头
我们就流出口水
他咧嘴一笑我们就倒地身亡
现在我们的尸体拖着长长的尾巴飞起来啦
现在口袋里藏的剪刀从天上掉下来插在地上
挪挪腿又站成人形一手缠着绷带一手牵着狗链

(2005年5月31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