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三个故事 (阅读3981次)



0、三个故事


孔蒂公爵1775年11月8日的信写道:
昨天上午我遇见了一个好看的姑娘,她住在圣德尼街上一座楼的第三层
第一层是一个小小的百货商店。她的名字叫约瑟芬,是个孤儿,她的姨妈(一个洗衣妇)是她的监护人。这是交给你的25个路易,请设法让她为我服务一星期。这样的姑娘勾到手应该不难的。
          ——摘自《情色艺术史》323页,全文照抄。

叶子龙说,先前有个姑娘,很漂亮,来照顾主席的生活起居。有一次,主席闷闷不乐,姑娘就让主席猜个谜语。谜面是“主席打喷嚏”,主席猜不着。姑娘自揭谜底:毛病。主席听了哈哈大笑。姑娘后来写了入党申请书,还提出一个任职的要求,主席都没答应。再后来,她就自己离开了主席。
        ——摘自2005年4月最后一期《文摘周报》,大意如此。

清初浙西诗人李分虎,客闽中某官官署。其夫人亦能诗,慕分虎才,因越礼。某官侦知之,召分虎与眷属共饮。酒半,舁一巨棺,强二人入之,遂葬后园。至今土人犹呼为鸳鸯冢。
         ——摘自沈西雍《匏庐诗话》,全文照抄。



1、《忆江南》

5月之末,雨季初发
大江尚在河道寂寂涌流
在庭院,在街道,空气里漫开着古中国的涩涩书香
花和叶子这些容易繁荣和凋敝的事物,她们湿润那些气息

每一天都是翻来复去的梦
一点点地,从陌上,从巷子里绵延出去
到撑着的偶尔旋转一下的花伞下
谁都没有把它醒来

在细雨中,南京的众女子哦,你们中是否有人起身
孑然站在城墙上,向紫气蒸腾的钟山望去
在细雨中,小敏,或者梅梅,你多美好,你多欢悦
我曾在街市上与你擦肩而过,并写下歌中的雅歌

2005.5.28

2、《逼眼》

下午,柳荫下很是阴凉
河里泛起波光

几个阳光斑点,穿过层层树叶
落在脚边,晃呀晃地

有女人挽着男子,走过去
露出一截麦子色的腰
黑色的弹力裤
翘着她的青春

回头就是街道
到处都是人。活着

2005.5.31

3、《羌》

我早怀疑古羌人是夏人的先祖
夏人在黄河流域被商人打败后
退回到山中
后沿着岷江下来
成为古蜀人
这有四川话“瘟商”为证

五月中旬,我沿岷江上溯
进入九寨沟
我惊讶地听到羌族的人口总数只有30万
无民族文字,长期使用汉文
歌舞会上,羌族老人声调悲凉
唱了那传唱千年的《出征歌》
真是呕呀嘈喳的凄怆

歌词大意是:天上的!
我们今天要去战斗
请保佑
(词意很冲,似乎心底里对上天素来没有敬畏)

1980年四川遭遇百年罕见大洪水
瓢泼大雨一直下了三天三夜
我家的茅屋无一块干燥处
我那时已经8岁了,曾怒气冲冲地跳到天井中
仰天大骂“天上的”

那天晚上每想到这里
我就哭上一会


2005.5.31

4、《踏进同一条河流》

不要发动内心
任凭那少女的气息挥之不去即可

回到1993年秋天的南京
八系陆艳来访同室的江海
不遇,而与我交谈良久
我仍可以很喜悦
临别仍送其青柿子两枚

2005.5.26


5、雄抹香鲸的老年
(致LV)


我的房顶上面是大海
这片有时平静的水域,雌性抹香鲸一代代成群优游
宛如神明,我有宽阔的额头和百结愁肠
在波涛下独自自在

我有精密的声纳:小憩和梦
我曾热衷于捕捉她们的嘟噜
破译出那些小小的秘密
借此夺取一寸又一寸精美的光阴

不是大陆,这里不变换季节
清凉可以一直灌满五腑六脏
但凡在重复和轮转的日常
我更习惯寡言和沉默

夕阳正照着我第七十次(1)的喷泉
海面上,我自然又嗅见了她们的影子
这更加是一个岑寂的下午


----------------------------------------------
(1):鲸在没有喷够七十次水的时候,它的有氧血液的储藏功能大大打了折扣,这就促使它一次又一次地浮上来呼吸,因而也就留给了捕鲸者捕杀它们的机会。(摘自赫尔曼·麦尔维尔《白鲸》)

2005.6.5


6、说点梦话

    近来人事宁静,总有比较连贯的梦。梦中心情都很快慰,这似乎是从来没有过的。
    前日,梦见自己在乡村耕种,和一乡绅因田亩里的事情,发生小纠葛。于是写了大字报,用石块压在他地里。翌日,那人暴跳而至。我远望去,觉其面貌有英雄气。于是欣然上前与之扭斗。力渐不逮,乃绕阡陌周旋。心里似有遁意。终觉不妥。幸见其羽翼中另有一好汉,乃以言试之。其时有语云:田亩小事,何至于此?那人笑而对曰:虎公词太利厉(梦里组出这个词真牛)也。我也哈哈一笑,对那乡绅抱拳,叫道:文字之戏,公饱我老拳,善乎?绅怒意稍懈。须臾,抱拳致意而走入翠微中。后来帖邀约赏花。我见过其夫人,其公子。其人指点庄园,似有3处房院。屋宇竟然似坟茔之拱(梦中不以为意,当时道是防空结构)。房屋依傍的后山,有尖塔,我正眼看去,忽然闻得梵音袅袅。路有桃林,一派红艳,我只是痴看,于平静之大乐中醒来。
    昨日梦见旅途与一群女郎玩扑克,四副那种。四个同色同大小之牌,有称呼为:象舞(说是源于象有四腿)如果一齐出2套或以上“象舞”,则称为“群象舞”。但如他人手中有大过“群象舞”中某“象舞”的,那人则呼叫道:刺象!旅途中,见了许多古老文明遗迹。晚上和几个女子混寝,谈了许多痴话、伤怀话。不表。
    又,大约十日前,忽然梦见与高中的恋人出游河边,心里出奇地愉快。因为15年前我18岁,春天,生平第一次梦见她时,也是出游河边,情景类似。记得那回梦醒后兴奋不已,她的娇面异常清晰和羞怯地浮现在眼里。终于弄到指头儿告了消乏的地步,十分美好。今天我用深心望里一看,还看见了那个少年在内心对那女子的起誓呢。

2005.6.5修改.


7、树林

冬天,或者初春
它们光凛凛的枝桠
可起造神秘性

而夏日,它们枝繁叶茂
在早上,在正午,在黄昏
会有阴影
会有一个女性的面目


2005.6.5


8、男男,女女


那年轻女子勾下腰身
采摘到一朵栀子花
她举到鼻翼边嗅着

竹林里有水泥做的长凳
她走过去仰面躺下
树荫早已搭着那里

他不知是如何出现的
她仍旧仰着,枕在他的腿间
他们轻轻地交谈和厮磨

观察者忽然神秘一笑
"要是能把时间大倍数快进......"
但他却又黯然一叹
"大抵没有什么趣头可看。"


2005.6.4


她们

(给大老黄)

她们光滑的躯体
直立在粉色的涂写
我不能详细记得
那些大腿窝隐约的浅黑
字迹里我卑微地读到许多的名字
鸽子般咕嘟的蓝

我还发现她们的白
没有伶俜,那么干净
象是可以很容易打死人的鹅卵石

她们不去烹饪
她们不是那种繁衍人的人

  2005.06.0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