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偶作并序 (阅读3821次)



                        
                            序


    通过掌握深不可测的智慧,魔法般的技巧,微尘似的语言敏感,玄学和修饰变
化的奥妙,新诗获得了它的历史,如果不只为了满足虚荣,不难发现,迂回的、修
饰的、隐晦的花朵,已经过多挤占了心灵,从而构成一个新诗的“六朝期”。相反
的,对修饰兴趣的阻挠,原本可能爆发意境的新发现,但实际看到的却是轻靡和粗
俗。上述两种倾向实际构成了这个新诗“六朝期”典型的陈规俗套。
    我相信,直接的、意境的、巧妙的、形象的、简朴或清丽的、严肃的表达,比
迂回的、修饰的、隐晦的、玄学议论的、绚丽的、轻佻的表达,日后会获得更强的
说服力。在去掉修饰的龙蛇虬曲后,一种简单而深刻的崇高风格,既合乎我们民族
固有的本性,也合乎民族对趣味选择的规律,不被一时的理论所迷惑。师法古人不
是为了新的教条,而是寻求天籁般的声音。


            中年


    青春是被仇恨啃过的,布满牙印的骨头
    是向荒唐退去的,一团热烈的蒸汽
    现在,我的面容多么和善
    走过的城市,也可以在心里统统夷平了
    
    从遥远的海港,到近处的钟山
    日子都是一样陈旧
    我拥抱的幸福,也陈旧得像一位烈妇
    我一直被她揪着走……
    
    更多青春的种子也变得多余了
    即便有一条大河在我的身体里
    它也一声不响。年轻时喜欢说月亮是一把镰刀
    但现在,它是好脾气的宝石
    面对任何人的询问,它只闪闪发光……

    
   英雄谷  
          
          
青山把尖齿朝着一只苍鹰  
仿佛等它颓然倒下--  
我在山间独饮,像等着被大风吹起  
          
旅店四周,据说埋葬着一些英雄  
我只是像炊烟,躬一躬身,听山涧轻声地啜泣  
只是像山林卑微的枝叶,嗅一嗅青山乳房的气味  
更多发着芽的寂静  
捧着钟声,爱不释手……  
          
对人生,我还能抱怨什么?  
坟头羞怯的小草,会是英雄想对我说的哪句话?  
我满山寻找的高人,也许只是这山谷--  
它准备吞下飞来的雨云,用成吨的水  
洗净人的足迹……  

        

              

             十月


    十月的大街上,露珠缀成清晨
    我在日子之间奔波,已经染上梧桐的秋色

    曾陷入夏夜的忧患,这时睡去,比母爱还美好
    我目不斜视,但依然是一个过客

    浪花在秋天已经停止跺脚
    它还在水下暗中给我信心

    山崖边的散步,已无需风来提醒危险
    十月,烧纸钱的人更少,冬天已成了芳邻

    远方,在寂然无声中做好了准备
    而我没把十月消化,已伸手去扶瑟缩发抖的冬日
    
    


            踏青


    我在家中读书,窗外雾霭沉沉
    冬雪之后,来了几日暖风
    梅花红了,有炊烟飘在山岭处……

    邀上几位朋友,悄悄上路
    不知春天将教会谁什么?
    随便什么花,都够人消磨
    孤独,还是那么辽阔……

    古道险峻得像是爱情
    隔着山寺,我的心跟着一只风筝摇晃
    太阳变红时,有人站在山顶在听
    连出洞的蝙蝠,也知道此时应该闭上嘴巴



            郊游


    枫叶灼人,它们像灯光
    照着一个人的失眠
    再大的心愿,这时也更单薄
    更虚弱了……

    摸一摸枫叶,想一想它们的心
    是多么徒劳啊……
    一只灰鸠飞过,更增添了枫林的神秘

    就这样踱步、失语,到处是心悦臣服啊
    人就像这条山溪,已经干涸了
    还要从木桥下迂回穿过……


            感遇

    欢聚之后,空虚更深了……
    我看着,走着,又沉湎于一条旧路。

    人要挺住的,不是悲痛,而是春暖花开,
    像夜空的浮云,来来往往,不过遮一遮星光……


            古风


    人生醒时有多少,沉醉的日子唯与车轮比快;
    纵使有一百年的幸福,你的心还是要渐次悲凉。

    某日的饮酒长醉,仿佛消磨掉了一个人的空落,
    仿佛悲秋不再湍急,落叶也愧说凋落。

    醉了就像秋风,在雁行书写的秋云中。
    人生需要应对多少的细枝末节,空蒙的山河比人生更暧昧……





            三月


    一日三餐,我在被什么改变
    窗外的梧桐,城外的蔬菜
    或一个不幸的消息,一个女孩脸红的表情
    这些都令我想起什么,禁不住地动一动心

    山岭离我很远,但它最容易把握
    侧卧山脊,心就像岩石一样安谧
    但在天空飞翔的,在地上流动的
    不是一句“多么美啊”,就可以了断的

    和鸟儿伴歌,不知失望的会是谁?
    众鸟想要告诉我的,伟人已经说过
    必须习惯什么也没有,学学那个乞丐
    到河边坐一坐,笑着把暮色苍茫悄悄放过……

    

            玄武湖即景


    那些快艇,让湖里的浪也长大成熟了
    我恍然大悟,堂皇的浪花已娶妻生子

    风筝让树木仰起头来,我的女儿
    还想稳住最初的慌乱,一轮白日的残月
    要把谁的心来搅动,那眼神像鹰,让我直冒虚汗
    
    像浪花在闪烁的,还有老人脸上的皱纹
    他们站在湖边,努力要平息心中的迷乱

    是湖水的一生,让落日小得像一只酒盅
    它沉到湖水里,去挽留腰身妖冶的乱流



      中秋月  

          
夜已深,浪在安眠
我看着被李白关心过的明月  
它像空白的帐本,上面没有什么债可记  
          
弯腰处,是一池秋水  
我在涟漪间认出了你的颤栗  
今夜,我要熟悉的,不是一个节日  
是你常谈的屋檐下的那只飞燕……  
          
也许我的夜不成寐,已漏洞百出  
我等着曙色,就像明月--这空白的帐本  
等着一笔巨大的债务……  



            金陵梧桐  
          
          
一条梧桐路,可以让我停下手中的活  
每片叶子都是小小的耳朵  
就算隔着最宽的马路,我的自言自语  
依然会让叶子在风中侧目  
          
一排风华正茂的梧桐,多么优美  
有着和我们一样的才能  
一样的多情,一样的徒然忍受!  
          
我要把去过的城市,都简化成一条梧桐路  
听凭叶子把声音的波涛安排!  
不能接受梧桐的街道,难免肤浅  
          
在梧桐面前,我显得废话连篇  
冬天是它扎起长辫的时节  
我嘴唇微启,无限感慨  
一排梧桐在怎样忧戚地看着我呀!



     进山

    那是白云,不是我
    是太阳朗照的山谷
    不是人群中一颗躁动的心

    能向山寺进献的,也许还有别的什么
    不只阳光被树隙拉长的鞭子
    不只月亮对我不息的无语

    让山谷这样充盈
    让一棵树,在风中这样笑一笑的
    不只我在人世深一脚浅一脚的气馁……



          空

    路是静的,人也静着
    当山岭卸下落日
    连星星也在感恩,成为一颗颗
    与我相望无语的心

    我停在这里,并不孤独
    烦恼早已被星光预见
    一生也将被草木证实
    我走不出的,不是一个朝代
    是月的白发慈悲

    当我在草地上睡着
    连佛陀也要夸我缄默
    像钟山一样的守口如瓶
    心中已空无一人……



            古潭


    我站着看一个古潭
    不知它长得瘦还是胖
    它和蚊蝇说着话,是走运还是不走运

    我的诗篇不是给它的
    可能是给南方,也可能是给北方
    总之,还没有找到更好的方向

    古潭在等大胆的泳者
    能轻捶它的老背,挠它的千年痒
    它静候的风,还在中亚或更远的远方……

    我围着古潭
    替它盼着雨点,等风来照自己
    照出脸上的裂纹,仿佛真有一丝疼痛


            路过皇陵


    树儿长出了绿芽
    如果是在风中,那是春天扬起的绿色灰尘

    在谁的耳边,风儿丢失了秘密
    让谁捂着脸,是的,他紧抱的过错是没有尽头的
    他与春天是貌合神离的

    暮冬,没有临终时的呼唤
    只有林儿藏起的一排排光秃的牙齿

    在埋葬着皇陵的榆树下,而我吞吞吐吐
    一个匆忙路过的美人,仿佛是几千年的美人
    从我的心灵深处出土了肤浅和孤单……

            山


    别像落叶那样的,令谁悲伤
    充满入土为安的愿望!

    当风翻动落叶的脸,寻找一个老朋友
    我却走出了落叶的出丧的队伍……

    秋天,最终会让树枝干净得像几只筷子
    不走运的筷子,拈住的将是冰雪……

    ……好缓慢,当山想把背扭给人世
    但崎岖的山路,还在一遍遍地向它致敬!

    好像去结识一个更孤独的人
    我越靠近它,却越在与它疏远……

    也许令它悲凉的,不是秋天,不是春天
    是人们在山脊上的起落,假惺惺的劳作……



                   奶奶之死

    奶奶死了多年,我的内疚
    还是没法排遣,她不希望
    爷爷的死给老宅带来变化
    但儿女的盘算,是她怀着佛心看不透的

    死前她住在租来的陋屋
    春天已变成死前的泥泞
    我寄去的钱,简直像羞辱
    家人的爱啊,怎么会变得这么涣散?
    
    当微风吹拂坟头
    死后的孝敬已变得容易
    再努力啊,我们也成不了伴随她的小径
    两旁的花草枯萎凋零
    仿佛我们已经用尽的善心……


              悼老师


    此刻花木凋零  熟悉的人已变得陌生
    身体里的往事像一只只唢呐  在送死者远行
    往事被那么多的人抬着  
    艰难时日已成了繁星

    我躬着身  想知道他在想什么
    想知道身体倾入黑暗的依据
    炉堂里的触目惊心  成了他最耀眼的秘密
    我所景仰的人啊  他的沉睡
    竟像火花四溅的钢水……


            前湖

    湖水发暗,像害着疾病
    我最多像麻袋,再帮它动几下
    飞鸟快速地,“它只剩下一条路了”
    
    湖水多么像我,这辈子被困在这里
    但它的眼里,看不出有丝毫的遗憾
    活着,就枕着逐波的快乐

    风再小,湖的生命依然刺目
    像深夜的灯,一直苏醒着
    湖还要以它的涟漪、战栗、心绞痛
    为湖边的恋人做些什么……



           茶舍即景


    我坐在那里,谈天下事
    谈贫穷和欺骗,谈少不更事
    坐进这个光辉之夜,需要怂恿几个能飞的词

    无意间望见谁的脸,皱纹如苍海
    我像伫立海边,脑海变成空白
    即使话音如蹄,也带不来一丝甘甜

    他的一生像突然覆盖在我的时日上
    他经历的陷阱也不会只是两三处
    他阅人无数,人生已像朽木在腐烂?

    一个良辰美景,七八个聊伴
    望着他的不事张扬,他的膘肥体壮,
    或许他的生命只在肉铺的案板上嚣张
    在茶舍,却被推敲得深不可测……
            


             街边即景


    她迷失于街道,像一条古运河迷失于新城
    像水草静聆桥上的脚步,猜测谁的心胸更宽阔
    这位漫步的姑娘,看流水的姿势
    想一想都令人醉,她的犹疑
    像南京春天的犹疑,仿佛没有尽头……

    扎辫子的姑娘,路人忍不住都揉一揉眼
    失败者看见她,也会有非凡的快乐
    让人误以为,这快乐会延绵五十年
    她迈着缓步,像白雾从一条青巷吐出
    喧闹迎向她,也像我慌乱的咳嗽……


           雪山恋曲


    除了我,连山也想再向你挪动一步
    作为更高的孤独,它头发白了
    停住了它的千姿百态……

    到处的山啊,开始让人感到绝望
    为寻空旷而来,远处的城市成了真正的空旷

    你尽管对山巅的白云抱怨吧
    除了白云不能寄你……
    更多的山--更多的惊涛
    要把你的,我的身体彻底荡空吗?


         另一种怀念

    我怀念着你,在抖动摇晃的渡轮上
    在欲言又止的尘土中
    我至今守住的,是你的铁石心肠
    你的意义不明,就是在这山坡上
    每一个分手的细节,都长成了小树!

    自从你走后,我见识着山水,不再孤单
    见识着尘土,不再羞涩
    我静想,在明月朗照的异邦
    你是否找到了那种生活
    也许鹿的足迹,比你还清楚你的愿望

    但我必须在空荡、亲切的故土
    在蚊蝇成群的百里江川
    敲敲击击中,每天遥望钟山
    写下许多字,才能安睡并忘乎所以


          江上航程


    很多年,我靠江轮探亲往返
    缓慢的航程使乡音越发突兀
    人随江轮起伏,像抚摸风暴的胸脯

    还有哪种思念,没被江轮收集过?
    看到水天一色,我就不想说话了
    内心比往日更加模糊……

    当忙碌的人在甲板上静下来
    一切都在心中迅速褪色
    那个低声说话的商贩,那个老总……

    就像让流星停下,它又能干什么?
    不如让他们延续不安、突然和多梦
    让他们要了这个,又想那个……

    缓慢的航程,多么奇异的老师啊!
    仿佛下一个码头,才有更多的宽阔
    仿佛是人出了故障,让江轮不舒服

    直到江鸥不知去向,掠走风的旋律
    当江浪的牙齿还在风中生长
    我已沉湎于江夜,江夜的神秘……


            哭泣之歌

    眼泪是常有的事,尤其到了中年
    这可不是高尚的风俗,你心中的冬天
    能走多远,眼泪也要跟随多远
    眼泪常是别人的磨难,在你体内受孕而成的

    你常忘了为自己而哭
    当你蓦然惊觉,你的心却在为过去加冕
    记忆里满是爷爷担江沙的号子声
    你是要为他哭一哭的,他的一生只有菩萨能彻悟
    
    这个年龄,你向神又靠拢了一步
    良知捱过了青年的冬天,开始发芽
    这个年龄,方言已经成了向往
    你观着《牡丹亭》,有泪盈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