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5年5月8日 (阅读4274次)






忽然想起那个擦玻璃的老人
他年纪不大,儿孙满堂
提了水桶,到我们的大楼擦拭着一块块玻璃

现在天又灰懞懞的一大片
飞鸟还在阳台附近发出叫声
立柱还是那么光滑坚实

我想起他弯下腰的样子
一件最普通不过的蓝色上衣已经洗得发白
我看不见他的脸,也看不见他的双手

白天和黑夜让我着迷
我站立在那儿

他掏出一大块布条,浸在水里
拧干,铺开,一下抹去那些痕迹
抹去我,抹去他心中的美丽妖娆

我写下来,你还是会读到
我不是在说爱情,也不是在说完美
可是不能克制的脚步啊

当他提起水桶往回走
鲜活的鲫鱼跳起来
近旁我们,终于可以发出忍了很久的喧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