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去年预订的老年痴呆症提前送到 (阅读3622次)



(0)

乙酉年5月10日下午,侧身于闲处。持一书,胡乱读去。读至小凤仙吊蔡锷挽联,其语云:九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怜他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十八载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当下黯然怔愣。抬望窗外,树木兀自葱郁;云矗天际,如莲似瀑。顿感身神空乏,枯竭。心有大恶境,不可说,不可说也。




(一)

1、去年预订的老年痴呆症提前送到


2005年,我年纪三十又三
我开始一再地
大量使用一个汉语词汇:“亲爱的”

你或许有相当的经验
明了出声说出的话,会突然变得虚空
甚至让人一下子坠入难堪
只有默默喊响的句子
往往更加沁人心脾

许多时候,我用它来招呼
在自家心身里坚定活着的那个少年
偶尔,我也用来呼唤LV

这个在我诗行里反复出现的青年女性
现实的某个人能够和她完全吻合
但现在,我察觉到自己越来越不肯承认

一件大事正在发生
“柳莺、XM、ZH、LU、LUO,还有LV
请围过来,围过来
曾经对你们充满渴望的人
现在正在遥望你们的命运
心想里,仍有一缕芳香扑鼻
可我有一个沮丧的发现,只能独自回味:
你们那里,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除了我的错觉,其实什么也没有。”

2005.5.1

2、山中小记


我们蜿蜒穿过林中小径
几度听见溪流嬉戏的语声
一趟山雨簌簌过来
我手中的伞,没有张开

在山腰专供稍事休息的庭院
在茶香和话语的缝隙间
我不时看着那些山峰
白云在其上蒸腾着
正向下倾覆

为看清它在阳光中的消散
我起身走上小路

未料一阵山风突卷
将那最轻灵的一缕
飞快送到我的身边


2004年4月作。2005.5.1修改


3、武昌鱼

(谨以此纪念某个素不相识的人)

那日他们送我武昌鱼
已是包在真空袋里的佳肴
仍然清晰可见腮和鳍

我端详它
遥想它在那片水域里
怎样用腮缓和睡眠
怎样用鳍划摆时间

必定有一只手
将它攫取出离水面
必定有水族的宗教
在深黑的暗处纪念

可否有警觉的同伴
那时朝它呼喊
镇定!我们垂直下潜
贴住淤泥,我们即可躲避罗网
而它为什么竟然对横祸无动于衷

今天我坐在餐桌上
挑出它的背部开始慢慢咀嚼
我说出哀伤的话语

“众神也是这般把我们捞出红尘
在天堂,在那些云做的餐桌上
他们也这般咀嚼我们的灵魂
我们愈是美好,他们愈是要的迫不及待”

04/06/26,2005.5.1修改。


4、暗香

3月12日,甬城大雪
LV衣冠胜雪,粉红领巾衬托住素面
在过道里相遇,俊俏的黑眼睛扑闪而过

4月29日,LV驱车
着白色职业装,方向盘上,纤手秀美灵动
其时我在后排

记得曾从车窗后面向街道看去
欲雨的天色更加昏暗
被玻璃过滤后的白天,自有一份安谧

它曾在林荫道里,在槐树的树冠中
尤其在雨后的庭院,翠微掩映的亭台水榭间浮动

2005.4.30

5、老爸爸

在长凳边,我把头扬起来
然后半伸出手臂
父亲不紧不慢地放下农具
弯下腰,总是先把我高高地举起几次
再把我架在他的脖子上

每次我几乎都听见
他打起异样的官话腔
是愉快的语调
“我是老爸爸贝瑟克,我把‘拉’唱成了‘索’。”

5岁的时候
我做了他的小学生
认识了一些字后
我在他的初中课本里,找到了老爸爸贝瑟克的故事
那是1980年,我羡慕故事里提到的“星期肉”

这个故事以后又在我的课本里出现
我曾反复读着这来自绞刑架下的报告
直到今天,我还在网络上把它找来读一读

和父亲不同
我心里常常萦绕的是另一个句子
“太阳哦,你这个圆圆的魔术家。”

2005.4.29

(二)

1、欲望


下午光线柔和下来了
街市的人行道上
冷清地走过三俩个沉默的陌生人
路旁樟树郁郁葱葱
树冠上热闹着许多极小的白色花朵
它们散发出淡雅的清香

在其间漫步
我放牧着在身上已经寄居多年的欲望
让它们在这里也美一会儿吧
就象它们曾在星汉灿烂的夜空下
或者随便一个室外的早晨那样
它们都是些旧式样的美人
不合适新潮的T型台


2、萝卜花

我驱车走过郊外
无意中看见
篱笆围着的小土台
开了萝卜花

我慢下了车
凝望着
那白色的小花
在茎叶的银绿之间
浮起的微风


3、被解了密的人

在青灯下
我垂下眼帘
和老禅师说起
人是一把密码锁吧

比如她
在雍和宫大美大智的佛像前
看见一个中年妇女深深埋下头颅
她说“一条粗大的赤金项链
从她华贵的皮毛衣领里
滚落到她苍白多肉的脖子上
我突然感到一阵冰凉
蹲下去,捂住脸失声痛哭”

瞧这个被解了密的人
好似春风浮动杨柳青色
瞧这个被解了密的人
好似夕照里寒蝉秋鸣
瞧这个被解了密的人
她也把我轻轻地打开


4、鸡冠花

人家种它在屋檐下
晚秋的某日里
我才看见它
肥嘟嘟的花貌
宛如我过去的女人
丰盈的私部
来来去去
我都无法避免要看它一下

天气变冷后
人家把它从花株上摘走
拿去做了种子

天气变冷后
我棉衣在身还是能感到冷
天气变冷后
一个生日,"嗖"的一声把我掷进中年

5、我梦见

我梦见她
袒胸露肩的人

她两手交叉着放在腹部
眼睛平和地望着我

她镶金饰银
那孔雀羽毛似的长裙
外加一件用大鲸须作撑的紧身胸衣
盔甲似地把她紧裹

她不是少女
不是主妇
她美艳莫比而守身如玉

更多时候
她独自在行走
在大路上
给我连绵不断的幻觉

终其一生
我将无从邂逅她


(三)

0、偈

(本偈不关风月,也不伤春,无非装疯迷窍尔。)

木手木眼木身子
木嘴木胸木心肠
木门木庙木菩萨
木地木天木世界
一把火来全部着
泪飞顿作倾盆雨

2005.04.03


1、焦虑

想到某个十多年前曾颇有名声的诗人
此刻他和我的直线距离
极有可能不足500米
而我的电脑屏幕上
正显示着他几乎每天都在更新的博客
他仍在写着,只是不再是诗行
我还知道200公里范围内,有一个著名小说家
十年未有新作,每天凌晨才能入睡
他们经历着或已经经历过的压迫
我几乎都能够感同身受
在未来,我也怕要步其后尘
我惟愿那时
我能够痛下定这样的决心:
有生之年,对文字不再企求
更不再诉诸于文字

2005.04.05

2、金鱼

家里忽然养了几条金鱼
这让我心里不甚了然
第一次路过水缸
我神经质地扼紧了手腕

因为我曾看到过一个文人写的故事
说一个书画学徒笔下无力为兄弟们耻笑
这层郁闷很久没能解消掉
某日,他过客厅
竟然见不得金鱼的自在优游
他把五指叉开凶猛地扎进鱼缸
将那金鱼在掌中掐挤得稀烂
那天写出的字,居然忽有起色
后来此人就天天这般屠杀金鱼
籍此终于成为名家

其实关于力量的练习
我自有心得
想到胸怀里有着这层底蕴
几分钟后的第二次经过
我才把自己彻底放松

2005.04.03

3、白玉兰

十几天前,在班车上
我曾看见它们盛开着
在街道的绿化带里
秃乎乎的枝桠擎着洁白的大花瓣
我也曾侧过耳去
听中年女同事们
叽叽喳喳间隙里的那一两句赞叹

出差一趟回来
只见枝叶舒展,花已不在
而去年
它们的历程
包括零落萎谢
我是全见过的

2005.04.19


4、她们

四月的中旬你仍得唤做春天吧
早上,有好几天的早上
我身在芙蓉国
在旅行的闲暇
我爱望着那些生机盎然的树
她们由着性子的劲头儿
总使我能够会心地抿笑
第2个早晨,我们过某地
汽车把道路在她们之间蜿蜒着,蜿蜒着
那里靠着洞庭湖
漠漠水田间,一派繁忙的春耕景象
一路上,我三次涌起泪水
而第3个晚上
逢见昨日相识的女子
在异乡的街上拉了话
她的青春气息,几乎使我失态



2005.04.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