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骨灰(2首) (阅读2231次)



骨灰

星期六,火葬厂大楼后面的大橱窗下
外公躺在里面
我扒着窗户向里看
阳光,透过玻璃照在水泥地上
留下一个被拉长的白影
爸爸和舅舅在不远处抽烟,大人的姿势
永远不可否定
一只手插进裤兜
一只手拿着香烟不停作手势
唯有妈妈听着懂,她抬着头
象一只失去小鸡的母鸡
上面是冒黑烟的烟囱
窗户打开是在一个小时后,臃肿的炼炉工
递出一个大桶
外公就在里面
他已经变成了一堆骨头渣子
一些骨头仍未被烧透
让人想起锅炉房处理的煤渣
外层是灰烬
里面却还是红的
我拿起一块这样的骨头
揣在裤兜里
三秒种之后,我的身体
向前动了一下
就象汽车刹车时
有什么东西在你的背后
在那死亡和快乐的一瞬
将你移动




死者的记忆


从汽车挡风玻璃的底角
爬向另一个顶角
这是一只绿色的虫子
在光天化日之下所干的活计
它在毫无障碍的攀爬
简单,直接,泛着轻微的肉光
它弱不禁风,只有一粒
阳光中突然溅起的灰尘那般大小
有很多次,你曾看见
同样一只绿色的虫子
在玻璃上爬
但这次不同
玻璃外面是以时速120公里
向后逝去的景物和人群
但这次不同
它忽然飞了起来
宛如一个绿色的苍蝇
缓缓上升,最后
冲出一个人的记忆
一个死人的大脑皮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