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说吧,悲哀!(外二首) (阅读5055次)




  

  

用一根完全的隔绝联起
感叹号——我们是它下面一滴眼泪里
凝住的共同面孔。教堂里那被遗弃的中国妇人
说吧,和你的女儿一起和
民间教堂没有塔尖的阴暗
温暖一起

一切都还刚刚开始,远未至海口,尽管
现在它只是一个城市的名字,是海包围的孤悬里
可能到达弧悬的一个点。说吧
在城市永远潮湿的潮湿壁炉
在你的眼泪可以擦拭的纯洁天色里说

无法终结的海已终结了的悲哀说
它们突然象四堵翡翠的墙碰出你心灵
绝望漩涡和突然跃出的一片闪光
说说你的少女时代和今天早市
一捆青菜的价格  说吧

所有在云彩底下建筑瓦砾的梦
说吧  然后让我们体面地各自
回家  在悲哀  悲哀摇弋的椰树闪出的
群星下  用一点点光
指引
        
说吧  和这个流浪之都全部的
异乡人一起  正是他们铺开
这个城市疯狂的高速公路
现在他们停下来  用一根
烛火上的

面孔  轮番地  轮番地
说吧!那遗弃的男人  说
遗弃的悲哀

说要便有  说吧 !



·一刻


午夜的阳台  布满矛盾的黑
酒中的沉默  渴望穿过
玻璃上的冰凌或渴望也在
沉默  25年积蓄的路
一次突然的阻劫说世界已漏得

一干二净

你靠上我的背
我漏状的金属尖刺是否
已刺中你  是否已挡住
流逝在星光里的天空

寂静用巨大的伤害将我们掩护
——我们在黑暗中
黑暗的孤儿般
被空气抓紧

秋天   秋天的纸线已全部
抛向空中



·诗 人


通过52次考试,你拿到了这个世界的
电影票,为了要证明,你能拒绝
看。既然拒绝出生

已不可能,总可以删去一些字
让无辜的羊站在那里,让月亮照它

让它照一条路,一条无方向的
打磨之路。让最先打磨光的

死亡站在那里,还有雨水
整整七天的雨
像外科医生的手术刀,闪着光
闪着光,流淌

也把自己丢在那里
无法愈合大地的流淌

掠过枝头的风就可以杀死你一次
还有那一地的紫荆花,湿淋淋红着
象在树上

那让大地能继续下去的疼痛
正是疼痛,让树裂出它的叶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