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飞之二》(10首) (阅读2549次)



《飞之二》

他们停下车
站在一堆荒草之中
撒尿
他们前面的铁轨上
开来一辆火车
他们迅速地抖了抖
下半身的某个部位
然后提上裤子
然后看着火车
直到它开过
这是我在开过的那辆火车上
目睹到的一部分事实
在我的梦里
经常出现这样的情景
他们站在一座城市的上方
宛如几朵云
朝我的这个方向飘来
我知道
他们正溺于沉思的快慰中
一个巨大的空洞
令他们不能自拔

《三只脚》


那个三只脚的人,在三河酒吧
用酒瓶砸伤了很多女人
那个三只脚的人,走路的姿势特别好看
第三只脚一会跑到前面,一会甩到后面
其行走的路线让人很难琢磨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
那个三只脚的人经常出现在漆黑的夜晚
在肉体和肉体之间,形成奇形怪状的阴影
我们惊醒的时候,出一身冷汗
那个三只脚的人,没有名字
我只见过他的三只脚
如果把他放到人群里
我想,我肯定找不到


《花旦》

那个爬在棺材上女人
肯定知道
棺材里的老头子
不是他爹
如果棺材里面的老头子
突然坐起来
也一定能认出
这个为她哭泣的人
不是她的女儿
大白天
很多人从四面八方涌到这里
听凄凉的音乐
承受这个事实
然后
再从这里
涌向四面八方
多年来
我一直就在这悲伤的歌声中
做某些令我快乐的事情
但我却浑然不觉
这歌声的存在


《绿灯》

火车停在河北霸州站
我打开车窗
在月台上寻找着一个叫小宽的人
明知道
他不会在此时此刻
出现在这里
但我还是在最黑的角落里
寻找着他的身影
下车的人们
走向远方
逐渐变成条条黑影
那个叫小宽的人
现在你在什么地方逍遥快活呢
漆黑的城市
让我产生种种幻觉
因为它漆黑
因为它就要被进入
午夜2点
火车离开霸州站
我只记得
那时的夜风
很凉


《花火》

就是在和房东吵架之后
从他家蓝色的玻璃后面
我顿生了这个念头
我想牵着女友的手
沿着笔直的铁轨,向西
到一个叫喀布尔的地方
去看一次烟火
在铁轨上
我就当火车头
女友当车厢
我们在茫茫的草原上穿行
我以为我们脚下长了轮子

《烟囱》

xx广场
那是个没有烟囱的地方
所以
也没有人
会在晚饭后
爬上去


《玻璃》

碧绿的湖水
还没泼到你的身上
就会有种侵体的凉意
夏日,风过西湖
你会闻到
一股香味
那可能只是种感觉
但那里确实很宽阔
而且平坦
我明白
在我离开她身体之前
她就拉开了
窗帘
阳光照在玻璃上

照在他身上
一样耀眼


《车祸之后》


汽车停在一群人中间
自行车倒在一边
地上有一摊血迹
车祸之后
我总是看不见那受伤的人
或已死去
我总是目睹上述的场面
而错过两者相互撞击的瞬间
现在那滩鲜血
已经凝成血块
逐渐变成阴红
也不知道是从哪个人的哪个部位上流下来的
我观察到
女友的眼睛
一直在盯着我
她再也没敢看
那阴红的血块
第二眼


《纸和车2》

把女朋友自己留在家里
一个人抱着猫的样子
立刻就会
浮现出来
也不是感觉到
什么恐惧
在没有人的地方
在黑夜中
在午夜时分反着光的镜子里
都是一个模样
其实,在这个时候
大街上都是管社区治安的警察
我想他们都把我看成是
一个贼
我是一个光天化日中的贼啊
拿着刀
招摇过市
然后想起留在家里的女友
然后流出血


《我的生日》

我想写的是两个女的
(请你们不要失望)
一个在辽宁
一个在河北
他们拥有极其相似的身材
当然她们都是美女
(至少在我的眼里)
其实,我早就知道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所谓的啊)
只有这两个人
会对我说
生日快乐
而我也不会因为这句话
就长一块肉
或者凭空到达高潮
但我还是在发贱的想着
我是一个孤独的人
而她们是孤独的她们
她们都微微发胖
她们都喜欢在让我陪着
在街上走
而现在
她们中的一个坐在我的身边
看我写这首诗
而另一个
在千里之外的辽宁边塞
托着下巴
静静等待着
这首关于我生日的
诗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