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孤寡脸》 (5首) (阅读2729次)



《孤寡脸》


从陶然亭北岸出来,未见江水
凌晨三点,黑壳的昆虫在一个叫树叶的地方
睡觉、梦见爱和被人爱
这次不同上次,上次是在雍和宫
我爬上清晨六点的44路车,趁着大雾和一个人的睡眠
离开某地,那是向外走,大家都说那是出走
我因此去过不同的地方,她们都以阴道命名
它们形态各异,每隔20公里就会形成一条船
桅杆高大,雕栏玉砌
未见江水,但听江流
我现在才知,那条著名的阴道是朵妖艳的花
向下看,一杯水
摸上去,黑洞洞


《35天》


北京的夜,象个插头
我是一只天鹅
在插头插进来的时候
打喷嚏,凌晨三点
我只能飞回家
在西红门桥下左转,俯冲
一切跟乳房相象的东西
伸手可触
它慢慢增大
最终掩盖了
一切和低翔
连成一色的光芒



《硬邦邦》

----写给土豆


长度和银河系一般的火车站,被我的记忆
建在石家庄,在那里,到处是黄昏,你我互相踢出一脚
推出两拳,仍未分胜负,仍没有一丝倦意
宽度和马铃薯一样的拳头,只是硬邦邦
象飞来飞去的乌鸦,加速的,物质的,乱花渐欲的
后来夜色降临,落霞和孤骜齐飞,你带着老婆回了北京
我带着三个人去了山西,一切都写在诗歌民刊《秦2002》上
一切都在云层下面,抬手可触,同样硬邦邦的
那时,动物暧昧在怀,人眼恍惚。从那以后,我们更加亲密
不顾弄玄虚,不虚张声势,见人骂人,见鬼骂鬼
老婆嫉妒,男人羡慕,还有些声音,未从你身体里发出,
我就已听见,象长了四个耳朵,分别位于:上,下,前,后
然后我才知,天籁之音,先是白光,然后混沌,最后
每每你我蹶腚,就知对方掉出什么样的粪蛋,
什么颜色,何种光泽。从那以后,某个星球的肛门
就只在我们跨下,五光十色,懒得欣赏,更懒得插入
就象我们那一直顺着墙壁长上去的膀胱,只在我们大醉之后
才在夜空闪烁。那天,在我们祖国的黄昏,你到处杀人
我操起三个盘子,三个酒瓶,分别砸向
你的大头,巨乳,肥臀,象腿,阳具,荷尔蒙
你拨开众人,向我这边奔跑,象是一个猎人在林中,孤独,绝望
那天,我左乳隐隐作痛,里面长满铅块,我左臂浮肿,
身体疼痛在左侧的膀胱,在刚刚认识的左面的嘴唇,在左面的天上
当晚,我们就重归于好,一人操起一瓶啤酒,一饮而尽
你说:我俩每年必大干一场,干完后,桃花潭水,更深一尺
你老婆我表妹说:你俩打架的时候,我的腿一直在颤抖
大打出手,然后必有深谈,就象山中老虎和狮子,一直在树林深处
互相湮灭,互相仰慕,当夜色再次降临,那海浪一样的夜色
一点点的,把我们奔跑的痕迹也湮灭掉了,我知道
下坠感,飞,撒尿时的表情以及在在大雾中喝的豆浆
它们又会占满我的梦,不肯离去,又周而复始
它们已经飞在空中,不是气球,不是飞机,也不是小鸟
“你看那满目青山,只不过是我心中块垒。”




《散句》


1

我的背上
有一只绿色的老虎
我们背靠背生活,互不干扰
我们总在夜间梦见一些遥远的东西
好象在绿色的光泽中作爱
好象是一捧玻璃碎片
在轻轻,向外崩溃


2

8岁那年,偷西瓜回家的路上
我看见,天地之间有一道光亮
后来,闭上眼睛,那道光亮就会出现
四周一片暗红,有一根线拉动你的眼珠
一拉,闪烁。再拉,闪烁。
用白色的桌布盖上头,10年后推开窗子
一次月经正消失在滑翔中


3

我看见一匹马和白云
仿佛看见一些乳房正被削去
然后,我看见一匹马在白云之外


4

一只蜗牛在我的胡子上爬来爬去
速度缓慢,胡子很黑,具有渗透性
一只刀片在我的身体刮来刮去
看它的内部,一层层棉絮
我长开嘴,丢失了某个记忆



《大雨天适合做爱》


大雨天适合做爱,朝五暮九
都是农闲时间,黑夜会提前来临
一朵黑莲则迅速长向另一朵
不必担心孩子突然醒来,两眼茫然
他们此时,正坐在教室里思考时间

大雨天适合做爱,万物潮湿
无需前戏,一点点加入
也无需任何润滑,然后慢慢搅匀
桃花盛开,鲍鱼,馒头,豹子还有
五腑六脏只需一张大床

大雨天适合做爱,敞开身体
从镜框背后掏出钥匙
打开箱子,从箱底拿出天书
一边翻看,一边研习
两人世界,竟有一百零八种体位?

大雨天适合做爱,皮肤之上
会钻出无数个小人,男男女女,扑朔迷离
白色的液体喷薄向上,上面是蔚蓝的宇宙
对此我虽以熟识在心,但怎奈我那腹中的大蓝
该与什么相互抵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